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150章 月神的梦境

第150章 月神的梦境

 热门推荐:
    云宇的动作并没有瞒着其他人,本来焱妃觉得能够得到传说中的龙珠恢复自身已经够幸运的了,但是看到金羽的时候她才明白什么叫做宠儿,一颗偌大的龙珠就这样直接塞入金羽的口中,他也不怕它被撑死!

    “你这是什么鸟?你这么舍得?”

    “听说过金翅大鹏鸟吗?”

    “你难道说就是它?”

    “不错!”

    “世人传说金翅大鹏鸟以龙为食,我看它一点儿也不像能够吃龙的神鸟!”

    “它还小,等他长大了就能了。”

    “……你倒是很有耐心!”

    “有耐心的人才有收获,你听说过这句话吗?”

    “没听过!”

    ……

    “小宇,刚刚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里会出现这么恐怖的波动。”这句话端木蓉早就想问了,但是直到现在她才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应该是这两位侠女的杰作了!”

    “怎么回事?”

    “她们在下面发生了一点小摩擦,动起手来,所以才发生了这些事!”

    “哦,那我们快走吧,只怕这里再过不久就会有人来了。”

    “不用,因为他们已经到了!”

    云宇话刚刚说完,就走两个,不,三个人进来了,只不过有一个离得有点远,离得远的自然是大司命。似乎在阴阳家内部,等级制度异常森严,职位低的人永远不能和职位高的人并排而离,只能远远的跟在后边。所以每次看到大少司命和两位护法一起出现的时候她们都离得较远。至少少司命走了以后看着大司命实在有些孤单,因为只有她一个人跟在最后面,以前有少司命陪着不觉得,现在怎么看都觉得她就像是一个跟班!

    他们三个人一进来就紧紧的看着焱妃,因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被东皇太一亲自关押的人竟然出来了,若不是焱妃就在眼前,只怕他们不会相信由东皇亲自布下的阵法,居然被人给破解了。

    “东君大人!”

    “月神,星魂,看来你们看到我很是吃惊啊?”不用她说,因为两个人的脸上都写了出来,说明他们不是很吃惊,而且非常吃惊。

    在他们的眼中东皇就是一个神话,一个不可超越的神话,但是今天似乎被打破了!

    “焱,你竟然敢冲破东皇大人的玄冰阵,你就不怕东皇大人降罪吗?”

    “你这话说得真是好笑,东皇太一既然能关押我,我为什么不能逃脱?怎么,难道你们两个想阻挠我?”

    “你是东皇大人看重的人,我们自然不希望你离开。”

    “难道你们自信能胜得过我?”

    “至少也要试一试,我早就想知道阴阳家的奇女子,第一才女的东君大人究竟和传说中相比如何!”星魂说完这句话不管云宇等人直接使出聚气成刃攻向了焱妃!

    他没有管云宇等人,云宇也没有丝毫要插手的意思,凭星魂一人肯定不是焱的对手,就算加上月神恐怕也还不够,阴阳家的第一奇女子是绝对名不虚传的。

    星魂这次直接用处了聚气成刃十层力!八层的力量他都不能够持续使用,何况是十层?只怕他用完之后要躺上不久了!看来他是下定决心要和焱妃一较高下了,只不过在云宇看来有些得不偿失!

    星魂使出之后云宇竟发现他的筋脉竟然都鼓动了起来,他的脸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看样子他所承受的痛苦一定不小,只怕一般人都承受不了。

    云宇一路走来,发现这个世界的人似乎都有一种不同寻常的经历。卫庄、赤练、白凤、高渐离、雪女……很多很多,而卫庄和赤练敢说自己是从地狱之中走出来的,星魂则是使用武功都要承受别人难以承受的痛苦,究竟是什么驱使着他们呢?云宇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也许这就是信念。

    凝聚出气刃的星魂直接攻向了焱妃,焱妃消耗的内力此时已经完全恢复,星魂的聚气成刃虽然厉害,但是依然与焱妃还差上一线,被焱妃幻化出来的三足金乌直接挡在了外面!

    短短几招的时间,星魂已经被打退,退到月神的身边,目光狠狠的看着焱妃。星魂是一个何其高傲的人,他喜欢掌控别人的生死带来的那种快感,但是今天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也没有任何的作用,焱妃太可怕了!

    看到他还想使出聚气成刃,云宇不得不站了出来,阻挡了他的动作。“如果你还想动手的话,下一次吧,如果你再动用聚气成刃,恐怕你的身体只怕是要崩溃了!”

    他终于正眼看了云宇一眼,道:“是你,墨家巨子?”

    “不错,但是我现在已经不是墨家巨子,而是道家掌门,阴阳家最终还要回到道家的,你是一个人才,我不希望你就这么死了!”

    “你觉得我会死?”

    “除非你不动用你的聚气成刃,否则你会死,而如果你不动用聚气成刃的话,也绝不是焱妃的对手,所以你还是罢手吧!”

    “罢手?”

    “不错,罢手,你现在留着一点力气,回你阴阳家的总部禀告你们的东皇大人,就说以后蜃楼之上由我做主了,我在这里等着他的到来!”

    云宇的话不仅出乎了星魂的意料,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他们完全想不到云宇居然敢抢夺蜃楼,说他是胆大包天也不为过。

    “小宇,你要蜃楼做什么?”端木蓉开口问道!

    “我已经不是墨家的人了,而且我现在连一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蜃楼够好够豪华,想必住着一定很舒服,既然如此我也不必舍近求远了,你们说呢?”云宇说完还看了四周一眼,只不过没有人附和他的话语。

    “云先生好大的气派,你就不怕东皇阁下?”月神终于说出了她到这里的第一句话!

    “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就想等他,和他做一场对决,十年前我败在他的手中,我当然要赢回来,我放过你们,就是为了让你们帮我传话!”

    “十年前?云先生莫不是在说笑?”

    “你看我像是在说笑吗?”

    “你的确不像是在说笑,但是十年前云先生你是多大?而且据我所知那天你一个人对我们四个人的时候都昏迷了,若不是少司命救的你,恐怕你已经落到了我们阴阳家的手里,我实在想不通你倚仗的是什么,难道说是东君?”

    “你知道焱妃为什么会破掉东皇布下的玄冰阵吗?如果你知道的话,那么你就知道我谁也不倚仗,我倚仗的就是我自己,因为那个万年玄冰阵已经被我破了,我既然能够破掉东皇布下的阵法,那么总会连他的真身一同破掉,你相信吗?月神大人?”

    月神口中虽然说着不相信,但是心中却动摇了起来,那天她虽然说云宇昏迷了,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她相信肯定不是因为他们四个人。

    因为当时她自己做了一个梦。

    梦中她似乎又回到了她自己在东皇的手下修炼阴阳术的时候,那时她和一个名叫焱的女子同在东皇的手下修炼阴阳术,她们情同姐妹。

    可惜时间长了关系就已经慢慢出现了裂缝,焱渐渐的成为了阴阳家的天才奇女子,也得到了东皇太一格外的宠爱,而自己却只能屈居第二。

    第二永远都是一个令人头痛的名词,只可惜她不是道家的人,否则她也不会出现那些情绪。于是她开始争,她不甘心,她立誓要超过焱。

    然而焱仍是第一,直到有一天焱被派出去做任务,爱上了一个名叫姬丹的人,违背了作为阴阳家弟子的使命。

    终于,她如愿以偿的成为了阴阳家的才女,可惜的是她的身边再也没有了一位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她时刻在问她想要的究竟是什么,然而直到她的梦醒,她都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直到今天看到焱的时候,她的心里竟然出现了一种久违的激动,那好像是一种即将见到好朋友的情绪,但是真正见到的时候他才知道许多东西并不是想就能说得出口的,因此直到现在,她自然没有对焱说过一句话,哪怕是一句简单的问候。

    她相信吗?

    她自然也是不信的,但是这个时候她信不信都无所谓了,因为焱明显不是跟阴阳家站在同一条船上。呃说错了,现在是在同一条船上,但是却不是一条心!

    阴阳家现在只有星魂,她,还有一个战力并不高的大司命。云中君这个老头看他的样子只怕已经被折磨了不少的时间了,至于湘君湘夫人也没在这里,而且加上他们恐怕也不够,因为东皇曾经对他们说过,尽量不要跟云宇对上,虽然不知道东皇为什么这样说,但肯定是有他的理由的。所以在她的眼里,只怕只有东皇亲自出手才行!

    “好了,今天心情不错,就不为难你们了,你们带我们去找月儿,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姬如千泷,然后我们就离开蜃楼,如果想要要回月儿,就让东皇亲自过来吧!”

    “不错,我很多年没有见到月儿了,既然她就在这里,那么你们就带我去看看月儿!”云宇说完之后,焱妃跟着说了一句。

    月神没有回答,而且率先向云霄阁外面走去,看样子她没有反对。云宇一行人也跟跟上了月神的脚步,他走到云中君的身边:“喂,老头,该起来了,知道生死符的滋味了吗?”

    然而云中君此刻却无力回答了!

    “生死符只要发作,一日厉害一日,奇痒剧痛递加九九八十一日,然后逐步减退,八十一日之后,又再递增,如此周而复始,永无休止,以后你炼制的增加功力的丹药给我一些,我先给你解七天,七天过后,生死符又要发作,到时候如果我没有来找你,你就去桑海城找我,我再给你解,不过你要硬撑的话也随你!”云宇说完在他的身上随便点了几下,将他身上的生死符给化去,然后才跟上几个人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