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239章 夫君?

第239章 夫君?

 热门推荐:
    “百晓东,欺我神丹门无人吗?”云宇在擂台下说着话的时候,已经有一个老头出现在擂台之上,将丹火护在身后。

    此人正是让云宇烦不胜烦的神丹门丹方!

    “丹方?今天无论你神丹门有没有人,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必须跟我儿子陪葬。拿命来吧!”

    百晓东不管不顾,巨大的手掌直接扑向丹火,意图一举击杀。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此时的他眼睛通红,已经失去了理智。

    ……

    “紫菱,刚刚是你做的?”云宇一边关注着台上的一切,一边询问在他身边若无其事的紫菱。无声无息的解决了一个人的性命,他自己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除了紫菱,只怕没有人能够在他的眼皮底下做得出来!

    “是的,主人,他敢得罪你,就该死!”紫菱没有否认,直接就承认了。

    “你知不知道他就算是该死,也不该是在今天,今天是禹玲珑大喜之日,无论如何都不该见血的。禹城主,实在抱歉得很!”无奈,云宇只能对禹清尧说了一声抱歉。

    “没事,只是没想到紫菱姑娘竟然有如此手段,佩服!”禹清尧离他们所在的地方并不远,但是都在关注着台上发生的事情!

    云宇问道:“禹城主,你不打算出面吗?”

    此时除了两个仇人之外,城主府为禹玲珑主持大会的老头也登上了擂台。

    “二位,这里是我山海城,不是神丹门,更不是百晓堂,若想解决私人恩怨,那么就请离开山海城,走出山海城外你们想如何报仇,我们绝不管,但是现在请你们下去,我们少城主的大事还容不得你们耽搁。”

    百晓东脸色一变,看着老头沉声说道:“但是我儿子死了!”

    老头不为所动,道:“我看见了,比武之时早就立下规矩,擂台之上,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无论是谁重伤或者身死,都不得在山海城寻仇,否则便是对我山海城不敬。对我山海城不敬者,那么也没有必要在山海城带下去的必要了。无论什么仇什么怨,都不例外,哪怕是不共戴天的仇怨!”

    老头一番话说得义正言辞,气势高昂,也足够霸气,丝毫没有一丝怯懦的样子!

    “禹天长老,你该明白一个问题,如今的山海城可不是原来的山海城了,今天无论是谁,只要敢阻拦我报仇者,就是我的敌人,对于敌人,我是绝不会手软的。”

    百晓东脸色变得阴沉无比,就算是为禹玲珑主持大会的人站了出来,他竟也不退缩,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你百晓东有何本事,有何底气敢在此地撒野,我也该让你看看如今的山海城还是不是曾经的山海城。”这位名叫禹天的长老一身气势大变,雄厚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瞬息之间,擂台之上烟尘四起,四周吵杂的声音安静了下来,大战一触即发。

    “禹天兄,这样是不是有些小题大作了一些,他们不过是私人之间的恩怨,就将此擂台借给他们又有何妨呢?”寂静的场面之中,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清晰的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此人是一个麻衣老头。

    知道山海城规矩的人都知道,这句话相当于挑衅山海城了。擂台比武,死伤可以,但是寻仇就是破坏规矩。

    山海城自建立以来,破坏其规矩的人都得到了该有的惩罚,无论你有什么后台,都一样!

    禹天道:“铁老三,你铁门也要插手不成?”

    “铁老三?难道他就是铁门之中已经多年不见踪迹的铁门五大高手之一的老三铁空释?”禹天的声音刚刚落下,周围就响起一片议论纷纷的声音!

    “铁门五大高手,那么他岂不是悟道期的高手?”

    “那是自然,铁门五大高手,有谁的实力会在悟道期之下?”

    “我记起来了,这位铁空释好像在数十年前就在仙榜之中,而且还是排名前二十名的高手!”

    ……

    “禹城主,这位铁老三是什么人?”云宇来到禹清尧的身边,开口问道。

    “铁老三是铁门的上代长老,也就是太上长老,铁门百年前出现了五位天才弟子,他们都拜在上一代铁门门主的门下,异军突起,横行于我东方人族势力范围之内。他们老大是铁空传,老二铁空山、他就是老三铁空释,还有就是铁空绝和铁空残!他们已经数十年不现于世了,想不到今天会出现在我山海城中!”

    云宇眼睛微微一眯,轻声道:“看来铁门又要发生一件很不幸的事情了。”

    “看来小宇你跟他们有仇!”

    “早已经说过了。”

    “既然如此,那他们我就交给你了!”

    “难道你还不打算现身?”

    “我就算了,你出手,不仅帮我一个忙,还是你赚取声望的大好时机,我想这对你们来武者世界的目的应该会有不小的帮助。”

    “你知道我来做什么?”

    “你说过,不让武者世界的人踏入世俗界半步嘛!”

    “……既然如此,那我就出手。”云宇也不推迟,这本来就是他在山海城停留这么长时间的原因!

    ……

    擂台上!

    铁空释道:“我这不算插手,如果我算是插手的话,禹天长老,你介入他们之间的恩怨,算不算插手呢?”

    “铁兄说得没错,如果铁兄不插手,禹天兄是不是也不该插手呢?”

    “不错,我赞同!”

    铁空释的话说完,就出来了两个人,并且还同意了他的话。一人眼睛轻闭,精于算计,一人杀气弥漫,气息令人窒息。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大约都是年过五旬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同一时期的人物。

    “杀绝、暗月?你们也坐不住了吗?”禹天看到来人,竟然没有表现出意外的神色,似乎早就已经猜到了他们会来。

    “你似乎并不意外?”来人问道。

    “意外?就凭你们吗?还不值得,其实我还想知道,除了你们之外,这山海城还有多少跟你们一样的人。”禹天这句话相当于撕破了脸皮,他们刚刚不过是想借百鸣一事压一压山海城而已,却想不到禹天说出来的话火气如此之大,完全不像是一个没落势力该说的话!

    “铁兄,似乎有点不对劲,这禹天哪来这么大的底气?”三人凑到一起,悄声的谈论着!

    暗月道:“难道禹清尧的伤好了?”

    铁空释摇摇头说道:“不可能,中了火麒麟全力的一击,尽管他实力深厚,但是最多不过比一般人多撑一段时间而已,要说他的伤能够恢复,我绝不相信。而且到了现在,我们还有回旋的余地吗?”

    暗月将头转向一句话不说的杀绝,问道:“杀绝,你怎么说?”

    剑绝全身的杀气一凝,道:“杀!”

    三人聚头而议不过是很短的时间,最多不过几秒钟的时间而已,很快他们便已落到擂台四周,其门下弟子竟然也全部站了出来。

    铁空释双手一摊,开口问道:“禹天,你觉得我们这群人够吗?”

    禹天道:“你们的人的确很多,人也足够,但是我告诉你们的是,你们一定会后悔,你相信吗?”

    “后悔?你觉得你能让我们后悔?”

    “我当然是不能的,但是却有人能,而他你们很快就会见到了!”禹天说着后退了一步,将位置让了出来。

    禹天刚刚让开,一道红色的身影就出现在擂台之上。她今天本该穿着喜服,等待她的白马王子的,但是她依然出来抛头露面!

    禹玲珑现在擂台之上,向周围观望的人群扫视了一圈,最终落在云宇所在的地方道:“云大哥,你还不打算出来吗?”

    看到她看向自己方向的时候,云宇就已经知道,恐怕他和禹清尧说的自己说给禹玲珑听了!

    云宇本来还想再等时机,但是不需要了!轻身一跃,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擂台之上,看着铁空释等人。

    “此人是谁?难道他就是禹天长老所说的能让几大高手后悔的人?”

    “不知道,也没见过!”

    “我看不是,看他年轻的样子,只怕挡不住几大高手的一招。”

    “我看他不过是垂涎美色,色令智昏吧!”

    “唉,又是一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

    “红颜祸水啊,禹少城主实在太漂亮了些,也许人家为了一亲芳泽宁愿身死也说不定呢。”

    “也是,若是能抱得美人归,死也心甘啊!”

    ……

    “夫君,今天这里就交给你了,可不要让我失望哦!”云宇还没站稳,禹玲珑俏皮的声音就出现在擂台上,并快速的扩散到四面八方。

    云宇看她的时候,留给云宇的是一双俏皮的眼神,还有一张带着笑意的嘴唇!

    “夫君?你们听见了吗?禹少城主竟然叫这个人做夫君?”

    “听见了,我们没有耳背!”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如果禹少城主已经跟他成亲,那怎么又举行这场招亲大会呢?”

    “这我怎么知道?会不会和台上的三大宗门的人有关?”

    “对对对,这个很有可能,禹城主受伤的这些年里,三大宗门没少搞事,我想城主府会不会是想借着少城主招亲的名头将他们一网打尽?”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我记得少城主发布招亲文的那天,在城门口我还看见此人和少城主在说话呢,难道他们那时就在商量?”

    “肯定是了!”

    将周围的声音全部听到耳朵里,越说越玄乎,搞得他们亲眼所见一般,让云宇差点都以为和他们说的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