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148章 恐怖的女人

第148章 恐怖的女人

 热门推荐:
    万载玄冰,想想都觉得冷!

    万载玄冰的坚硬,云宇就算是使用北冥神功,配合宇宙天演诀,都特别慢,就如同轻烟一般一缕缕的慢慢进入云宇的身体!

    冷,极致的冷!

    云宇本来在刚刚下来的时候都感觉到冷,但是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冷,随着寒气越来越多,竟然好像要将他的血液冰冻一般。

    云宇的感觉血液即将被冻住,但是在他的外界,他自己的身体已经成为了一块人形冰雕!天明和焱妃呆呆的看着这块冰雕,他们实在太震撼!

    在他们两个的眼里,云宇的手刚刚接触玄冰的时候,寒气就从他的脚下冒了出来,慢慢的游动至全身,随后便将他封在里面。

    天明尝试着将手触碰了环绕着云宇的冰块,瞬间又向他的手指上蔓延过去,吓得他赶紧将手收了回去!

    “你不要碰他,否则你也会跟他一样变成一块冰雕。”焱妃的声音传到天明的耳朵里?

    “师父怎么样,他出了什么事?”

    “放心吧,你师父没事,只要等冰块一破,他就会出来了!”她也不是在安慰天明,而且在她的感知当中,万年玄冰竟然以一种缓慢的速度在消化,照这样的速度,恐怕要不了多久云宇就能破冰而出。

    玄冰之冷,几乎将云宇的血液凝固,而后竟然将他的神识几乎冻结!这种地方也算是一方绝地了,正好合适云宇修炼《炼神诀》,他是借用天雷之力突破到第二层的,现在不知道这个万年玄冰能不能让他更进一步!

    炼神诀用出,玄冰的寒气就好像找到一个发泄的地方一般,蜂拥的冲进他的上丹田,也就是识海之中。

    本来就已经包含得有火系异能和雷系异能的丹田之中再次增加了寒气,似乎看到有了入侵者,丹田中的火系异能瞬间喷涌而出,烧向进去的寒气,誓要将它驱逐出去一般。

    冰火本来就不是同一类型的东西,到家说物极必反,但是云宇的火系异能却还没有达到一种极数,而万年玄冰虽然够冰冷,但是也不是世间最好冷的东西,所以它们注定就是敌对的。

    刚刚进来的寒气被瞬间扑出去的烈火浇灭,似乎知道敌对势力的到来,云宇发现他吸收玄冰的速度居然便变快了,而且方向正是云宇的上丹田的方向!

    云宇终于是体验到了冰火两重天的感觉,火系异能加上万年玄冰,两个异物之间竟然斗得不相上下,只有雷系异能静静的呆在识海之中,不见有丝毫的动作!世间最强的力量恐怕就是天雷之力了,所以冰与火之间的争斗它没有丝毫想要参与的意思。

    随着它们的撞击,一道道混合着热和冰冷的寒气散发出来,云宇则是依然运转着自己的炼神诀,宇宙天演诀和北冥神功他已经没有再用,因为现在就是他不主动吸收,玄冰的寒气都会进入他的体内,而且挡都挡不住!

    随着冰与火的每一次撞击,云宇的神识似乎都要增加一分,云宇的的周围也溢出来一些热气,围在他身体周围的冰块也慢慢的消融了下去。

    ……

    在云霄阁等着的几个人都面露担忧之色,云宇已经下去了不短的时间了,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想要出来的意思。晓梦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下去看看!”说完直接跃下了那个幽深的洞口。

    她下去之后,少司命看了一眼也跟着跃了下去,剩下的端木蓉看着她们跃下去的方向,苦笑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她当然是想要下去的,但是从刚刚她就知道,这两个人都是绝世高手,她们下去或许能帮到云宇的忙,但是自己下去就只能拖云宇的后退,她需要做的就是等,等他们一起出来。

    “师娘,她们是什么人?”少羽将心中积了许久的话终于问了出来,只是以前他叫端木蓉做蓉姑娘,但是现在他是云宇的弟子,而端木蓉和云宇的关系不清不楚,他不知道该叫什么,想来想去还是叫师娘要合适一些!

    “师娘?你是叫我吗?”端木蓉的脸上瞬间闪过一丝喜色,转而又开口问道!

    “是的,你和师父不是……所以我叫你师娘应该没错吧?”

    “这个称呼可不要在别人面前乱说!”端木蓉说完这句话之后又说道:“其中一个是阴阳家的少司命你应该早就知道了,至于另外的那一个听你师父说是道家天宗的晓梦,你听说过她吗?”

    “什么?”

    “怎么了,少羽?”

    “师娘,你说她就是道家天宗的晓梦大师?”

    “不错,是你师父亲口告诉我的。她怎么了?很出名吗?”

    “听说道家天宗曾经出现过一位天才,在她八的时候就能够打败天宗除赤松子以外的天宗六大长老,然后道家天宗五十年不曾收过弟子的北冥子破例将她收为弟子,传承衣钵,而她就是晓梦,想不到居然是她,而且还跟师父一起,她不是天宗的人吗?”

    “她竟然这么厉害?”

    “很厉害,师娘,看来你有对手了!”少羽说完还不忘调侃端木蓉一句。只是眼前的人可是他的师娘,这样做是要死人的!

    “少羽,看来你是长大了,翅膀长硬了,是不是?看来我得跟你师父好好说说才行,否则你还这么没大没小的。”

    “师娘,这个…饶了我行不行啊?”

    “不行?”

    ……

    话说晓梦和少司命跃下去之后不久就到了关押焱妃的地方,而在她们两个人的眼里云宇站在焱妃的身后一动不动,就好像是出了什么事情一般。

    看到这种情况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开打,焱妃诧异的望着少司命,晓梦对她出手她还可以理解,但是少司命为什么?她自然是认识少司命的,可是为什么要向她出手呢?

    这个时候却不是疑问的时候了,因为两个人对她动手,少司命还好,对她没有多大的威胁,但是其中还有一个竟然跟她不相上下美貌女子,她不得不严阵以待。

    晓梦一出手就是道家天宗的绝技,一手和光同尘和云宇如出一辙,移形换影端得是炉火纯青,而且更是使出了天地失色。晓梦自然没有见过天明,她以为和焱妃是同一伙的,自然而然,天地失色的范围也将天明包括在其中!

    焱妃知道她们可能是因为云宇而来,但是她没有说话的机会,而且就算能够说话,她也不屑去解释,既然打她也不怕。不再留手,一道火光从她的身体中飞了出来,是她用魂兮龙游幻化出的一只三足金乌。她的功力和晓梦的不相上下,天地失色对她并没有迟缓多少,所以施展法术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天地失色也失去了作用,天明也恢复了行动之力,少司命也迅速将他拉到一边。

    她在墨家的时候见过天明,她虽然不说话,却也知道他是云宇的弟子,也知道云宇下来就是找他,所以她将天明拉到一旁看着两个女人的战斗!

    这种层次的战斗,就算是少司命也参与不了,她与她们相比还是差得太多。

    两个女人都是天之骄子,同为女人,她们实在想不到世间还有能与自己比肩的女人,所以两人出手毫不留情,一招一式之间都充满了杀气,似乎要将眼前的人消灭才肯罢手。

    晓梦使出了全身的武功,秋骊剑平举在前,被她们打碎的碎冰一颗颗的凝聚在空中,向焱妃飞去,真是万川秋水!

    焱妃也不是易于之辈,在她身前竟然幻化出一张阴阳太极图,和云宇当初看到东皇施展的何其相似,而且威力更是不凡,晓梦的万川秋水也没有建功。

    天明却是惊呆了,想当初他下来的时候还想跟焱妃动手,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人家或许不过是逗他玩儿呢,否则他只怕挡不住一招,不由得后怕不已!

    晓梦则差点没将他给吓死,晓梦一出现,他就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动弹不得,似乎自己即将要窒息一般,一种死亡的感觉弥漫在他的心头。

    他竟然产生一种感觉,似乎师父身边的女人都怪怪的,而且极其可怕,仿佛一个不小心就会死在她们的手中一般。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离开少司命的身边半步!据他所知,这个女人从不说话,一出手就要人命。

    然而一离开少司命的身边,他就后悔了。一股庞大的力量从外界传来,撞击在他的身上,瞬间将他击在冰墙之上,似乎要散架了一般!两个女人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每一次的攻击都会造成巨大的破坏力。这座因玄冰而凝聚成的冰宫已经被她们打散了许多,满目疮痍!

    她们的战斗竟然将在一旁的云宇都忘记了,少司命也不管天明,她迅速跃到云宇的身边,一道碧绿色的保护罩将两个人笼罩在其中,将她们溢散的气流挡在外面。

    两个女人期间不知打破了多少东西,而且随着她们的争斗,这个秘密的牢狱似乎摇晃了起来,她们的脸上竟然已经布满了密集的汗珠,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她们都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晓梦双手平举,秋骊剑在她的手中被一道蓝光束缚着站立起来,焱妃也不例外,阴阳家,道家,擅长的都是阴阳五行之间的转化,所以两个人的手中同时出现了太极图,只不过晓梦用的是剑,而焱妃用的是手,但是其中弥漫的气息都一样恐怖。

    终于,还是撞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