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160章 母女

第160章 母女

 热门推荐:
    对于这些即将临身的剑,云宇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这些人还没有一个人够资格让他出手。飞向云宇的众武者还没有到达他的身边就已经被震飞,连他的身体都近不了!

    这时候赵高和他的六剑奴已经出来了,本来应该是五个的,但是现在看来他有重新找了一个充数。为什么说是充数呢?因为他和其他的五位气息并没有融合在一起,而且实力还低了不少。

    “是你!”

    “不错,是我,赵高,我们又见面了!”如果可以的话,赵高最不愿意见到的人恐怕就是云宇了。

    桑海城外,一人对抗他们整个罗网的最强战力,不仅让他受伤,还折损了他的一位得力干将,这种实力想想他都觉得害怕!

    “最近我似乎没有找你的麻烦吧?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

    “你的确没有找我的麻烦,但是我却必须要找你的麻烦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

    “杀!”

    既然不能善,赵高也不必再多说一句话,瞬间下了一个杀的命令!但是配合无间的六剑奴对付云宇都没有作用,何况是赝品。那时候云宇不过是元神中期的境界,现在已经是入道中期的境界,不可同日而语啊!

    手下的人动手,赵高也出手了,他知道凭他的六剑奴绝对不会是云宇的对手,而如果六剑奴完了的话,他也要跟着完了。

    只是无论他动不动手,都没有用了。云宇一招冰封万里,将所有人都冻成了冰雕,然后一手带着被封住的赵高回到了家里!

    赵高作为罗网的首领,一身实力境界也达到了元神境界,他的灵魂力也不弱,炼制成晓梦的性命精华,算是为他所做的这些事情做了一件好事。

    云宇将赵高放在地上,然后开始施展引魂术。将赵高的灵魂引出来之后云宇就抹去了他所有的意识,然后凝聚成一团拳头般大小的蓝色幽火,就像是民间传说中的鬼火一般,在云宇的手心中跳动着。

    自此,一代奸臣赵高身死!曾经历史霸占皇权,指鹿为马,威慑群臣的赵高终于死了。他的计划还有可能成功吗?

    历史上胡亥的皇位全靠他一力促成,如今他死了,胡亥也没有了靠山,如今李斯和蒙恬都是尽力辅佐公子扶苏的人,更是秦始皇手下权力最高的两个人,不出意外的话,公子扶苏肯定是皇位的不二人选。

    无论是农家还是儒家,都很看好公子扶苏,既然如此,天下间可以反的人还有多少呢?如果没有人敢推翻大秦,那么项羽怎么复国?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话只怕不会成功率吧?

    云宇发现不知不觉间,给自己的徒弟增加了一道难题。少羽的复国梦恐怕要毁灭了!对他来说不知是好是坏,最少如果他不去复国的话,那么他应该是不会死的。

    给晓梦解决了身体的问题之后,接下来的就是焱妃母女了!云宇想来她们只有三个可去,或者说想去。其一,就是燕国;其二,墨家;其三,她们应该会去镜湖医庄!至于阴阳家,她恐怕根本就没有想过。

    燕国被灭,墨家被毁,那么她们能去得地方只有镜湖医庄了!镜湖医庄云宇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对路还算熟悉。

    想到便做,云宇给晓梦续完命之后便一路疾驰,去往医庄。果然不出所料,当云宇到达医庄的时候就看到了高月这个小女孩。她现在穿的自己不是在阴阳家的服饰,而且是在墨家的服饰,如今的她比原来单纯了许多。

    以前偶尔会在她的眼中看到一些忧郁,也许是因为和母亲重逢的原因,那些烦恼也离她而去,所以那个单纯的小女孩又回来了!

    她跟了端木蓉不少的时间,所以也学到了不少的医理知识,因此她正在给一些当地的居民看病,和当初云宇看到端木蓉的时候何其相似。

    “月儿!”云宇微笑着叫了她一声。

    “啊!宇哥哥,是你?”她先是惊疑了一声,回头看到是云宇的时候,高声叫了出来,连手中的病人都不管了!

    “看来我们月儿已经长大了,能为他人治病了,和你蓉姐姐都成了济世悬壶的神医了!”

    “我哪能和蓉姐姐想必啊,宇哥哥,蓉姐姐呢,她没有和你在一起吗?”

    “你蓉姐姐没来,对了,你娘亲在不在?”

    “宇哥哥,你是来找娘亲的吗?”

    “嗯,找你们有事!”

    他们说了几句话焱妃就已经出来了,让云宇想不到的是她居然换了一套平民套装,不仅看不出那个太子妃的形象,而且那位霸气侧漏的焱妃也消失不见。如果不是她超然的气质,恐怕都会认为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民,可以她的出生表明她不该是一个平凡的人,她不该生活在这种地方。

    “云宇?你怎么会来这里的?”焱妃朱唇轻启,向云宇开口问道!

    “我是来找你们的!”

    “找我们?我和月儿?”

    “是的,我想请帮帮我!”

    “帮你?以我和月儿似乎并不能帮你做什么事情吧?以你的实力如果你做不了的话只怕我们也无能为力。”

    “你还记得东皇吗?”

    “这个恐怕很难忘记!”

    “他想要见你们。”

    “他想见我们?然后派你来找,难道你已经成为了他的手下?”焱妃诧异的看着云宇,敢闯进樱狱中将她带出来,就足以说明云宇已经和东皇站在了对立面上,但是如果云宇真的变成了东皇的手下,她恐怕又要低看云宇一眼了!

    “当然不是,你还记得晓梦吗?”

    “你是说晓梦妹妹?我当然记得,她怎么了?”因为当初误会化解之后,两个女人都是天之骄子,竟然成为了一对几乎无话不谈的好姐妹,所以她们以姐妹相称,就连云宇都实在想不通,可惜最终焱妃还是离开了。

    “你们走了之后东皇就到了桑海,我和他打了一场,可惜当时我正在做一件事情,所以东皇看准时机要向我出手,但是当时晓梦就在我的身边,挡住了他的攻击,晓梦也因此差点身死,但是也重伤不治。后来我找到了云中君,他说要想救回晓梦,必须要有凤凰之血,而凤凰只有存在于海外仙山,因此我想接住蜃楼前往。我虽然打败了东皇,但是他却不肯带我去,除非将你们也带去,否则他不会带我去海外仙山,所以我求到了你们这里!”

    “既然他打不过你,你控制阴阳家的人和蜃楼上的所有人,独自去海外仙山不是更好吗?而且你还可以拿死来威胁他啊?”

    “除了东皇之外,没有人知道海外仙山在哪里,所以我想让他带路!”

    “东皇太一知道海外仙山的位置?”

    “不错,因为他就是来自这个所谓的海外仙山!”

    “你很爱晓梦?”

    “很爱,只不过她如果得不到凤凰之血的话,最多再过一个月她就要死了,所以我需要东皇带路,这样可以节约很多的时间,否则当天东皇可能就要死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走吧!”听完云宇的话,她竟然就答应了,连东皇为什么要找她她都没有问。

    “你不问他为什么一定要见你们吗?”

    “我会亲自问他的,而且他既然打不过你,我们的安全就交给你了,你可别告诉我你打不过他,说这些东西不过是为了将我们骗会阴阳家!”

    “放心吧,别说他不会动手,如果他真敢动手的话,那他绝对活不了多久。”

    “那就好!月儿,我们该走了!”焱妃回了云宇一句话话之后又对月儿说道。

    “娘亲,那他们呢?”月儿看着那些正等着她治病的人说道,她的心底实在太善良,所以有点不忍心就这么离他们而去!

    “这个简单,枯木逢春!”云宇喊了一声,然后大手一挥,一片稀疏的小雨弥漫在镜湖医庄之中,淋在那些人的身体上。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势居然已经完全好了!

    竟以为是神仙下凡,跪在了云宇的面前。高呼着神仙,仙子的话语!枯木逢春是他在道家天宗所学的道法,专门为人治病的,但是可惜的是枯木逢春也救不了晓梦。

    “宇哥哥,你刚刚用的那是什么武功,好厉害,一下子就把他们全部治愈了!”

    “那叫枯木逢春,是道家的治疗功法!月儿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那到桑海城的时候你一定要教我。”

    “月儿知道我们要去桑海?”

    “当然知道了,难道你来找娘亲和我不就是去桑海和你跟蓉姐姐她们一起住的吗?我听蓉姐姐说话,宇哥哥是个大色狼,看到女人就走不动路,所以才来找娘亲的!是不是啊,宇哥哥?”

    “……”

    “……”

    焱妃赶紧说道:“别乱说,月儿!”

    “娘亲,我没有乱说啊,这是蓉姐姐告诉我的,蓉姐姐对我那么好,肯定不会骗我的!”

    “对你好就不会骗你!”这是什么逻辑?云宇暗暗想到。“月儿,你蓉姐姐骗你的,她最会骗人了,我怎么会是她说的那种人呢?”

    “宇哥哥,你说蓉姐姐最会骗人,你怎么还要跟她在一起呢?我看宇哥哥是个大骗子,骗我和娘亲去桑海的!”

    月儿说完这句话就连焱妃都诧异的看着他,似乎真信了月儿说的话。

    然而他的震撼还没有结束,月儿更是说出来让他们两个都震惊的话:“不过这样也好,父亲对我和娘亲一点都不好,整天就想着他的大事,动不动就喜欢对母亲大吼,这样以后我和母亲就不再孤单了!”

    “月儿,你父亲他……”

    “娘亲,你别说了,我知道他,如果他爱月儿的话为什么不来看月儿一眼,就算在燕国太子府中,他每次回来不过是匆匆看月儿一眼就走了,有什么事情一定是要抛妻弃子呢?难道害怕月儿阻挡他的大事还是他在保护着月儿?”

    高月的话将焱妃说得哑口无言,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什么样的事情一定要抛妻弃子呢?

    在焱妃的心里,她从来不会干涉燕丹的事情,她希望他尽快完成自己的事情然后和自己共度一生。但是这一天永远都没有到来,而自己的孩子却是一直在承受着父亲的冷漠。他也许也不想,但是他却要做出来,让月儿的心灵承受了怎样的伤害?

    乱世之中,他是一个英雄!

    但是对于家中,他是一个几乎称为抛妻弃子的男人。也许他深爱着妻子孩子,但是他却表达不了!无论什么原因,月儿恨他,全是因为他自己造成的。

    “不过以后就好了,有一个疼爱自己的宇哥哥,有一个爱自己的娘亲,就已经够了!”她也许看到了母亲脸上的痛苦之色,所以赶紧开口说道,她不想自己的母亲难过。

    “对,以后我会好好疼爱我们的小月儿,不让她受到一丁点的委屈!走,月儿,我们会桑海。”

    “宇哥哥,我们坐金羽回去吗?”

    “金羽闭关了,所以我们只能坐马车回去了!”

    “哦,马车啊!”月儿兴致缺缺的样子,相比起马车,神雕实在舒服得太多了。

    “要不我带月儿飞回去?”

    “宇哥哥能和金羽一样在天空中飞翔吗?”

    “当然!”云宇说完直接抱着高月飞上了天空。他学会御风术之后,只要有风,几乎可以和鸟一样翱翔天际。天空缺少风吗?当然不会!

    “哇,宇哥哥,你真会飞啊,好厉害,你能带娘亲一起吗?”

    “这个也能,只不过恐怕我们飞不回桑海,最多能飞一半的距离!”

    “哦,这样啊,那我们坐车吧!但是以后你要答应我经常带我在天空我飞翔!”

    “好,我答应你!”云宇说完便和高月一同落了下来。

    桑海如此繁华,直道也修得很好。云宇雇佣的马车大约两米长宽的样子,被他用机关术改造过,所以坐在里面丝毫不觉得颠簸,累的时候还可以躺下,由四匹骏马拉着,算是古代的豪车了!

    车夫的工作当然落在了云宇的头上,经过一晚的赶路,他们终于在即将天亮的时候赶到了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