>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120章 苦中苦 人上人

第120章 苦中苦 人上人

 热门推荐:
    云宇的这句话不仅落到了他们三人的耳朵里,也落到了盖聂的耳朵之中:“以外力成就的国家注定不能长久的!”古往今来,又有多少人能够看清这一点?也许根本就没有。

    然而没等他们思虑太久,一个大约十二三岁的女孩突兀的出现在平原之上。天明和少羽直接是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出现在地平上的女孩!

    “蓉姐姐正在医治一位重病人,所以让我来代她迎接各位,望各位大哥前辈恕罪。”女孩清脆的声音传到众人的耳朵里!

    “原来是墨家的朋友,实在太好了!”

    “我姓高,名月,大家可以叫我月儿。”

    镜湖医庄乃墨家的秘密据点,如果没有墨家之人的带领,没有人能够找得到,一路上不知道拐了多少弯,他们才到。

    “少羽,你既然已经拜我为师,我本该教你一些东西的,但是目前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了,你们要去墨家,我暂时先不去,你天生神力,我这里有一篇增加体力和力量的功法,总共分为十三层,完全学到巅峰就会拥有龙象之力,我打算把它教给你,你愿意学吗?”镜湖医庄马上就要到了,他们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待在一起,所以云宇打算先把《龙象般若功》的心法交给他,帮他入门,以后就只能让他自己修炼了!

    “《龙象般若功》?师父,这是道家的功夫吗?”少羽疑惑的问道。

    “并不是,这是我无意间得来的,道家的武功不适合你,你将来是要带兵打仗的人,这部功法不仅能增加体力,而且还能增加你的力量,配合你天生神力的资质,相得益彰,完全学会就算是天明的大叔也奈何不得你,你如果愿意,我就把它教给你!”云宇这么说也有他的道理,他学会龙象般若功之后直接到达了大宗师的境界,项羽天生神力,肯定不会比他差,而盖聂云宇感受他身体的内力波动,应该就是大宗师的境界,不过鬼谷纵横的百步飞剑实在太厉害,剑客也始终比一般人强上一些,所以他也不敢断言完整的《龙象般若功》能够完胜,而且想要完全学会实在太困难了,尽管这个世界灵气充沛也不行。

    “那师父,你学会了这部功法了吗?”

    “我自然是会的!”

    “可以让我见识一下吗?”项羽也想看看究竟有多厉害,其实他想学云宇在千头狼群中斩杀苍狼王的武功,如果学会了岂不是可以在万军当中取上将首级,这对他来说实在太好了!

    “你们站远一些!”云宇也没有拒绝他的提议,毕竟你要展现出强大的实力才能让别人信服,就算项羽不说,他也打算做。

    云宇飘身下马,他证明的事情很简单,这里并没有能让他证明力气的东西,所以云宇等到众人散开之后便一脚跺在地面。

    本来还算平整的地面犹如发生地震一般纷纷裂了开来,形成一道道恐怖的沟壑。这种程度,项羽当时就在想,举鼎什么的实在太小儿科了,如果学会这门武功,那天下还有谁能是他的对手?

    “想不到小宇你的实力已经强到了如此地步,开山裂土对你来说实在太简单了!”盖聂虽然被云宇随便治疗了一下,但是此时伤势依旧不见好转,依然虚弱。云宇打算借他的病接触墨家,否则他的病对云宇来说实在太简单了,根本就不需要花费多大的力气。

    “世间传言果然名不虚传,说道家人宗的云先生无一不精,剑术功深造化,一手飞刀之术更是千米之外取敌人首级,竟连一身的力量都强到如此地步。云先生年不过二十,却已经将别人一生中都难以企及的东西聚集于一身,若不是亲眼所见,我绝不会相信世界上还有你这样的人。”范增不知道他所说的这些不过是云宇的冰山一角,否则他只怕是承受不了。

    每一个剑客都会有一种心思,攀比的心思,盖聂虽然不喜欢争斗,但是听说云宇的剑术已经功深造化的时候,他也忍不住想要看看云宇的剑法,能担得起“功深造化”这四个字,绝对不是一般的强。

    “小宇,你也会剑法?”身体虽然虚弱,他依旧问了出来,云宇杀无双的时候他已经昏迷,所以他还不知道云宇会剑术,他以为云宇腰间的长剑是用来装饰的,现在他才记起云宇是道家人宗的人,怎么可能不会剑法?

    “盖兄被世人称为秦国第一剑客,我当然是比不上的!”云宇这句话自然是谦逊之词,他自信独孤九剑绝对不比百步飞剑差,也许还有相同之处,毕竟独孤九剑和百步飞剑都是一往无前的剑招,而且盖聂因为渊虹断裂以后才达到木剑的境界,而他在得到独孤求败的传承之后已达到最高的无剑胜有剑之境,所以他自信单论剑法也比盖聂要强上一些的。

    “哈哈,我就说嘛,大叔是最强的。”天明还是个孩子,听云宇说比不过盖聂的时候,最高兴的就是他了。几人一起上路一来,几乎每次都是云宇的帮助,而项羽又拜了云宇做师父,他总觉得自己要差一点,现在他可高兴了!

    其他人也没有辩解,其实他们也认同云宇的话,毕竟盖聂已经成名多年,又号称秦国第一剑客,剑圣盖聂,云宇虽然名气不弱,但是很少有人见过他出手,而且就算是杀无双的时候他们也没有看清楚,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云宇的剑已经归鞘,直到现在他们依然不知道云宇所用的是什么剑。

    不过项羽却没有在乎云宇使用的是什么剑了,他已经被云宇刚刚的那一手镇住了,跺跺脚都能山崩地裂,相比起剑法,他喜欢这种直接的武功!在众人的话一说完,他马上就道:“师父,我愿意学!”

    “各位大哥前辈,穿过这片小湖就是镜湖医庄了!”项羽的话刚刚说完,高月的话就传来,原来不知不觉的说话间,他们就要到达镜湖医庄了,而云宇制造出来的沟壑也差点蔓延到镜湖之中。云宇反应过来,又重新用内力将那些开裂的地方全部合了起来,这一手和在补天阁的演武场的一幕何其相似,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当时云宇是以掌法打裂开的!

    云宇不知道他这个无意间的东西更是震傻了一众人,许多东西破坏本就简单,但是合拢就变得十分困难了。将大地震裂有能够重新恢复的人,他们至今好像还没有见过。

    “既然已经到了,那我们船上再说!”到了镜湖之上,他们发现墨家的弟子已经在此恭候多时了,不多等,一行人迅速上船,向医庄急行而去。

    ……

    船上,云宇把一颗菩斯曲蛇胆递给项羽,道:“少羽,你先把它吞掉,可不要咬破了,这个东西是蛇胆,有点苦!等一下你的脑海之中会出现一篇功法,就是龙象般若功,你一定要牢牢记住,我会帮助你打通经脉,给你筑基。”

    云宇递给他一枚蛇胆让他服下之后便传音到他的脑海之中,随后就是替他打通经脉。菩斯曲蛇胆云宇当初收集了上万枚,虽然被金羽吃掉了大部分,但是它晋级到大宗师之后便没有再吃过,所以云宇现在还有近千枚。虽然等级不是很好,但是给项羽筑基也足够了。

    项羽将蛇胆服下之后才知道云宇说的这个东西有点苦是多苦了,他自然是吃过蛇胆之类的东西,但是他发现以往的那些苦比起这个苦来实在差得太多,如果非要换算的话也许是十倍,或许更多。他差点没吐了出来,不过他知道云宇不会害他,所以还是忍痛咬牙服下。随后就是一篇博大精深的功法传入他的脑海之中,一股浩瀚的力量从他的背后传入他的体内,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舒服了许多。

    直到感觉消失,他才睁开眼睛。“师父,你刚刚给我吃的是什么蛇胆,这也太苦了点吧?”

    “有没有听说过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不多吃一些苦,如何能成大事?”这句话中的苦当然不是味道之中的苦,云宇说出来自然是为了鼓励这个少年。项羽自然是不笨的,所以也听得出来!

    云宇的这句话更是又引起了众多楚国士兵和墨家弟子的感慨,就算是范增也不例外:“云先生果真是博学多才,每一句话都能发人深省,‘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足以流传千古了。”

    这里的人几乎都有一个不堪回首的往事,他们想到了自己的过去,曾经吃过的苦,听到这句话似乎有重新换发了斗志,手里的东西更有劲了,小船在湖面上快速的行驶着,云宇实在想不到他无意间的一句话,竟然会引来这样的效果,这种感觉,当真不错。

    “大叔,他们是怎么了?”一群人之中,只有天明什么都不懂,所以开口问他的大叔。

    “天明,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只有吃得了千辛万苦之人,才能有所成就,获得他人的尊重!这些墨家弟子和项氏族人也许都吃过很多苦,所以他们才会有这样的反应。”盖聂虽然已经站不起来,但是他却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给天明作了回答。

    也许每个人都在想着自己的经历,所以一路上陷入了怪异的沉默之中。

    “咯吱!”终于沉默在一道刺耳的声音中被打破。云宇和项羽的小船被毁了!原来项羽刚刚经过云宇的筑基,身体的力量大增,一下子控制不住小船被他毁掉了。

    云宇瞬间反应过来,将两个墨家弟子抓起来送到其他人的船上,因为盖聂他们的传上是小孩子,所以刚好可以乘坐。随后云宇有抓住项羽已经成为落汤鸡的身体几个起落间已经落到了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