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357章 对话

第357章 对话

 热门推荐:
    “这个人?杜先生吗?”云宇忽然说道!这个人当然不是史天王,这一场惊天的刺杀,便是玉剑公主的母亲杜先生亲手策划的一桩谋杀案。想要成功,玉剑公主的身份就不能被揭穿,所以每一个知道玉剑公主身份的人,都必须死,因为只有死人的嘴巴,才最干净!

    “你既然知道她,那么肯定知道她的势力之强,所以我就不跟你们多作解释了。我的身份,你们都不能外泄出去,否则,你们即将面对的就是无穷无尽的追杀。”

    “可惜的是,我们已经卷进来了。刚刚带你过来的时候,我们遇见了银箭公子薛穿心,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他应该就是你母亲杜先生派来的人,很可惜,他没能将你给带走!”云宇摇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

    “你们趁早离开吧,这是我对你们的忠告!能够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只要不成功回去,只要江湖中没有我身份的传言,你们就绝对安全。赶紧走吧,刚刚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玉剑公主表情都没有任何的波动,依然坚持让他们走。

    “可以的是,我这个人虽然不喜欢多管闲事,但是出现在我身边的事情,只要是不平之事,我都要管上一管。所以,你就不用在劝我们了,况且,这天地间,只怕还没有人能够拿得掉我的性命!”云宇双手负在身后,虽然有说大话的嫌疑,但是却没有人觉得他是在说大话,反而认为他说的话竟是如此的真实。

    一道霸道的气势从云宇的身上散发出来,三个人的眼中,似乎看到了一个凌驾于宇宙之上的绝代大帝出现在她们的眼中一般,而玉剑公主,美眸竟然呆滞了一会儿!

    似乎她想到了什么,认真的朝云宇的脸上看了看,道:“云宇,你是云宇,却不知你和云云山庄的云宇是否是一个人?”

    云宇道:“我想我应该就是你口中的那个云宇,因为我家就住在万福万寿园的对面,云云山庄之中!”

    “原来你就是云宇,我也听说过你,听说你和盗帅楚留香是好朋友,一身功夫更是超越了楚留香,但是如果你真的惹上我这个麻烦,恐怕你也不会好过的。除非你和楚留香联手,否则你根本就不可能斗得过这个人的!”

    “你说的就是如今风云东海的海上霸主史天王吧?”

    “不错,想必你听过他的名头,既然如此,我想我就不用多说了!”

    史天王,东海一带的海上霸主,收服了东南沿海一带的流寇,随着势力的壮大,欲图上岸大捞一笔。玉剑公主的使命,就是奉朝廷之命,假借联姻之名,杀掉他!

    “我想问一下,这件事是你自愿去做的吗?”云宇忽然问道?

    “你什么意思?”玉剑公主脸色一变,然后问道。

    “我知道你们这么做的目的,但是你应该最清楚,就算你们的计划能够成功,可是你呢?你会落到什么样的下场?”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从我被赐封玉剑公主的那一刻起,这便是我的使命,既然是我的使命,我就应该将它完成。”

    “这是你母亲给你的使命吗?”

    “她是我的母亲,她是朝廷中人,以驱散史天王的势力为己任,我是她的女儿,我就应该替她分忧,并不是谁给我的使命!”

    “我想,无论如何,将自己的女儿推向深渊,就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国家兴旺,若是需要一介女流来拯救,那么这个国家便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必要。如果一个母亲让自己的女儿牺牲来成全自己,那么她就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母亲,我想这件事情你没必要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而且你想过没有,你杀了一个史天王,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史天王,到时候只怕你的牺牲根本没什么用,一个芳华少女,如此便轻易的葬送自己的一生,这实在有些不值得!”

    “也许你说得对,可惜我反抗不了,也不想反抗。在这个家之中,我能感受到的就是劳累。我父亲从小就没有抱过我一次,哪怕是仅仅的一次,他的手永远握在他的剑柄上。后来他走了,我只有了一个母亲,可惜我的母亲也只是将我当作一件工具而已。你说,我就算不去做这件事,就算是待在家里又有什么意思?只能够生不如死,与其活着,何不选择死呢?而且还是让自己死得比较有价值。”

    “世间难道就没有一点值得你留恋的东西?哪怕只是一点点,我都可以帮你这个忙,史天王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杀他,不过是动动手指而已。”

    “你为什么一定要将这个麻烦接下?”

    “既然遇见了,那便跟我有关,自然也算我的事!而且,就算你不这么做,我也会去找史天王的麻烦。”

    “是吗,果真如此的话,你本不必跟我说这么多的!”

    “如此,那姑娘请自便,这块手帕是你父亲给我的,既然已经找到了你的踪迹,那么就交给你了。不过还是希望你小心一些,因为很多人都不满这场婚姻,恐怕会有不少人会寻找你的麻烦,言尽于此,再见!”

    云宇说完之后,便带着两个女人走出了客房。这本来事他们住的地方,但是留下的却不是他们。

    对于云宇将她看光一事,自始至终玉剑公主都没有提。在云宇出去的那一刻,和他与金灵韵他们对话的语气,她便明白,恐怕是两个女孩的恶作剧。只不过此人既然是她们的夫君,为何还故意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等等!”云宇三人即将走出门外的时候,玉剑公主突然开口了。

    “姑娘还有什么事吗?”云宇问道!

    “你真的能够杀史天王?”

    “我从不说大话,也从不会说假话!”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既然你能够杀史天王,我又不相信你,既然如此,你何不做保护我的人,到了史天王居住的地方,若是你不能杀他,那我也可以以一些原因,然后借机杀了他。”

    “你觉得史天王是傻子吗?若是我失败了,你焉能活命?”

    “你不是说过,杀史天王,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情吗?”

    “好,既然如此,那你就跟着我吧。”

    随后云宇三人的队伍,又增加了一人,同样也是一个绝美的女人。

    ……

    “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走到楼下,玉剑公主问道!

    “去见几个朋友,其中一个是保护你去史天王那里的人,另外一个是当今江湖中人人敬仰的人!”云宇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是说胡铁花和楚留香?”

    “是的,他们也在这个客栈之中。刚才我找到你的时候,遇见了楚留香!”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还有,找到我的时候我是什么样子,为什么你们能够确定我是你们要找的人?”这句话她本来早就想问了,然而此刻才问了出来。

    “怎么找到你的,刚才已经说过了,至于找到你的时候,我当然不知道是什么样子。是小云她们找到你的,帮你换衣服的时候,才看到……看到你脖子下面的胎记,所以也才确定的!至于找到你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你得问她们。”

    这时金灵韵才将她的那块浴巾拿出来,交给了玉剑公主。“这是我们找到你的时候在你身上发现的唯一的东西。现在,还给你了!”只不过玉剑公主将浴巾直接放在了房间之中,她身上没有任何再放东西的地方。

    “多谢,谢谢你们将我救出来,不过,你们真是夫妻吗?我曾听说江湖中的云宇云大侠有一位红颜知己,名叫石绣云,其他的我倒是没听说过,不知你们两位,哪一位是石姑娘。”

    “我是石绣云”石绣云说道!

    “这位是?”

    “我是金灵韵!”

    “难道你就是万福万寿园金四爷的女儿?”

    “是的!”

    “你们三人是夫妻?”

    “有什么不对吗?”云宇问道!

    “没什么不对!”玉剑公主摇了摇头,“我们走吧,我也想见见这位传说中被人视为鬼神的盗帅楚留香是什么样的人,为何能够获得天下人的称赞!”

    富贵客栈的另一边,此地正是胡铁花住的地方。如今的这里,墙壁已经被别人打穿,两个房间已经被打通。在胡铁花住的房间里,不仅只有胡铁花一个人,还有一个只剩下半条命的人,他是曾经在面摊上见过的黑竹竿;一个就是曾经在面摊上见过的老板娘,她是胡铁花的花姑妈,另外一人,就是楚留香了。

    “老臭虫,你有什么办法能够保住他的命?”说话的是胡铁花,他说的老臭虫自然就是楚留香,而“他”,就是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黑竹竿了!这两人真是奇怪,偏偏满身花香的楚留香被一辈子只洗过两三次澡的人叫老臭虫,也不知道这两人是怎么想的。

    “我自然没有办法,不过他死不了,但是却也好不了,不过你也不用很担心,因为今天这个客栈之中也来了一个人,而且也是黑竹竿最需要的人!”

    “难道他的这双腿,世间还有人能够救得了不成?”胡铁花问道,只是他发现,找遍脑海中的人,却发现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

    “这个我当然不知道,不过曾经有人连换眼的事情都能做到,接上一双腿,我想应该不算什么难事吧?”

    “老臭虫,难道你说的是他?他今天来到了这里,而且你自己见过了他?”

    “是的,不仅是今天,就在一天前,我也见到了他。我不仅见到了他,而且还和他喝了酒,他提供的酒!”

    “老臭虫,他给你的酒还有没有?你知道,从他消失之后,给我的酒我喝完之后,已经对世间的酒产生了一种厌烦,怎么喝都不是滋味,如果你有,你一定要拿出来给我尝尝才行!”

    “我说胡大侠,你看我这一身,能够有放的下酒的地方吗?而且等一下他过来之后,你不就有得品尝的了?不过,我在想,这次他给的酒你只怕是不敢多喝的!”

    “为什么?”

    “你还记得他跟我们说过的武者的境界吗?”

    “当然记得,他还说你是宗师级的高手,我当然没有记错。”

    “不错,但是我喝过他给的酒之后,还是兑水了的,但是尽管如此,也比当初他给我们喝的味道好上千万倍,而仅仅一杯酒,就让我的实力达到了大宗师巅峰,你说,你敢喝多少?”

    “这……这不可能吧?我当初看你救我的时候,也没有显出多大的本事啊?”

    “哦,我是怕打击到你,所以收敛了一些!”

    胡铁花:“……”“难道老天要让我戒酒吗?”

    “谁敢让胡大侠戒酒啊?”就在此时,一道很年轻的声音从外面想起,随后四个人从他们的目光中出现。一男三女,男的俊美,女的漂亮。男的就好像一个花花公子,白色的衣服,一把折扇握在他的手中,慢慢的从门外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