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151章 蟾宫

第151章 蟾宫

 热门推荐:
    “师父,那老头呢?”天明走在人群的最后面,他是怕了这些人,除了少羽石兰,他没一个敢亲近的,看到云宇出来,赶紧跑到云宇的身边!

    “那老头被我放了,怎么?难道你希望我杀了他不成?”

    “他可是差点将你的宝贝徒儿给害死了,你难道不为你的宝贝弟子报仇?”

    “宝贝弟子?你是说少羽吗?他们似乎没什么事吧?”

    “我说的当然不是他们,而且天明大侠,你没看到你的好徒弟被那老头逼下了那个冰冷的鬼地方,如果不是师父你即时赶到,恐怕你的好徒儿已经死了!”

    “哦!原来你所说的宝贝徒儿就是你啊,那你死了没有?”

    “没有,不过差点就死了!”

    “这不是还没死吗?而且你不觉得那老头相反还帮你做了件好事吗?”

    “好事?什么好事?难道被揍了一顿还是一件好事?”

    “那揍你的是什么人?”

    “她?”天明下意识的想焱妃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才说道:“好像听师父你说她是月儿的母亲,这是真的吗?”

    “如假包换!”

    “可是月儿那么温柔善良,她怎么会这么…?”

    “说啊,怎么不说下去?”

    天明再次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走在月神身后的焱妃,发现没有回头的意思之后才低声对云宇说道:“师父,她怎么会那么凶狠,而且你还没有来救我的时候我听她说六指老大都是被她杀死的,这怎么会这样呢?”

    “我又不是神仙,哪里会知道?要不你自己去问她?而且这可是和她打好关系的好机会,只要你和她走得近了,以后月儿可就是你的了!”

    “这真的可能吗?”

    云宇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天明向焱妃看了一眼,然后将头摇得跟摇鼓似的:“师父要不你去?”

    “为什么是我去?”

    “我知道师父对付女人一向很有办法,师父出手,肯定手到擒来!”

    “我对付女人很有办法?这是谁说的?”

    “当然是我看出来的!”

    “哦?你还有这个本领?”

    “师父,你听我细细说来:先说那个叫端木蓉的怪女人,她本来还不想给大叔治病的,可是你一出马,她就答应帮忙了;而那个叫少司命的,她本来是阴阳家的人,杀人不眨眼,可是一到了你的身边居然叛逃了阴阳家;还有那个叫晓梦的可怕女人,她刚见到我的时候竟然差点将我都给杀了,实在太可怕了,而且他们都跟着你,那么你肯定有办法对付月儿她母亲的对不对?”

    “你既然知道她们都很可怕,那你还敢说他们的坏话?”

    “她们应该听不到吧?”

    “你自己看!”似乎为了配合云宇,晓梦和焱妃都很默契的回过了头,有意无意的朝天明看了一眼,而且就连端木蓉也看了他一眼,不过仅仅只是看了一眼她们就回过头去了。

    “师父,她们不会都听见了吧?”

    “我看八成是被听见了!”

    “师父,那…那我该怎么办?”

    “这个,为师也没有办法,背后说别人坏话是不对的,我也救不了你,你自求多福吧!”云宇说完这句话就大摇大摆的走上前去,和他们并排一起。留下天明一个人在原地欲哭无泪。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说别人的坏话,不仅被人家听到,对方还是一个极其恐怖的人,而且和自己的关系并不是很好。这就是天明此刻心里的想法了,如果可能的话,他直接想就这样待着不走了!

    “天明小弟,你不会被吓得腿软了吧?现在连路都走不了了?”好死不死的少羽又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本来想坐下的天明又快速弹了起来,就好像屁股底下有针刺一般!

    “什么天明小弟,没大没小的,以后要叫天明大哥,你大哥我累了,休息一下不行啊?”

    “那你就慢慢休息吧,大哥先走了。”

    ……

    蟾宫其实就是广寒宫,是华夏神话故事中嫦娥居住的宫殿,“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羿妻嫦娥窃之奔月,托身于月,是为蟾蜍,而为月精。”即是说,嫦娥在偷窃了不死药以后,到了月亮上变为蟾蜍,成为月精,所以广寒宫又称作蟾宫。在中国古代称月亮的书面语,其指月亮,尤指满月。

    而在蜃楼之上,是蜃楼的最顶层,寻常的方法无法到达,是囚禁姬如千泷和存放阴阳家至宝幻音宝盒的地方。

    幻音宝盒在云宇看来应该是流落在了外面,焱也许是卧底,也许也是寻找阴阳家遗失百年的幻音宝盒,可惜的是焱虽然找到了它,但是却爱上了燕丹,所以她没有再回阴阳家。后来也许是她将幻音宝盒交给了燕丹,幻音宝盒才落到墨家的禁地之中,月神带走高月的时候也一并带走了!

    阴阳家处处都关系着华夏的神话故事,云宇不得不疑惑东皇太一的身份问题,北冥子既然说他是来自海外仙山的一只金乌,云宇不得不将他和太阳上的妖族头领联系到一起。不过太阳月亮本就是一阳一阴,或许这也是蟾宫出现的原因!

    一行人总共十人,蟾宫虽高,但是在场的众人皆是武艺高强之辈,跃上去并不难。高月被阴阳家安排在最上面,也许就是怕她逃脱的原因,除了阴阳家的人没人会知道她就在蟾宫,而且蟾宫中也布满了阴阳术和机关术,如果就此想将她带走,恐怕不是一件易事。

    云宇虽然不用在意阴阳家阴阳术和机关阵法,但是有月神他们带路,能不用动手的话,那自然是极好的!

    月神并没有做什么小动作,不仅是因为云宇的原因,而且还有焱妃的原因,焱妃是阴阳家的人,自然了解他们所布置的这些阵法,虽然配合得有公输家的霸道机关术,但是用处并不大。既然没有用处,又何必多此一举,她很明白这个道理!

    他们终于看到了高月,她原本脸上的天真已经消失不见,成熟了许多。与月神背后的一个月亮不同,其胸前衣领以及裙摆上的六条飘带尾端各有一轮弯月标记。白色裙摆上隐隐可见红色暗纹,整体形象比之前多了几分神秘和尊贵。她们身上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戴了面纱。

    “月儿!”天明一到就直接叫了出来,就连他一直处于害怕中的那些女人他都没有在乎,直接扑到高月的身边!

    然而高月自然对着镜子丝毫不为所动,就连看到一下子出现这么多的人她也没有露出任何奇怪的表情,就是在看到焱妃的时候眼中露出迷惑,这群人中她最熟悉最喜欢的人就是焱妃了,所以她有一种特别的熟悉感。

    看到高月已经忘了自己,天明一下子悲伤了起来,然而却没有人管他了!

    “是你封印了月儿的记忆?”焱妃疑惑的看着月神!

    月神并没有否认,再说这也没必要否认:“要想学好阴阳术,自然不能带有以前的记忆,她才能更好的掌握阴阳术,为了她着想,我自然要封印她的记忆。”

    焱妃得到自己的答案之后,就没有再看月神一眼,也许自从她背弃了阴阳家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多余的话!

    她走到高月的身边,道:“月儿,你闭上眼睛!”

    “你是谁,我怎么在你身上感受到很熟悉的感觉,你认识我吗?”

    焱妃的脸上闪过一丝悲伤,自己的女儿居然不记得了自己,虽然事出有因,但是却也是一件让人悲伤的事情。

    “月儿,你先闭上眼睛,一会儿你就会知道我是谁了!”

    这次高月并没有再出言疑问,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很听话。因为在她的内心深处,她下意识的认为这个漂亮的女人不会害自己,而且在某些破碎的片段中,自己好像见过她,而且她对自己很好,只是好遥远好遥远。

    看到女儿听从自己的话,焱妃终于得到了一丝安慰,她还是很听自己的话的!焱妃双手覆盖在高月的头顶,高月的记忆是被阴阳术给封印的,论阴阳术,只怕阴阳家除了东皇,没有人能和焱妃比肩,她自然可以轻易的解开。

    随着焱妃的动作,高月只感觉到一个个的画面进入自己的脑海中,然后渐渐的融合在一起,直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她终于睁开了眼睛!

    “你是…母妃?”她睁开眼睛,目光怕怕的看着焱妃,再次恢复了那个天真的月儿,看到未知的事情,她也会害怕,她害怕这只是一个梦,梦醒这一切就会离自己而去。

    “月儿,是我!”焱妃这下不顾矜持,直接将高月抱进了怀里,母女两互相痛哭了起来。

    ……

    “母妃,这些年你去了哪里?是不要月儿了吗?你走了,父亲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蓉姐姐将我带去了墨家,我好想你啊!”

    “好月儿,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我们母女永远都不要再分开了。”母女两人旁若无人的诉说着自己的相思之苦,其他人也没有丝毫干扰的意思!

    天明看到母女重逢的画面,他的脑海中也出现了一些画面,那是一个很宽的房间。他也有一个母亲,更有一个父亲,好像都很疼爱自己,只是无论他自己怎么想,都看不清自己父母亲的样子。最后出现在他脑中的是父亲甩开了母亲的手,而自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唯一留在他脑海中的是一把剑,一把长剑,那是他父亲的剑。

    天明不知道的是他的脖子上的封眠咒印时隐时现,一道清气慢慢的从他的身体弥漫出来。

    少羽就站在他身边,自然看到了他的情况,连忙走到云宇的面前:“师父,你看天明!”天明一直沉浸在自己的记忆中,并没有看到少羽的动作。

    云宇也看到了天明脖子上的封眠咒印!封眠咒印虽然将他的记忆封住了,但是却似乎没有害他的意思,云宇也没有让月神帮他解开的意思。如果他知道他是嬴政的儿子,恐怕不会很好,至于说出荆轲才是他真正的父亲的话,云宇也不想,这种选择太困难了。云宇走到他身边,将他身上的咒印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