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121章 镜湖医仙

第121章 镜湖医仙

 热门推荐:
    “少羽,你现在自身的实力有所突破,还不能控制自如,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太用力,先适应一下再说!”直到回到了岸上,少羽依然还不相信,自己还没多用力,想不安竟已被摧毁。“师父,这真是我做的?”

    “你以为呢?不过你毁坏了墨家的船只,就由你自己去补偿了。”

    说话间其他人已经到达岸上!

    高月清脆的声音传来:“少羽,你毁坏了我们墨家的船只,可要照价赔偿的哦!”

    “呃,我会的。”

    众人上岸不久,一位冰山美人缓缓来到他们的对面,她扎起的一束细马尾;藤紫色与白色相间的头巾;额前刘海;又细又长的眉毛。

    着装朴素,以布质为主,具墨家和医家特色。藤紫色与白色相间的头巾;藏青色抹胸长裙;半灰蓝半乳白的拼色短袖外衣;白色缠绕蓝紫色缎带的护腕;乳白色中筒靴,看到高月回来,她说道:“月儿,你回来了!”

    “蓉姐姐,我把他们带回来了。”

    “月儿,辛苦你了。诸位,他就是你们所说的病人吗?”她看着躺在担架上的盖聂,问到!

    “蓉姑娘,这位朋友因救我们项氏一族身受重伤,请蓉姑娘救救他。”云宇不认识端木蓉,但是项家的人却和他们还算熟识,项羽作为项家的少主,自然当仁不让。

    然而和云宇想象中的一样,端木蓉并不买账,竟直接打算将项氏一族的人驱逐出去。

    “墨家医仙?”此时云宇不得不开口了!

    “你是谁?”端木蓉的声音依然冰冷,不见有丝毫的波动。

    “在下道家云宇,见过端木姑娘!”

    “原来是道家的朋友,世人传言说你医卜星象无一不精,你为何不给他医治呢?”

    “因为我也想见识见识墨家医仙的绝技!”云宇说完这句话,其他人才知道云宇也能医治盖聂。

    “云小叔,你既然也能医好大叔,为什么还要来求这个怪女人?”虽然云宇现在的年龄比天明和少羽大得不多,但是因为项羽拜师的原因,他称呼云宇为小叔。而在天明的心里,端木蓉已经成为一个“怪女人”了。

    “放心吧,天明,如果蓉姑娘不肯动手的话,我会医治好你大叔的!”有了云宇的保证,天明放心了许多!

    “你知道,我有三不救,秦国人不救,姓盖之人不救,因逞凶斗狠比剑受伤之人不救,而他却正好占了三样,我可以把他治好,但是既然你说你也能治好他,那我把他治好之后也也必须告诉我你的治疗方法,如何?”作为一名被墨家尊敬的医仙,她自然希望自己的医术可以更近一步。

    “这个当然!”

    “既是如此,你们把他抬进去,其他人都出去,月儿,你来帮我,你也进来吧!”她的最后一句话是对云宇说的,既然云宇说能够治好盖聂,那么医术自然是不弱的。云宇留下的目的自然不是医家的医术,而是即将到来的流沙白凤和赤练,白凤的控鸟之法赤练的控蛇之法!

    流沙组织的四大天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白凤能控鸟,赤练擅驭蛇,苍狼王能够驱使狼群,只有无双要差上不少,他只是力大无穷,如果可以,云宇打算一个一个的领教,能够得到他们的这些能力。

    “各位项氏一族的朋友,我墨家已经在老地方等候,诸位请吧!”班大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将项氏一族的人又重新领回船上。

    “师父?”

    “你们先走,我们会再见面的,希望再见你的时候你会变得更强!”

    “我会的,师父。”

    “小子,大哥要走了,不给大哥道个别吗?”……

    不理项羽和天明的打闹,云宇也跟随端木蓉走了进去。

    端木蓉和云宇不同的是,她使用的是纯粹的医术,以药草之间的配合来治愈内伤,医术的确要高明得多,云宇至少要辅以内力,才能更快的医治好别人的伤势,但是云宇疗伤的速度比他快得很多!

    她们治疗的时间并不短,差不多用了一天的时间才让盖聂伤势有些好转,只不过云宇差点看睡着了!

    “你不是要见识一下的吗?”正当云宇梦游的时候,端木蓉清冷的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

    云宇打了一个激灵,迅速回答道:“你们已经治疗好了吗?”

    “我已经使用过自己的方法,他的伤势已经被控制住,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也想知道道家的医术有和特别之处。”

    “如果你想见识道家的医术,那么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哦,为什么?”

    “因为我所学的医术并不是道家的,而是我自己得来的,你想看的话也不无不可!”既然她们这么说,云宇也不再留手,毕竟他留下的目的已经达到,那么治好盖聂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盖聂还会中赤练的招吗?至少云宇没有发现如今的高月有什么异样。他将手中的纯钧放在桌子上,开始为盖聂治疗!

    云宇以一阳指配合先天功给他治疗,其中还配上了从黄药师那里学来的医术。黄药师在冯衡死之后,将她葬在冰棺之中,就是期望有一天能够救回自己的女人,可以想象,一个立志复活自己女人的人,他的医术绝对是不弱的,至少云宇看来比端木蓉的要高上不少。因为云宇就算不用一阳指的疗伤方式,也比端木蓉快得多。

    “你的内力拥有疗伤的功效?”医忌打扰,所以刚刚她一直没有说话,直到云宇停下动作,端木蓉才开口。

    “内力本身就有治疗伤势的效果,否则又怎么会有以内力保住重伤濒死之人性命的说法,只不过有的内功效果更强,更明显,而有的内功要弱一些,我的这一门功法就比一般的强上太多,所以盖聂的伤势才会更快。”

    “那是什么功法?”

    “很好的功法!”

    “很好的功法?这算什么回答?”端木蓉却没有问出来,以她的这种性格,别人不愿说,她绝不会多问。但是她是一个医生,而且还是墨家医仙,多一份可以救人的东西,就可以救活更多的人,墨家所伤之人至少也会有更多救治的机会。

    “你的这部功法可以外传吗?”虽然明知道没有多大的期望,但她依然还是问了出来。

    “你想学?”

    “你愿意教?”

    “这个倒是没什么问题,就算你两它教给你们医家的其他人也可以,毕竟能够救更多的人,我想没有人是不会不愿意的。”最终云宇还是把一阳指教给了端木蓉,只不过他没有教给高月,因为高月以后还有自己的机缘,云宇不想破坏。

    云宇走出房门,看到正在院子里劈柴天明,只不过有些无语,一根小小的木头劈了半天硬是没有什么作用,最后竟然将端木蓉的“三不救”拿下来给劈了。墨家讲究多劳多得,不动手是没有饭吃的,所以为了自己的肚子,他竟然连端木蓉都不顾了!

    “我说天明小子,你劈了这个不怕那位把你给劈了啊?”

    “云小叔,是你啊,要不你教我一手?”

    “我教你?难道你大叔没有教你武功吗?”

    “你说大叔他啊,每天都在跟我说一些大道理,武功他压根就没提过!”

    “看好了!”只见云宇一脚踩在地上,地面上的木头迅速飞到空中,云宇手中挥出一道道剑气,当他停下动作的时候所有的木头都已经劈成两半。

    “哇,云小叔,你这是什么武功,竟然用手就可以把这些刀都砍不了的木头切成两半,实在太厉害了,你教教我好不好?”云宇的纯钧因为放在屋内,所以他用的都是剑气。而且就算纯钧握在手中他也不会动用,要知道纯钧可是尊贵无双之剑,如果它有意识,也绝对不允许拿它来劈木柴。

    “以后我在教你,你首先要做的就是从你大叔那里学一些东西,做人的道理,什么时候你大叔打算教你武功了,我再教给你!”

    “唉,我也不知道大叔什么时候会教我武功,到那时少羽那家伙不知道有多厉害了,我可不想输给他,要不云小叔。我也拜你为师得了!”

    “怎么?你不打算学你大叔的武功了?”

    “那当然要学的,我学了你的武功,又学大叔的武功,到时候我就是天下第一了,看谁还敢欺负我!”

    “呃!”云宇直接被他的话噎住了,无话可说,真是孩子话。

    “在成为天下第一之前,你还是先想想这一关怎么过吧!”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端木蓉已经走了出来,眼睛看着被天明劈成几半的“三不救”牌子。

    “这是你的剑!”端木蓉出来的时候把云宇的剑也带了出来,这是云宇放在房间里的。

    “哇,好漂亮的剑,比大叔的剑还好看,云小叔,可以给我看看吗?!”天明竟瞪大了眼睛看着端木蓉手中的剑,纯钧是一把高贵无双的剑,只见一团光华绽放而出宛如出水的芙蓉雍容而清冽,剑柄上的雕饰如星宿运行闪出深邃的光芒,剑身、阳光浑然一体象清水漫过池塘从容而舒缓,而剑刃就象壁立千丈的断崖崇高而巍峨。

    云宇没有多做犹豫把剑递给了他!天明就好像看到了心爱的东西一般,舍不得放下。

    “你这把剑是什么剑?”端木蓉拿出来的时候也已经看过,只不过她却没有见过这把剑。

    “纯钧!”

    “什么,竟是纯钧?”端木蓉瞪大了美媚,看来她是听说过纯钧剑的。

    “纯钧剑?很有名吗?难道比大叔的渊虹还要有名?”天明的声音永远都是那么的单纯。

    盖聂不知什么时候也已经醒来,出现在他们的身后:“这把剑比渊虹出名得太多了,传说这把剑是天人共铸的不二之作。为铸这把剑,千年赤堇山山破而出锡,万载若耶江江水干涸而出铜。铸剑之时,雷公打铁,雨娘淋水,蛟龙捧炉,天帝装炭。铸剑大师欧冶子承天之命呕心沥血与众神铸磨十载此剑方成。剑成之后,众神归天,赤堇山闭合如初,若耶江波涛再起,欧冶子也力尽神竭而亡,这把剑已成绝唱,而它也成为了天地间最尊贵无双之剑,小宇气运无双,想不到竟会得到这把剑。”

    “大叔,你没事了,太好了!”天明看到盖聂出现之后,将剑还给了云宇,跑到盖聂的身边。

    “看来盖兄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多谢二位的救命之恩,日后所有差遣,盖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不是为了救你,而是为了和他切磋医术,所以感谢的话不必对我说!”端木蓉已经是那副高冷的样子,说完话已经走回了房间之中。

    “大家经历了不少的事情,也算是朋友了,既然是朋友,就不该说这些客气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