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七章 神农经

第七章 神农经

 热门推荐:
    荒野,月明星稀,风簌簌,吹起一地埃尘,月光流转,迷蒙如水。

    随着一道黑衣身影消弭天地之间,墨白被彻底震撼。

    满目疮痍,地面千疮百孔,印证此战真实。

    一招灭敌的不少见,但如此轻松,不以为意,好似碾死一只蝼蚁一般,对付极有可能是散仙人物的黑龙,眼前白衣刀者,起码有地神修为,比之自己前世只强不弱,值得拉拢。

    此刻的白衣刀者,断绝黑龙生机后,回头瞥了一眼,是倾国倾城的北冥雪,但很快就将目光转到了墨白身上,若有所思,却是转身要离开。

    “哎,大侠,你救了墨白一命,敢问尊姓大名。”

    墨白见状,忙追了上去,这么一个人物,不能错过啊。

    “嗯?”被拦住去路,白衣刀者皱眉,凝视墨白。

    一道漆黑眸子,好似看穿一切,这让墨白心里一惊,讪笑两声让开道路。

    看着白衣刀者从自己身边走过,墨白有些许失望,神州大地,隐匿存在多不胜数,但能遇到的却是少之又少啊,这位白衣刀者出众,绝对是高手,可惜,不给面子。

    这时,走了没几步地白衣刀者身形一顿,没有回头地说道:“商子洛。”

    话语甫落,他整个身子就化作一缕刀芒,转瞬消失在夜空之中。

    “是一位高手。”

    墨白有些激动,能知道名字,就意味着一段因果,迟早会与他再相见的。

    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清香,一直沉默不语的北冥雪在白衣刀者离开后,方才松了口气,若非她极力隐藏,恐怕也会被那人看穿,此刻危机解除,她走上前捂着胸口,露出一副可怜兮兮地模样,对墨白说道:“小少侠,我受伤了,你能不能帮帮我?”

    “不能。”

    墨白回头看了一眼,忙收敛心神,红颜祸水并非玩笑,他义正严辞地说道:“我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你要是跟着我走,是绝对不行的。”

    北冥雪闻言有些惊讶,自己只是开口询问,还没说出目的,眼前少年就已经知道了,听到墨白不愿意,她泛波的桃花眸里露出一丝狡黠,捂嘴轻笑道:“难道你就不想我报答你吗?”

    “你都被这么厉害的人物追杀了,还怎么报答我,”

    墨白的双眸在北冥雪身上骨碌碌转了一圈,嬉笑道:“以身相许吗?”

    “嗯?”

    被调笑,北冥雪眸光顿时冷了下来,连带着周遭温度也降低许多。

    这可吓坏了墨白,他往旁边一跳,忙摆手说道:“开个玩笑,别当真,我马上就走。”

    说着话,墨白转身要离开这是非之地,可还没走两步,后面突然传来“扑通”一声。

    墨白忙回过头来,却意外发现北冥雪已经倒地不起,昏迷过去了。

    他皱起眉头,只得折回,蹲下身子,微微查探,发现受创严重,已经伤及经脉了。

    脑海里又忽然忆起方才北冥雪出手,挡住黑龙那一击,自己才能幸免于难。

    念及此处,墨白叹了口气,凝视地下地俏美人,自言自语说道:“你的身份肯定不简单,但希望千万别连累到我啊。”

    说完话,他就将北冥雪抱起,转身化作流光,回转客栈。

    次日,天朦朦亮,水雾仍旧弥漫,随着皓阳神辉洒落,渐渐散开,露出本来面目。

    墨白吩咐叶甲去雇一辆马车,将昏迷未醒的北冥雪抱了上去后,才打算启程回转皇城。

    叶甲忠于无双侯府,即便突然出现一名绝美女子,他也不敢多问半句,只是约束众人,无法御气而行,速度自然要慢了许多。

    至于墨白,与昏迷的北冥雪坐在同一辆马车中,拿出了那残卷神农经来参阅,希望能从中找出一些医治俏美人的办法。

    他之前用神识尝试查探,却遇到阻碍,发现北冥雪身上有一股无形气体笼罩,无法堪破真实状况,若非之前见过她出手,墨白都要以为北冥雪只是个普通女子了。

    神农经,虽是残卷,但里面记载了颇多方法,不仅有各种奇花异草讲诉,还有针灸,穴位,甚至炼丹之法,堪称医学界的大全。

    越看越是深入,了解的也越来越多,随着时间的流逝,转瞬三天过去,墨白也研究了一个底朝天,突然觉得自己也成为一个御医级别的大师了。

    只是可惜,三天过去了,北冥雪依旧没有苏醒迹象,这让墨白纳闷,莫非她不是昏迷,而是在蜕变?

    因为北冥雪的气息越来越细微了,但是生机不减反增。

    “正好神农经上有一招望气之术,不如让我来观摩观摩。”

    念及此处,墨白盘膝而坐,运转真元,口中默念法决,旋即猛地睁开双眼,金色光华一闪而逝,落至北冥雪身上。

    然而还未来得及深入,顿时一股庞大的反制力量让他整个人撞在了车厢上面。

    “扑通”一声巨响,马车都跟着晃动了一下,这时,外面传来叶即便得声音:“小侯爷,发生了何事?”

    “没,没什么,继续赶路。”

    被撞的浑身疼痛,墨白倒吸了一口凉气,平复心情,回应外头的叶甲。

    这一下,他不敢再随意探查了,北冥雪太古怪,这神农经也有点古怪。

    突兀的,原本一直躺着的北冥雪,双眸猛地睁开,一丝紫芒映眼,瞬间盯住了坐立不安的墨白。

    “你你”

    突然诈尸一般,吓了墨白一跳,但很快趋于平静,佯作淡定地说道:“你醒了。”

    “嗯。”

    北冥雪点头,但很快嘴角又露出一丝妩媚笑意,对墨白柔声道:“小子,想探查我的底细?”

    “哪有,我看你一直未曾苏醒,想看看情况罢了。”

    墨白一本正经地否定说道。

    “无妨,我现在好多了。”不管墨白真假,北冥雪已然决定不再深究,看到自己现在处于马车之中,她抬眸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回皇城。”墨白毫不犹疑地说道。

    皇城,北冥雪紫色桃花眸里闪过一丝意外之色,可很快她又暗自摇了摇头:罢了,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看到北冥雪不言语,却有几分踌躇,墨白心底更是有了几分确定,但明面上不动声色,身躯端坐,仰头,闭目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