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257章 岌岌可危

第257章 岌岌可危

 热门推荐:
    就在旁观者以为火麒麟就要败退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禹清尧,上次对我都没有用的招式,你以为这次有可能有用吗?你越活越回去了,麒麟真火!”

    被水包围着的火麒麟头一抬,从口中喷出一道赤红色的火焰,瞬间席卷其周围的虚空,而围着火麒麟的滔天大水迅速变为蒸汽缓缓消散。

    麒麟真火的温度究竟有多高,只有禹清尧才感受得了,他虽然幻化成水,但是灵魂却包裹在其中,此时的他就仿佛被放在火架上烧烤一般,不仅痛苦,而且自身的能量也在快速消散。

    禹清尧哪里还敢犹豫,滔天的浪涛迅速流动到地面,渗透进入地底,片刻间已经流动到剑绝和禹玲珑的位置,又重新化成人影。

    火麒麟似乎生下来就是为了要克制他的,无论是以身体,还是以其他,禹清尧似乎都被火麒麟完美克制。

    拳头挡不住火麒麟的攻击,禹皇心经又被火麒麟的麒麟真火完全克制。要怪只能怪他修炼禹皇心经的时候用的材料不行,深海寒流虽然不错,但是对于麒麟真火还是挡不住的!

    “爹爹,你没事吧?”禹玲珑关切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此时布满了水雾。

    “玲珑,我没事,你们快走,如今这种情况山海城肯定是保不住了,我挡住火麒麟,二弟,玲珑就交给你了。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将她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禹清尧面如金纸,语气充满决绝。

    “玲珑,我们走吧!”剑绝没有反对,这时候他最明白,就算他们留在此地,也不过是多增加两堆白骨而已。

    “二叔,你走吧!至于我,我不想走。”禹玲珑没有走,而是重新冲进兽群之中,继续厮杀起来。

    剑绝无奈,只得再度杀入兽群中,一把虽然已经身受重伤,但是悟道期高手依然不是易于之辈,一把长剑在他的手中犹如活了一般,虽然没有用处多少内力,一头头妖兽在他的攻击之下被劈成两半!

    禹清尧和火麒麟的地方,禹清尧站立在原地,看着慢慢接近的火麒麟,眼神中充满了死志。

    “禹清尧,上次在无尽海域你以燃烧实力的方式和我拼了一个重伤濒死的下场,这次不知道你还有没有机会。在海域中有一个和你关系不错的海族,现在就算是你拼了性命,只怕也活不了了!”

    “能不能活试试才知道,定天神诀!”禹清尧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之间他的周身一道道血气冒了出来,在他身后,一道巨大的影子浮现而出,片刻间竟然和禹清尧的本身合在了一起,禹清尧的身躯竟然也变得跟房屋般的高度大小。

    他本身的能量一点不剩,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强悍恐怖的能量,这具肉身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其他能量,有的仅仅是天地间纯正的力量!

    “又跟我来这招!”火麒麟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禹清尧,眼神之中也是战意迸发,炽热的光芒似乎要燃烧其他的一切。

    他的身躯似乎更加高大,周身的鳞甲也似乎变得更加坚硬了,一双巨大的马蹄深深陷入地面中。只见火麒麟后退一屈,巨大的身躯冲天而起,向禹清尧的方向狠狠的踏了下去。这一下,他绝对是用尽了全力!

    与刚刚不同的是,禹清不闪不避,直接向自己的正前方一拳挥出,击在火麒麟的蹄子之上。

    一直是无敌姿态的火麒麟这次终于是遇到了劲敌,被禹清尧的拳头直接打飞出去,落在人妖混战的战场之中,这一下也不知道咂死了多少妖兽和人类!

    反观禹清尧,一双腿深深的陷入泥土之中,泥土竟已经覆盖过他的腰带,半截身子入土莫过于此。

    禹清尧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在土里面的身躯又重新冲天而起,朝着火麒麟的方向直射而去。

    作为妖兽山脉的领主,挨打可不是火麒麟的风格。火麒麟四蹄一踩,整个身体冲天而去,迎向禹清尧的拳头。

    每一次撞击都是一场巨大的能量波动,每一个回合都会有数十头妖兽死于非命,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正是如此。难怪上次他们会邀战于无尽海域,就凭这种能量波动,一场战斗打下来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惨死!

    也不知道争斗了多少回合,大地被两人的攻击震裂,两人站立的地方,方圆千里的范围竟然没有了一个活物,四周一片狼藉。

    禹清尧的身躯落在地上,喘着粗气。而火麒麟的身上,也不知掉落了多少块鳞片,鲜血从他的身上掉落下来,将其脚下的泥土染得一片血红。

    “看来和上次一样,你也该技穷了,无论如何,今时今日,便是你的死期。”火麒麟虽然受了不小的伤,但是气势仍然很足,与身体已经没有了一丝力量的禹清尧来说,他的情况实在要好得太多。

    本来燃烧着火光的火麒麟周身,忽然一道道黑气环绕而来,短短一会儿的功夫他破碎太多的鳞甲居然已经完好如初。若不是地面上的染红的泥土,怎么都看不出他刚刚被人打伤过。

    “高强的恢复力,我实在想不通上次你为何不用,若是上次在无尽应该你用处这招,也不会有今天这么多事了。”看着片刻间已经恢复如初的火麒麟,禹清尧沮丧道!

    “我今天才用,难道你不该感谢我我让你多活了两年吗?”火麒麟此时仍然有点在说笑的意思,事实摆在眼前,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直得顾忌的了。

    “你难道是深渊魔族之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禹清尧忽然抬起头来,看着火麒麟不可思议的问道。

    “你如何敢如此确认?”火麒麟也抬起来疑惑的看着他。

    “刚刚我还说你身上的能量为何如此奇怪,现在我明白了,你这明明是地底深渊魔族的魔族气息,你攻打山海城的目的其实就是想放出深渊魔族,而你所谓的妖兽吃人增长修为本就是无须有的事情。若不然,武者世界这么多人,你为何偏偏选择山海城?”

    “禹清尧,不得不说,你还不算太笨,你猜得不错,我就是深渊魔族之人,我潜伏在妖族,就是为了打开山海城的魔族通道,今天终于成功了,你就当是我开启通道的祭品吧!”火麒麟说完直接跃向禹清尧。

    和加强版的禹清尧打了这么久,他仅仅在一道黑雾之下完全恢复如初,而禹清尧此时不仅失去了武功,而且用了秘法之后竟如同无骨之人一般软软的躺在地上,面对来势汹汹的火麒麟,他无动于衷。

    “爹爹!”

    “大哥!”

    剑绝和禹玲珑顿时放下手中的敌人,迅速掠到禹清尧身边,欲将其带离火麒麟的攻击范围。然而在两人到达的时候,火麒麟也已经到达了。

    两人一个一只手抓住禹清尧的手臂,一只手举剑相抗,可惜禹玲珑的实力太弱,剑绝亦是强弩之末。面对差距甚大的两人,火麒麟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剑绝和禹玲珑的手中长剑寸寸断裂,巨尾去势不减,狠狠的抽在两人的身上!

    三个人的身躯被击飞,砸在山海城城墙之上。屹立数千年不倒,久经风霜的城墙竟然被砸塌陷了大半,剑绝和禹玲珑口吐鲜血,细看之下,鲜血中还夹杂着些许器官碎片。

    而禹清尧,最是凄惨,本来两人是将他保护在身后的,但是谁曾想到火麒麟的力气竟然如此强大,所以他便成为了垫底的一个,连说话都几乎说不出来了!

    “玲……玲珑,我不是让……让你趁……趁机走了吗,你为何还……还留……留在这里?二……二弟,你……为……为何?”艰难的艰难的一句话在他的口中几乎已经变得和摘星星一样困难,直接差点就咽了气。

    “爹爹,你别说话了,不怪二叔,唯死而已,有什么可怕的,只是想不到的是和他月前一别,竟会成了永别。”此时三人手中可以说是身无一物,面对火麒麟接下来的攻击,他们必死无疑。

    三人动不了了但是却不影响火麒麟的动作,火麒麟打飞三人之后,随身而来,巨尾从天而降,若是打中他们,不仅他们活不下去,只怕净厚度都有上百米的山海城城强都会毁掉一半。

    人类和妖兽之间的战斗仿佛已经停止,每个人都在关注着这个时刻。砸下去,山海城不复存在,对妖族的人来说,这是一次奴役人类的机会。而在火麒麟的心里,这却是魔族侵占人类的机会。

    火麒麟心里明白,其实他并不是一个纯正的妖族,在世人传言中,妖族数百年前出现了一个天才火麒麟。

    不错,他的确是一只火麒麟,资质也算得上是天才,但是他的修炼速度也绝对不会有这么快。但是奇就奇在他自己在万妖山脉中得到了一个魔人留下的修炼功法,名为《地魔录》,从此便踏上魔修之路,并且修为一日千里,短短百年的功夫,便已经成为万妖山脉的领主。

    魔族功法岂能随意修行?他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实力,但是却也受到了《地魔录》的控制,而且《地魔录》让他做的便是打开通往魔族的通道,让魔族之人得以出现在人类的世界。而通道便是在通天塔之中,因此他才大举进攻山海城,如今便是成功的时刻了!

    禹清尧一死,其他人便不足为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