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352章 再见楚留香

第352章 再见楚留香

 热门推荐:
    “夫君,这里似乎并不是东海之滨,和我们当初出去的时候并不一样!”石绣云惊奇的说道。

    “这里的确不是东海之滨,因为当初我是破碎虚空进来的,这次进来是主动进来的,所以不是那个地方,如今我们的实力都降低到了宗师巅峰,虽然有神识,也只能慢慢的飞过去了!”

    “夫君,你既然知道我们的世界,那么应该很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吧?”在现实之中呆了不短时间,还是听说过楚留香的!

    “我想我知道是什么地方了!”因为这时候两道声音传到云宇的耳朵之中。

    “有必要将他们都杀了吗?”

    “当然有!”

    “难道要将不合格的杀手全部杀掉?”

    “他们没有本事,只能害了我们!”

    夜,春夜,有雨,江南的春雨密如离愁。

    春仍早,夜色却已很深了,远在异乡的离人也许还在残更中,怀念着这千条万缕永远剪不断的雨丝。城里的人都已进入了梦乡,只有一条泥泞满途的窄巷里,居然还有一盏昏灯未灭。

    一盏已经被烟火熏黄了的风灯,挑在一个简陋的竹棚下,照亮了一个小小的面摊,几张歪斜的桌椅和两个愁苦的人。

    这么样一个凄凉的雨夜,这么样一条幽僻的小巷,还有谁会来照顾他们的生意?

    卖面的夫妇两个人脸上的皱纹更深了。声音正是从他们的口中传来的,这么想来,他们应该是杀了不少人了!谁也想不到,一个不起眼的面摊上两个老板,竟然是杀手!

    “小韵,小云,看来我们有好戏看了!”云宇看到这种情况以后,微微说道。

    “什么好戏?”两个女孩子问道!

    “马上你们就知道了!”就在此时,一阵滴滴答答的脚步声出现在他们三人的耳朵之中。

    这是一个青衣人,青衣人冒着斜风细雨踽踽行来,蜡黄的面色在昏灯下看来仿佛重病已久,看来应该躺在床上盖着棉被吃药的。

    但是他却告诉这个小面摊的老板:“我要吃面,三碗面,三大碗。”

    这么样一个人居然有这样的好胃口。

    老板和老板娘都忍不住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客官要吃什么面?”

    虽然已经有三十多岁,身材却还很苗条的老板娘问他:“要白菜面?肉丝面?还是蹄花面?”

    “我不要白菜肉丝,也不要蹄花。”青衣人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我要一碗金花、一碗银花、一碗珠花。我不是来吃面的,我是来找麻烦的!”

    可是这对卖面的夫妻脸上却连一点惊奇的表情都没有,只淡淡的问:“你有本事吃得下去?”

    “我试试。”青衣人淡淡的说:“我试试看。”

    忽然间,寒光一闪,已有一柄三尺青锋毒蛇般自青衣人手边刺出,毒蛇般向这个神情木讷的面摊老板心口上刺了过去。出手比毒蛇更快、更毒。

    面摊老板身子平转,将一根挑面的大竹筷当作了点穴镢,斜点青衣人的肩井穴。

    青衣人的手腕一抖,寒光更厉,剑尖已刺在面摊老板的心口上,却发出了“叮”的一声响,就好像刺在一块铁板上。

    剑尖再一闪,青锋已入鞘,青衣人居然不再追击,只是用一种很平静的态度看着这对夫妇。

    老板娘却笑了,一张本来很平凡丑陋的脸上,一笑起来居然就露出了很动人的媚态。

    “好,好剑法。”她搬开了竹棚里一张椅子:“请坐,吃面。”

    青衣人默默的坐下,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很快就送了过来。

    面碗里没有白菜、肉丝、蹄花,甚至连面都没有,却有一颗和龙眼差不多大小的明珠。

    在这条陋巷里的这个小面摊,卖的居然是这种面,有本事能吃得下这种面的人实在不多,可是这个人并不是唯一的一个。

    他刚坐下,第二个人就来了,是个看来很规矩的年轻人,也要吃三碗面,也是要“一碗金花、一碗银花、一碗珠花。”

    面摊的老板当然也要试试他“有没有本事能吃得下去?”

    他有。

    这个年轻人的剑法虽然也跟他的人同样规矩,但却绝对迅速、准确、有效,而且剑式连绵,一剑发出,就一定有连环三着,多已不能再多,少也绝不会少,剑光一闪,“叮、叮、叮”三声响,老板的胸口已被一剑击中三次,这个规矩人用的规矩剑法,竟远比任何人想像中都快了三倍。

    老板连脸色都变了,老板娘却喜笑颜开,年轻人看到她的笑容,眼睛里忽然有种他这种规矩人不该有的感情,老板娘笑得更妩媚。

    她喜欢年轻的男人用这种眼光看她。但是她的笑容忽然又冻结在脸上,年轻人的眼睛也冷了,就好像同时感觉到有一股逼人的寒气袭来。

    他的剑已入鞘,长而有力的手掌仍紧握剑柄,慢慢的转过身,就看见一个身材虽瘦如竹竿,肩膀却宽得出奇的独臂人站在密密的雨丝中,背后斜背着一根黑竹竿,把一顶破旧的竹笠低低的压在眉下,只露出左边半只眼睛,锥子般盯着这个年轻人,一个字一个字的问:“你是不是铁剑方正的门下?”

    “是。”

    “那么你过来。”

    “为什么要我过去?过去干什么?”

    “过来让我杀了你。”

    斗笠忽然飞起,飞入远方的黑暗中,昏暗的灯光就照上了独臂人的脸,一张就像是屠夫肉案般刀斑纵横的脸,右眼上也有个“十”字形的刀疤,像一个铁枷般把这只眼睛完全封死,却衬得他另外一只眼中的寒光更厉。

    年轻人握剑的手掌已沁出冷汗,已经想起这个人是谁了。

    他也看得出这个“十”字形的疤,是用什么剑法留下来的。

    独臂人已伸出一只瘦骨嶙峋青筋凸起的大手,反手去抽他肩后的漆黑竹竿。

    但是老板娘忽然间就已掠过面摊,到了他面前,用一双柔软的手臂,蛇一般缠住了他的脖子,踮起了足尖,将两片柔软的嘴唇贴在他的耳朵上,轻轻的说:“现在你不能动他,他也是我特地找来的人,而且是个很有用的人,等到这件事办完,随便你要怎么对付他都行,反正他也跑不了的。”她软语轻柔:“我也跑不了的。”

    ……

    金灵韵说道:“夫君,这些人的实力并不怎么样啊?依我看,无论他们是想要做什么,都绝不会成功?”

    云宇无奈道:“他们确实成功不了,只不过就算是要送死,也必须是要有一些本事的,没有本事,可是连送死的资格都没有!”

    “我不明白!”两个女孩子同时疑惑的看着他。

    “因为有时候就算是去送死,也要实力足够强,才有可能令别人信服。比如说你去刺杀一个人,若是实力不强,别人就会认为你的刺杀不止一次。而如果你请的人实力足够强,别人就会以为你无力第二次!”

    “你是说他们不过是一些用来去试探的高手?”

    “成功固然是一件好事,失败了也无所谓!”

    “原来如此,我想我大概明白了,只是看他们,想来在江湖中的地位应该不低!”

    “看到第一个去的人了吗?此人外号叫黄病夫,出手就是三万两银子,而那位握着黑竹竿的人,出手要价就是十万两,你说他们的江湖地位会低吗?”

    “夫君,你看,那是谁?”

    就在这时候,他们又看见一个人施施然走入了这条陋巷。

    来人正是楚留香!

    他看起来好像比一般人都要高一点,也许比他自己实际的身高都要高点,因为他穿着的一双有唐时古风的高齿木屐,虽然走在泥泞的窄巷里,一双白袜上却没有溅到一点泥污。

    他的穿着并不华丽,可是质料手工剪裁都非常好,颜色配合得也让人觉得很舒服。

    云宇一身的装扮至少和他有八分相似,都是一身一尘不染的白衣,如此雨天,却发现他的身上没有一丝污泥,可以想象,这样的轻功已经达到了一个怎样的程度!

    他没有佩剑,也没有带任何武器,却撑着柄很新的油纸伞。可是,当他冒着斜风细雨走入这条阴暗的陋巷中时,就好像走在艳阳满天、百花盛放的御花园里一样。

    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他的样子都不会改变,因为他本来就是这么样一个人,不管在多么艰苦困难危险的情况下都不会改变。

    所以他脸上好像总是带着微笑,就算他并没有笑,别人也会觉得他在笑。

    也许这就是这个人唯一奇怪的地方。

    昏暗的灯光也照上这个人的脸了,并不是那种能够让少女们一看见就会被迷死的脸,但是也绝不会让人觉得讨厌。

    除了面汤、面锅、汤匙、筷子、酱油、麻油、葱花之外,这个小面摊也和别的小面摊没什么两样,也有个摆卤菜的大木盘,摆着些牛肉、肥肠、豆干、卤蛋。

    这个人好像对每样东西都很感兴趣。

    “小云小韵,既然有我们的熟人,那我们就下去看看他们!”小金鸣叫了一声,瞬间落在云宇的肩膀上,而云宇牵着两个女孩的手,慢悠悠的从天空飘散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