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185章 千古一帝

第185章 千古一帝

 热门推荐:
    燕国处于北方,所以在燕国,几乎常年积雪,天地冰封。此时的燕国已经成为了历史,如今燕国境内已经成为了大秦的地盘。

    燕国和赵国相互接壤,它们的都城可以说都在如今的河北境内。

    云宇和焱妃从燕国开始,就四处游玩,也到达了赵国境内。金羽的速度很快,所以一路上都是由它代步!

    虽然云宇可以到达任何一个地方,但是那样也就没有了意义。

    云宇和焱妃本来是因为焱妃不好意思,所以才出来游玩的,但是这一游玩,就已经过了好几天了!

    其实昨晚本来打算随便走走就回去的,只是当天晚上焱妃就直接体验了一把“凌驾”于天道之上的快感,所以……

    所以他和焱妃终于还是成就了好事,这么一来,他不得不和焱妃度过“蜜周”,谁让他有那么多女人呢?蜜月度不成,“密周”总该有吧?

    所以他们两个不仅游遍了燕国,更是来到了赵国的都城~沙丘!

    沙丘并不是一个好地方,纣王层在这里设酒池肉林,赵武灵王饿死在这里,而且马上始皇帝就要在五十之龄病死在这里了。

    嬴政在云宇等人启动蜃楼之后,因为他认为是阴阳家的叛乱,所以云宇等人一走,始皇帝就开始东巡。

    如今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他竟然已经巡游结束,而且也在回咸阳途中经过沙丘。

    对于天子巡游的时间来说实在太短。

    在历史上,嬴政的最后一次东巡至少也该有半年的时间。

    云宇没去管这些,他如今的目的是为了玩,陪焱妃游玩,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他们竟然来到了沙丘,而且更是遇到了病中的秦始皇!

    如果云宇愿意的话,他当然能够救嬴政。但是他现在想的不是救嬴政,而是赵高已经被他所杀,那么“沙丘政变”还会发生吗?

    只怕不会,胡亥不过是一个蠢蛋而已,如果没有赵高,只怕他成不了任何事,也就是说如果嬴政死了,那么秦二世自然就成了扶苏。

    扶苏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否则历史上也不会说他贤明。赵高一死,李斯本来就是因为受到赵高的蛊惑才参与沙丘政变的,如今他本是拥戴扶苏的,所以下一任皇帝是扶苏基本上就成为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贤明的人自然能够得到百姓的拥戴,既是如此,只怕云宇的好徒弟项羽很难成事了。

    作为一名旁观者的眼光来看,云宇也不看好他。他自信武力能够解决一切,这就已经和为帝之道背道而驰,其实相比起他来说,云宇更看好扶苏,而且如果嬴政能够善待百姓,只怕他才是真正的千古一帝!

    ……

    “焱,你见过嬴政吗?”蔚蓝的天空中,一道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正是金羽,而云宇和焱妃都在它的背上相互依偎在。

    两人因为已经发生了关系,又有几天的相处时间,所以越来越亲密,直到现在,早已经不分彼此了!

    “见过啊,我曾做阴阳家东君的时候,就进入过咸阳宫,自然见过他的!你忽然问这个干什么?”

    “我们一起去看看他怎么样?来了这么久,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呢!”秦始皇,华夏第一个皇帝,能够见到这种传说中的人,云宇自是不该放过。

    云宇如今虽然已经凌驾于皇权之上,但是对这名千古大帝,还是有一些好奇的!

    “看他?去咸阳吗?”

    “不用去咸阳,他如今就在沙丘,而且情况并不怎么乐观。”

    “你怎么知道?”

    “你忘了我是谁了吗?”

    “也是,那我们就去看看!”

    ……

    嬴政的行宫之中,此时他正躺在床上,忽然他竟似乎看见两个仙人驾鹤从天而降,片刻间就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他本已绝望的眼神竟然带了一丝激动,然后又重新压制了下去,他是一代帝王,怎么喜形于色呢?

    来人自是不是什么仙人,而是云宇和焱妃,只不过这些仙人的表象是云宇特意做出来的,他也想知道这位寻求长生不老的千古大帝会有什么反应。

    云宇静静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他的眼睛比较细长,眉毛压得很低,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深思熟虑,而且很是成熟的气质,他的眼神比较严厉和坚定。

    鼻子偏长但很挺,嘴唇稍薄,给人的是一种残酷的感觉,整个五官组合在一起就有种威严、残酷、深沉、坚定的王者气势。

    他虽然已经病倒,但是依然存留着很强的王者气势,他的这副卖相,绝对是千古一帝的典范。有这样的王者风范,难怪他能够做到这一步!

    “你们是谁,竟敢擅闯寡人禁宫?”他的眉间虽然满是疲倦,脸上更显憔悴,但是气势仍在,就算是这样的境遇之下,也仍然显得很是从容。

    “千古一帝,果然自有一番风采!”云宇没有搭话,反而评论似的说了一句。始皇帝不是谁都能够评价的,但是谁让他是云宇世界中的人呢?

    “千古一帝?终究还是抵不过时间的侵蚀,最终也不过是一杯黄土!”兴许是他听到云宇口中的那句千古一帝,他看云宇和焱妃的眼神不是那么有敌意了,反而自嘲似的说了一句。

    “看来你虽然做到了这一步,也还是看不透,生老病死本就是天道循环,是世间的规律,你又何必看得那么重?对你来说,该得到的也应该足够了吧?得到一些东西本就会失去一些东西,想要两者兼得,怎么会那么容易呢?”

    “看你们应该不是一般人吧,否则怎么可能瞒过近卫的巡逻来到寡人这里?听你的意思虽然不容易,但是也有可能是不是?”

    “她是阴阳家的人,东君;而我则是道家现任掌门,我们的确不算是一般人,但也不过是比一般人强上些许而已!”

    “阴阳家,东君?那东皇呢?你们阴阳家撕毁我们之间的约定,没有我的同意就私自出海,难道你们的目的达到了?”尽管云宇说出了焱妃的身份,嬴政竟然也没有发怒的意思,反而看着焱妃语气平和的说道。焱妃以前是见过他的,只不过看样子他已经忘了!

    “呵呵,你错怪他们了!”

    “什么意思?难道他们私自去还是为了我不成?”

    “他们自然不是为你,你作为一国之君,想必也看得出来这点。我这么说是因为他们虽然不是为了你,也不是擅自去的,却是我逼迫他们去的!”

    “你?为什么?”

    “因为我也想找到仙山,也想得到长生不死药。”

    “看样子你成功了!”

    “我的确成功了,只不过海外并没有仙山,长生不死药也不能真正的不死。”

    “那你说你成功了?”

    “因为我本就是为了救一个人,而且我把她救活了,她本就只剩下一口气,我把她救活,这算不算我成功了?”

    “对你来说却是成功了,既然她只剩下一口气你都能救活,那你看寡人的病是否有治愈的可能?”

    “你觉得当今天下如何?”云宇没有直接说能不能救,反而开口问道。

    看着陷入沉思的嬴政,云宇接着说道:“大兴土木,役民无度, 造成国力消耗太大,将国家置于了崩溃的边缘。自你统一六国以来,又是修长城,又是铺直道,还要支持几十万军队北驱匈奴,南扩疆土。不仅如此,还要几十万人修坟茔,这些负担无疑最后都落在人民身上使人民苦不堪言。另外大秦律法严苛,加剧了统治者与人民的矛盾。这些一个个的潜在性问题,你以为照这样下去,大秦还能存在多久?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很多事情都是由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引发的。儒家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并不是没有道理,有道是得民心者得天下,一个国家的根基就是民众,如果连民众都不服你,国家还能够存在吗?你别说军队,军队从哪里来?打仗的粮草从哪里来?如果你想过就该知道它们都是来自于民众,若是不能善待百姓,天下焉能坐得安稳?”

    “舟,君也;民,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为君之道,先百姓,损百姓以奉其身,犹如割肉以喂腹,腹饱而身毙。若要安天下,必须先正其身。没有身正而影曲,上治而下乱者。”云宇自然没有当过皇帝,但是华夏从古至今的贤主却也有,他当然也知道一些。虽然做到不容易,但是说出来却不难,他相信嬴政听得懂!

    云宇说完这些,嬴政依然处于沉思当中,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你说得对,寡人以前错了!寡人作为一国之君,却没有一个旁观者看得清楚,当真可笑。想不到道家的人也精通治国之道,你们道家还算是无为吗?”

    “道家虽然主张无为,超然世外,但终究是人。身处世俗中,便是世俗人,世间之事总该是要了解一些为好!”

    “也许是寡人理解错了,只可惜寡人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否则寡人一定要请你做扶苏之师,也许他能够做得比我更好。”

    也许他知道自己已经命不久矣,所以话说得很中听。人之将死,其言也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