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147章 焱妃

第147章 焱妃

 热门推荐:
    蜃楼,无与伦比的巨大,与其说是一艘船,倒不如说是一座海上城市!夜空中繁星点点,映射在蜃楼之上,看上去无比的美丽,只是不知道这么美丽的外表之下,蕴藏着多少白骨,心酸往事。

    他们选择来的时间是晚上,他们自然不是怕蜃楼之上巡逻的人,而是因为白天桑海中观看蜃楼的人实在太多,他们不方便出手,晚上虽然有人,但是并不多,而且晚上他们也看不清楚!

    一声高昂的雕鸣声在桑海的上空想起,他们四人终于向蜃楼飞去。云宇的目标就是蟾宫、紫贝水阁和云霄阁。

    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已经到了云霄阁,如果他们来得早的话,天明恐怕已经进了樱狱!以前没有发现,现在云宇发现金羽的速度还是有些太慢了,他毕竟金羽不过是初入大宗师,它虽然擅长速度,但是对于入道境的云宇来说,还是太慢了点!

    也不知道怎样才能让它的实力再次提升,让它自己修炼,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有所进步!金羽毕竟跟了他不短的时间,时常帮他代步,如果可能的话,他自然希望金羽的实力大进。

    不过对他来说虽然有点慢,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实在太快,翅膀挥动几下就已经到了蜃楼之上。

    “小宇,我们该怎么办?”一落到地上端木蓉就问道!

    直到端木蓉问出话,他才发现他们人太多了,分头行动的话似乎不太好,只有大家一起好了!“小衣,你知道云霄阁的方向吗?”

    “知道!”

    “那你带我们去!”

    “小宇,我们为什么要去云霄阁?”

    “因为少羽他们很可能就在那里,所以我们从那里开始看。”

    云宇既然这么说,她们也没有反对!

    云霄阁乃云中君的住处,里面机关密布,一不小心就会触动机关,所以普通人行走必须要小心行事,否则被人发现的几率实在太大。

    云宇本来就没有打算偷偷摸摸,直接光明正大的进入!一路上遇到的守卫被他们一一解决,一直达到云中君的住处,云霄阁。而他们也出现在了阴阳家的人的眼中。

    到云霄阁的门前,云宇直接破门而入,出现在他们眼中的是一天拥有着九颗头颅的机关蛇,而且眼中正泛着红光,注视着他们,有一种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样子!

    只可惜机关就是机关,云宇他们走到机关蛇的下方,机关蛇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其实不是它忍不住,而是云宇等人已经处于他的攻击范围了。

    端木蓉直接是惊呆了,她自然知道这是机关术,而且不是他们墨家的非攻机关术,而是公输家的霸道机关术,而且公输家的霸道机关术最擅长的就是攻击!

    墨家机关,木石走路,青铜开口,要问公输。所以公输家的霸道机关术几乎都是进攻极其强悍的机关术,墨家擅长的是防守和必要的反击。反击的就好像机关青龙,不可再忍的时候启动青龙,将秦国的数万将士全部毁灭。

    她知道这是公输家的霸道机关术,不是人力可以匹敌的,所以看到机关蛇攻向云宇的时候她被吓住了,害怕云宇受到伤害。

    不过她的担心明显是多余的,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云宇他们三人已经攻向了机关蛇。直到此刻端木蓉才发现当初听到她也要跟着来的时候云宇看她的眼神那么怪异,原来是因为她的武功太低的原因!

    少司命当初作为墨家的对头,她当然知道她的武功很厉害,但是看到晓梦出手的时候她才发现云宇重新带来的这个叫晓梦的女人更厉害,出手速度几乎不下于云宇。云宇瞬间控制了四只蛇头,而她已经解决了三只,少司命也在剩下的两只蛇头之间迎刃有余,丝毫不见险象。

    解决攻击自己的机关蛇之后云宇和晓梦也落到了少司命的身边,不出意外,剩下的两只蛇头也说了被他们解决。机关术对一般人来说虽然不可力敌,但是现在云宇任意一击打出的攻击力已经可以随便将青铜机关摧毁!

    云宇他们刚刚解决掉机关蛇,在机关蛇的背后,一次次撞击的声音传到他们的耳朵里。“后面有人!”

    “嘭!”一声巨大的声响传出来,原来云宇以大力直接将墙壁破开了,里面的景象也全部呈现在他们的眼前!一个年过六旬的老头,手中拿着一把剑,他肯定就是云中君了,而他手中的武器就是天照无疑。他的对面,站着的是两个少男少女,男的拿着一杆霸王枪,女的则是两把短小的小刀,比云宇的小李飞刀大不了多少,正是少羽和石兰。

    当初墨家遭受阴阳家攻击的时候云宇就已经见过她,那时她也是在和少羽并肩做战,这次也是。云宇他们破门而入,正在对峙着的三人都看着他们!

    “师父!”少羽惊呼一声直接跑到云宇他们身边,而石兰也没有例外。

    云中君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几个人,更多的是看着少司命,少司命的叛逃除了大司命和两个护法之外,只有东皇知道,他当然不会告诉他们自己的手下叛逃了,所以云中君想不通少司命会来到这里,而且还带来了几个不知底细的人。

    他知道少司命肯定不会说话,所以他也没有多问!他是火部长老,少司命是木部长老,大家的功力不相上下,所以他自然是不怕少司命的!

    “你们是何人?竟敢闯入蜃楼,还敢进去我云霄阁中?”

    “你就是云中君?”

    “不错!”

    “那就好,找的就是你。少羽,天明呢?”

    “师父,天明已经掉下去了,还有石兰的哥哥也被这个恶心的老头用御鬼丹控制了。”

    “放心吧,交给我!”

    “云中君,是你自己给他们解药还是我亲自动手?”云宇将目光转向云中君,口气一如既往的嚣张!

    “那你要先问问我的剑!”云中君说完这句话将天照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向云宇斩了下来。气势不弱,但是……

    “哼!”云宇冷哼一声,一道强烈的波动直接冲向云中君,本来气势汹汹的云中君被他的一声冷哼震退,口中也喷出了一口鲜血,他的招式也因此被打断,而他也提不起力气!

    “你是谁?”

    “道家云宇,解药呢?”

    然而云中君却不见有任何的动作,丝毫没有要拿出解药的意思!

    “既然如此,你就好好享受吧。”云宇说完这句话,在他的手中竟然凭空凝聚出一块块薄冰,迅速打入云中君的身体之中。正是生死符,无论是谁,中了生死符都绝不会再硬气的,除非他有勇气面对死亡,可惜的是这个世界真正能坦然面对死亡的人并不多,云中君刚好不是少数人中的一个,他不仅怕死,而且还怕痛苦!

    云宇手中的薄冰打入他的身体中不久,他便已经痛苦难耐,和当初的张家父子何其相似,云宇已经不知道有多久已经没有用过生死符了,今天用出来,效果仍然明显!

    他终于忍不住,将御鬼丹的解药交了出来,石兰的哥哥也因此获救,只不过他身体的潜能被御鬼丹激发过多,已经变得虚弱无比,如果想要恢复如初,恐怕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哥哥,你还好吗?”石兰跑过去搂着他的头颅,眼睛里已经布满了一层浓厚的水雾!

    他缓缓睁开眼睛,眼睛中先是出现一片茫然,直到看到石兰他才说道:“小虞,是你吗?”

    “哥哥,是我,我终于找到你了!”接下来便是两兄弟之间的感人痛哭。

    “你们在这里看着云中君,我下去看一看天明有没有在下面!”云宇说完不等他们说话直接向那个幽深无比的洞口中跃了下去!

    里面漆黑无比,也很冷,如果是普通人,恐怕会直接被这股冷气直接冰冻。但是却难不倒他,这些东西还困不住他。

    一路上是寂静无声,直到走了好一会儿,两股气息出现在他的感应之中,而且这两股气息正在争斗着,其中一股岌岌可危,正是天明,而另一个如果云宇想得不错的话,应该就是焱妃了,阴阳家的最天才人物,职位仅次于东皇的阴阳家第一才女!

    云宇瞬间加快速度,和光同尘,每走一步身体就移动了好几丈。终于他们的身影出现在云宇的眼中,而此时天明已经落到了她的手中,但是她并没有动手,而是看着云宇的方向,因为她感应到了一个人闯入了这里。

    “你是谁?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云宇的面孔实在太年轻,以至于让她将云宇和绝世高手扯不上关系,如果不是云宇用和光同尘走到她面前,她甚至以为云宇是阴阳家的人。

    “道家云宇,你手中这个孩子的师父!”

    “他似乎是墨家的人,而你好像并不是。”

    云宇没有说话,而是将自身的内力换成墨家的内功心法,并且用剑气使用墨子剑法向焱妃刺出了试探性的一剑。

    “墨家内功心法第十层?”她惊讶的看着云宇,据她所知,墨家似乎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能将墨家心法修炼到第十层了了,刚刚她以为是阴阳家的人,但是现在她又改变了想法,认为云宇是墨家的人,而且还是巨子,能将墨家心法修炼到第十层,本身就是很好的一个证明!

    “不错,正是墨家内功心法,也是第十层,现在你相信我就是他师父了吧?”

    “你既然是道家之人,那么为什么会墨家的内功心法,而且还将这个心法修炼到如此境界,据我所知,无论是六指还是丹都没有达到你这种程度,否则六指也不会死在六魂恐咒的咒印之下!”

    “我虽是道家的人,但是燕丹死的时候将墨家的巨子之位传给我,因此我也曾经做过墨家的巨子,所以也学会了墨家的武功。”

    “什么?你是说丹死了?”

    “不错!”

    “那他是怎么死的?还有月儿呢?你身为墨家巨子,应该知道月儿吧?”

    “燕丹和六指黑侠一样,也是死于六魂恐之下,你知道想要解除六魂恐咒就必须将墨家内功心法修炼到第十层,很遗憾,燕丹太子并没有,所以他死了。至于月儿,我自然知道,她现在就在蜃楼之上,被你们的东皇阁下改了名字,叫姬如千泷,难道东皇带你进蜃楼的时候没有跟你说过这些吗?”

    “没有,我身为阴阳家的叛徒,他怎么会跟我说这些呢?你们走吧!”她说着也将天明放了下来,摆脱束缚的荆天明也跑到了云宇的身边。他实在是怕了,他本以为得到云宇的传功之后也算是一个高手了,直到遇到焱妃他才知道什么叫高手,在焱妃的手中他一个回合都走不了!

    “师父,你回来了,你来这里的时候看到少羽他们了吗?”

    “看到了,他们已经没事,待会儿就能看见他们了!”

    “师父,那我们走吧!”

    “焱妃,你想出去吗?”云宇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对焱妃说道!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焱妃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道。

    “知道,蜃楼底下的樱狱,由万载玄冰打造,是东皇太一特意为了关押你而建造的!”

    “既然知道,那你就该知道除了东皇之外没有人能将我救出去。”

    “不试试由怎么知道呢?”

    “难道你有办法?”

    “至少可以尝试一下!”听她的话说明她还是想出去的,只是苦于没有任何办法。她也不知道多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女儿了,怎么会不想出去呢?

    云宇在四周看了一圈,发现到处都是冰块,而焱妃好像被一种无形的绳索束缚着,只能在这片空间中活动。

    困住焱妃的是阵法,万年玄冰阵,这个世界,对于阵法的了解可能没有人比得过他,毕竟他曾经学过道家的奇门遁甲,而世间最全的阵法只怕没有任何东西比得过奇门遁甲。

    想要破解玄冰阵,自然需要将阵法中心的万载玄冰毁掉,万载玄冰当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毁得掉的,但是云宇有宇宙天演诀,只要将它吸走就可以了!

    说到便做,云宇迅速找到阵法中心的万载玄冰,双手贴了上去。融合有北冥神功的宇宙天演诀瞬间发动,将万载玄冰的寒气吸入身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