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162章 七天了

第162章 七天了

 热门推荐:
    蜃楼上得蟾宫中,晓梦被他放在一张由天地灵气凝聚的床上,虽然明知道没有多大的作用,但是云宇依然做了。以天地灵气温养着她的身体!

    端木蓉和少司命虽然也在船上,但是云宇陪她们的时间却实在太少,云宇几乎每天都是陪在晓梦的身边,温养她的身体。

    蜃楼上,焱妃和高月正询问着他为什么一定要将两个人叫上这艘船。“难道你还不肯放过我?”这是焱妃的第一句话,在她的心中这个人似乎是从小收养她的,但是她做所有的一切事情都必须经过他的同意。

    人本身就带有叛逆的分子,越压迫反抗就越激烈,所以这样的结局也许早就是已经注定。今天在这里,她就是想和东皇做一次了断,只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出乎了她的意料,她预料过很多情况,但是唯一没有料到这种情况!

    “你很恨我?”东皇的语气已经没有了云宇初见面时的那种霸气的感觉,他说话的声音很平淡,似乎看透了一切。焱妃没想到东皇会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

    “你认为我应该感激你?”

    这话直接将东皇难倒了,她应该感谢自己吗?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所谓的都是为她好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但是并没有就此结束!

    “你把我养大,是你给了我新生,但是从进阴阳家以来,我都是听从你的命令做事情,我,月神,大司命,还有后来的星魂少司命,似乎都是你的傀儡。我们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意识,你让我杀人,我的心中连杀人是一个什么概念都不知道。而且我连杀人是什么感觉都感受不出来,在我心里似乎杀人不过是一个举动,我们这些人就像是你手中的一把武器,你叫我们攻击那里我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你说我该感激你吗?”

    “我们的曾经,就像是从地狱之中走出来一样。杀人就像是人困就要睡觉,累了就要休息一般,你叫我们杀人我们就杀人了!那样的生活一点意义都没有,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快乐。我该感激你吗?”

    “直到我遇见了他,燕国太子,姬丹。我才知道原来我还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我知道了什么叫快乐,直到我曾经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时的我们还算是一个人吗?只能算是一个听从口令的机械一般,没有命令的时候就永远那样,一动不动!我该感激你吗?”

    “我爱上了他,对,我违抗了你的命令,你让我接近他找到什么苍龙七宿,但是却没有任何那种意思,因为我是人,不再是一台机器。然而这一次你竟然要将我的一切毁灭,你觉得我该感激你吗?”

    “后来你竟然将我亲自关押在万年玄冰阵之中,整日承受冰冻的痛苦,而且还将我的女儿抓往蜃楼,你是不是也要让她变成你的傀儡?你说我是该恨你还是该感激你?”

    “现在你遇到打不过的对手了,将我找回来是为了解决我吗?”

    焱妃每说一句就是一个问号,将东皇问得哑口无言。他本来还想在临死前与她相认,但是看这种情况只怕已经没有了可能。看到焱妃脸上因愤怒而变得狰狞的面孔,他想不明白情这种东西是什么!

    他隐藏在黑袍之下的身体竟然颤抖了起来,过了这么多天,他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来坦白一切,但是确实这种结果。他终于还是开口了:“也许你应该恨我,但是你的事情我都清楚,你既然说你爱上了那个男人,你也觉得很幸福,那么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他做了什么?似乎他待在你身边的时间没有多少吧?”

    “男人本就该有自己的大事要做,我是女人,他做什么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为什么要干涉?”

    “那你告诉我做大事就必须要抛妻弃女吗?千泷,你告诉我,你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东皇没有理会焱妃,却是将目光看向她身边的高月,只是他还以千泷来称呼。

    千泷恢复记忆,但是她在阴阳家的记忆却没有消除,自然知道东皇口中的千泷是谁,但是她却依然害怕这个将身体完全包裹在黑袍中的人,所以她不敢开口说话!

    “你们不说我也知道,他一年之中见过千泷几次?恐怕没有几次吧?如果他爱你,他就应该将你放在第一位,而不是为了他那什么复国大业将你放在一旁不闻不问。这样的人你跟着他会有什么好处,你可敢告诉我你过得快乐吗?”

    “我……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虽然是你将我养大的,但是帮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早就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至于我今后怎么样,跟你也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今天想要做一个了断,那好,来吧!”这暴脾气,听着都让人害怕!

    “怎么就跟我没关系了?”

    “和你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是……”东皇说到这里,忽然停下了嘴巴,闭口不言。他是真的没有勇气再说下去了,这种情况恐怕不仅没有效果,反而会让焱妃更恼怒!

    “说啊,因为什么?难道就因为你是东皇太一,阴阳家的掌舵人,所以我们这些人的所有事都跟你有关系。”这女人一旦发起怒来,没人招架得住,一句句的冷嘲热讽,一句句的咄咄逼人,让东皇的身体更加颤抖,如果他的黑袍消失的话,兴许还能看到暴跳的青筋。

    “确实和我没关系,我让他请你来不是为了跟你吵架的!”

    “那你叫我来是为了什么?”

    “见你一面!”

    “见我一面?我只怕还没到达能让你这么惦记的程度吧?”

    东皇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我已经见过你了,你们走吧,让云宇安排你们回去,这次他的行动恐怕会九死一生,你们如果跟着去的话,恐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要见我们一面?你别说因为我们是阴阳家的人,这个恐怕你自己都不信!”

    “因为这次出海如果找不到目标的话我会被云宇杀死,如果找到目标的话我恐怕会被所谓的目标杀死,你确实是阴阳家我最想见的人,毕竟你是最早跟着我的,所以为了在临死前见你们一面,这够了吗?你信也罢不信也罢,反正就这样,我先走了!你们找云宇,让他送你们回去,想必他会有办法的。”东皇说完就此消失不见。

    焱看着东皇消失的地方怔怔发呆,东皇这么大费周章让她过来就是为了见他一面,这让她不敢相信,也无法相信。就像她说的,东皇家那么多的人,只怕没有谁会和他关系最亲密,她也一样!

    “月儿,我们去找你宇哥哥玩好不好?”

    “好的,娘亲!”

    说完母女两人就向云宇所在的房间走去。

    她们走到云宇房间中的时候,发现云宇依然还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都这么久了,你还是这个样子!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在乎她,但是在乎你的人呢?蓉儿,小衣,她们看到你这样你觉得她们会好过吗?”焱妃牵着高月的手走到他身边开口说道。

    “过去几天了?”云宇此时终于抬起了头,问道!

    “七天了!”

    “什么?都已经七天了?那我们到了什么地方了?”云宇终于是大惊失色了一次,待在一个地方七天不动,想不到已经过了七天的时间。

    “对了,蓉儿和小衣呢?你们可曾看到她们?”

    “你可算想起她们来了!走吧,去看看她们。”

    他们走到端木蓉和少司命的身边的时候,发现两个人正站在栅栏旁边凝望着大概,眼中还有偶尔间闪过的黯然。至于黯然什么,恐怕谁都知道!

    “小衣,你说如果我能有那么好的武功,那天我也跟着小宇一起去,受伤的会不会是我,他会不会也这样为我着急,就这样陪在我身边呢?”端木蓉也许是在问少司命,也好像在问自己,她虽然提到了小衣,但是目光却是蔚蓝的海水。

    少司命只是轻微的点了一下头,而她的眼中却充满了意动,似乎无论如何,只要能看到云宇这么在乎她她什么都可以去做。

    “对不起!”两人说话中云宇已经来到了她们的身后,这一次云宇是充满了愧疚,七天的时间恐怕她们没少去看他,然而他却没有看见。晓梦重要,可是她们也依然重要啊。

    “以后别说这种傻话了,你们当中无论是谁,哪怕是受到一点点的伤害,我都无法原谅我自己!你们要知道我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你们受伤,知道吗?”云宇将她们两个用力的搂进怀里,似乎要将她们融入自己的身体!

    ……

    “宇哥哥不害羞哦,将蓉姐姐抱着不放!”三人刚刚进入状态却被一旁跟来的月儿给打断了。端木蓉本来就不是那种特别大胆的人,听到月儿的声音直接放开了云宇,脸也红了起来。至于少司命,她压根儿就不知道什么叫害羞!

    云宇也有些尴尬,将少司命也放开:“月儿想吃什么,今天宇哥哥亲自下厨,云好鱼给你吃。”

    “我要你带我去亲自抓鱼!”

    “好,我带月儿一起去。”云宇说完直接抱着高月一起跃下蜃楼,落在海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