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356章 玉剑公主

第356章 玉剑公主

 热门推荐:
    “你最好让开!”云宇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

    “若是我一定要得到这口箱子呢?”薛穿心没有让开,依然一动不动的现在云宇的身前!

    “很抱歉,你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云宇一脚踩在地上,一股强大的气势冲向薛穿心,恐怖的裂缝从云宇的脚下快速蔓延开来。虽然他的实力被自己给封印了,但是就算是宗师巅峰,也绝对是可以横行的存在!

    “夫君,要不交给我吧。我也想知道江湖中人有多厉害!”云宇就要动手的时候,石绣云却抓住了他的手。

    “好,那你自己小心一点。”说着,云宇便扛着箱子走到一边,静静的看着。石绣云无论是在山海城大战还是仙道界和魔族大战,都亲身参与了。不过对于江湖中的打斗,似乎还从来都没有经历过,但是云宇并不怕她出什么意外,所以将战场交给了她!

    “你看不起我?”薛穿心有些怒意的看着云宇!

    “看不起你?”云宇摇了摇头,“你最好小心一些,否则你银箭公子薛穿心的名头今天就要在这里一败涂地了。”

    “你知道我是薛穿心,还敢让她来对付我?”

    “在我看来,已经足够了!”

    “是吗?我到要看看她是不是已经足够。”薛穿心身体一动,一根根银箭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目标正是石绣云!这就是银箭公子薛穿心名头的由来,银箭只比如同绣花针大上一点点。

    石绣云在决定打这一场的时候,便已经做好了准备。她的身躯就这样直直的倒了下去,然而几乎落地的时候,她的身躯诡异的停住了,薛穿心的银箭也全部打空!

    正是凌波微步,这个步法是当初云宇教她的,可惜一直都没有用过,如今,只怕早已经是出神入化的地步,踏波而行已不在话下。

    石绣云的速度之快,在其他人的眼里,只怕已经是超越了楚留香,这个其他人,依然就是那位东瀛女忍者。楚留香只是一个活在传说中的人,而石绣云却是实实在在发生在她的眼前。

    石绣云的身躯在地面上转了一个诡异的弧度,当她站起身来的时候,已经出现在薛穿心的面前。如玉般的手掌轻轻拍在薛穿心的胸膛,薛穿心也因此倒飞了出去,鲜血从他的口中吐了出来!

    薛穿心竟然在她的手中只打出身上的银箭,便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抵抗之力!

    “实在不好意思,好久没出手了,有点分不清轻重,你还好吧?”石绣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她并没有什么坏心!

    可是这些话落在薛穿心的耳朵里,却是无比的刺耳,他竟已经有了想死的心。“你,杀了我吧!”薛穿心已经闭上了眼睛。

    “你走吧,我们不是来杀人的,只不过是为了箱子中的这个人。你不管是谁的人,无论是谁请你出的手,你都可以回去告诉他,箱子中的人,我保定了!还有,史天王那里,我也会亲自去,记住了,我叫云宇,你可以走了。”云宇说完之后,扛着箱子,轻轻跃到空中,石绣云和金灵韵也跟上,瞬间消失不见。

    “云宇……云宇……难道是他?”薛穿心暗自嘀咕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去。他口中的他是谁,也只有他明白了!

    ……

    “小云、小韵,箱子就交给你们了,焦林所说的那个女孩就在里面,将她收拾好之后,再叫我,我在外面等着!”云宇三人居住的客房里,云宇将箱子放下之后,让后对两人说道。

    “夫君,为什么?难道你知道她没有穿衣服?还是你偷用神识观看,知道了一切,所以才这么说的?”金灵韵戏谑的看着云宇!

    “去去去,你夫君我有那么没品吗?好了,交给你们,我就先出去了!”云宇随后便走出房间,并且顺带的关上了门。

    “夫君,难道你就不想看看吗?反正这位姑娘又没有醒过来,你若是想看,可得趁这个机会哦,以后可就没机会了!”娇喝的声音从房间中传出来,那依然是金灵韵的声音。

    “别多话,你们动作快一点,外面很冷的!”云宇当然不冷,要是一个天神级别的高手还会感觉到冷,那才是天地间的一大奇事。

    “切,谁信你啊?”金灵韵的声音再度从房间之中传了出来。

    房间内!

    金灵韵和石绣云将箱子中的女孩子放出来以后,就发现这个女孩不过是裹着一块洗澡用的浴巾。雪白的酥胸和笔直的长腿也大半落到了她们的眼中!

    酥胸上,一轮血色的弯月似乎被烙在了上面,不仅没有破坏了美感,反而更增添了几分神秘。看到这轮月亮,她们已经明白,这就是焦林欲寻的那个女儿。

    两人一人支撑着玉剑公主的身躯,一人将她身上的浴巾拿了下来,露出了一个绝美的裸身女体!

    石绣云和金灵韵忽然很默契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夫君,我们换好了,你进来吧!”

    云宇一直站在外面,发现过去的时间已经足够帮一个人换衣服,所以他也没有任何怀疑的便开门走进了房间之中。

    走进去之后云宇才发现,她们所说的换好了衣服。的确,石绣云和金灵韵同时换了衣服,但是她们手中的那个女孩子却没有换好衣服,而且本来在她身上的浴巾已经被两人扯了下来,玉剑公主的身体完美的呈现在云宇的眼中!

    只不过这都不算什么,最要紧的是,云宇推开门的时候,沉睡中的玉剑公主竟然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云宇快速的转过身躯!玉剑公主眼神迷茫了片刻,终于发现了自身的情况!

    她此时已经不在自己住的地方,是一个陌生的房间之中。除了她之外,还有三个人,一个身穿白衣很英俊的男人,两个很漂亮的女人,而她自己,却好像一件艺术品一样,一丝不挂的被金灵韵和石绣云支撑在中间,似乎供眼前的男人欣赏。

    屈辱、愤怒、羞耻的情绪快速充斥着她的脑海,被人看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人当作物品一样一丝不挂的被别人欣赏,无论是什么样的女人,只要心有廉耻之心,都绝对会感觉屈辱,愤怒的!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为何将我抓到这里?”她很快压下自己心中的屈辱,平静的问道。只是心中的怒火,就好像即将喷发的火山一般,愈演愈烈。

    “小韵,看你们做的好事。赶紧帮这位姑娘穿好衣服,有什么事情等一会儿再说。”云宇再次头也不回的走出门外,再度将门给关上。

    这一次,她们却没有再耍什么花样,她们可不想弄巧成拙。直接从她们的空间之中取出一套衣服,自动套在了玉剑公主的身上。这一手,本来还掩藏着火山的玉剑公主又被惊了一下!

    “夫君,快进来吧!”

    “这次没有骗我吧?”

    “没有,绝对没有,我们已经帮这位姑娘穿好了衣服,你不信的话,就自己看呗。”

    云宇终于还是将神识放了进去,当看到玉剑公主已经穿戴整齐的时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不得不说,仙女穿的衣服放到凡人的身上,还是能够增加不少气质的,至少云宇看来,这位穿上衣服的玉剑公主,比她不穿衣服的时候更漂亮,也更吸引人,云宇也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实在很抱歉,刚才是在下唐突了!”云宇率先开口。

    “你们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有,你们为什么要将我劫持到这里来?”一连三个问题从玉剑公主的口中传了出来。和刚才的问题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刚刚用的是“抓”,这次用的是“劫持”,不过相差不大!

    “我一件事一件事的说吧!我是云宇,她们是我的妻子,这里人富贵客栈,我们投宿的地方。第三个问题,我们不是劫持你的人,劫持你的人一个东瀛女忍者?我们受一位朋友所托,寻找找他的女儿,很巧,她的女儿就是你,所以我们将你带到了这里,至于刚刚的事情,纯属一场意外。”

    玉剑公主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就是你们口中那个朋友的女儿?”

    “就凭这个!”云宇说着将焦林交给他的那只手帕拿了出来,放到了玉剑公主的手中。

    玉剑公主将手帕接过来,仔细看了一眼之后才说道:“托你们找我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他叫焦林!”

    “好了,我知道了,我想你也看得很清楚了,我确实就是他的女儿,但是同时,我又不能是一位落拓刺客的女儿。所以你们都走吧,就当从来没有见过我,他也从来没有叫你们做过任何事,我从前是玉剑公主,现在是玉剑公主,以后也是玉剑公主。这一点,我希望你们能够做到!”

    “为什么?”云宇下意识的问道。问出来之后,云宇才想到,自己似乎问了一个蠢问题,这个问题他不仅知道答案,而且玉剑公主也肯定不会回答他。

    果不其然、“不为什么,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来历,但是我也不想牵连任何人,很多事情知道得太多,只能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也许你们的个人实力还不错,但是相比起这个人的势力,还是差得太多!能够不踏入深渊,就应该好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