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八章 圣旨退婚

第八章 圣旨退婚

 热门推荐:
    大周皇城,没有想象中的平静,整个皇城都炸开了锅,一代天才墨白陨落的消息,人尽皆知,一时间成为了皇城重磅消息。

    有人扼腕叹息,有人幸灾乐祸,也有人选择冷眼旁观,无双侯府,这几日里也热闹非凡,成为继皇宫之后,各大家族家眷常来之地。

    一来示意安慰,二来打探消息真假,当得知无双神侯唯一子嗣彻底成为废人之后,都露出丑恶嘴脸。

    七大神侯,历来同气连枝,六位小侯爷更是墨白好友,得知消息后,苦于在军中无法赶回,只得派了代表前来,那就是神枪侯之子,白雪甲。

    白雪甲身为神枪侯之子,武学修为造化都非同凡响,虽比不得墨白年纪轻轻,到达通神之境,却也突破至通魂境八重,是少有的年轻一代高手。

    因七大神侯皆是独子,所以众多小侯爷情同手足,白雪甲因要前往宗门修炼,所以未往军中,这两位皆是天之骄子,皇城中也有绝代双骄称谓,可惜一人陨落,白雪甲独木难支了。

    无双侯府外围,人来人往,各大家族,武君府等与无双侯不对付的存在纷纷派人前来张扬跋扈。

    大周皇朝虽是文武兼用,但以武建国的大周,武风盛行,实力为尊,墨白成为废人,原本高高在上的无双侯府,顿时跌落云层,成为人人可欺之地。

    无双侯府内前院,灵应等一干人等出现在这里,身边还跟了数位高手,与无双侯府众多侍卫对峙。

    “墨白呢,给我滚出来。”

    身穿紫色武服的灵应大声叫嚣,神色倨傲。

    无双侯府内,还尚有四位通神境护卫,他们分守四方,制止灵应道:“小侯爷不在府内,请改日再来。”

    “不在?哈,那可真是可惜了,彩阳夫人总该在吧?”灵应露出一丝阴鹜神色,冲那侍卫说道:“请彩阳夫人出来,我有事要通知。”

    “放肆,你是何身份,敢让彩阳夫人前来迎接?”侍卫闻言大怒,出言呵斥。

    “哈,你倒是很狂妄啊,给我教训他一下。”灵应不屑,负手而立,说话同时,往后面退了两步,登时,一道紫影快速冲来,轰向侍卫。

    “嗯?高手。”

    金甲侍卫虽是通神境,但也只是初层,来者修为很高,至少也要有通神八重修为,自己不是对手,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果断出手,来自边疆的丰富经验让侍卫堪堪挡住。

    “砰。”

    随着空气震爆,侍卫倒退十数步,闷哼一声,体内气机不稳,凝视那紫衣中年人,露出警惕之色。

    余下三名金甲侍卫见状,同时出手,要拿下放肆之人,然而灵应早有准备,他一共带来八人,都是通神境高手,双方你强我弱,只是几个回合,尽皆被镇压,地面一片狼藉,连地面都裂开,这是挑衅,**裸的挑衅。

    “都住手。”

    这时,雕花走廊之上,彩阳夫人与众多侍女一同出现,容颜依旧,即便人至中年,却风韵依存,是个美妇人。

    只是一眼,灵应就露出得意的笑容,平日里谁能如此张扬跋扈让彩阳夫人来迎接?看来自己也是开创了先例啊。

    可很快,他的瞳孔就微微一缩,因为在彩阳夫人身边,除却侍女之外,还跟着一位身穿白衣的俊美少年,他年纪轻轻,与自己相仿,面容清秀,神情冷漠,一双明亮眸子里,是孤傲之色,白雪甲,神枪侯之子。

    他怎会在此?

    灵应下意识地倒退了两步,白雪甲声威虽不如墨白,但好歹也是双骄之一啊。

    “灵应,你可知道此地是哪里?”白雪甲看了一眼满目狼藉,神情转冷,缓步向前,凝视灵应。

    灵应虽然心中生出怯意,但好歹有八位高手随从,很快就有了底气,狂妄叫道:“今天,我是来找墨白的,白雪甲,不关你的事。”

    “最好收敛你的言辞。”白雪甲不悦,他与墨白情同手足,对彩阳夫人也极其尊敬,灵应来挑衅,让他不爽了。

    “哼,你是神枪侯之子,这里是无双侯府,我武君府与无双侯府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灵应豁出去了,他这次一定要将消息带到。

    彩阳夫人美目微蹙,但良好涵养让她抑住怒气,缓缓问道:“不知小武君有何事?”

    “嘿,自然是退婚了!”

    退婚!

    一语惊人,不止彩阳夫人一怔,即便是白雪甲也跟着惊愕。

    似乎早有预料,灵应挺起胸膛,冷笑道:“两家婚事本为人皇定下,但现在墨白成为废人,人皇已下旨解除婚约,此后,你叶家与我灵家再无牵连。”

    墙倒众人推,本为七大神侯之一的无双神侯,其子嗣成为废人,未来注定要陨落,人皇竟然也会亲自下令,解除婚约。

    这其中真假不论,但消息传出,无双侯府将会彻底沦为笑柄,永不得翻身了。

    “此事,我会面见人皇,查明真伪。”彩阳夫人容颜转冷,她不相信人皇会如此不近人情。

    “我早就料到你会如此。”

    灵应却是不屑,大手一挥,一道金色流光突兀腾空,散发天子威仪,投放在院内半空,上方金芒辉映,字迹工整,只见上方写道:奉天承运,人皇诏曰,无双神侯之子墨白修为尽失,与灵武君府婚约解除,不得违逆,钦此。

    上方,印有人皇玉玺,是至高无上的象征,不能作假。

    圣旨出,顿时威仪神侯府,浓郁威压迫使众人不得不跪拜,接此圣旨。

    这是一份无法接受的屈辱,身为墨白母亲,彩阳夫人有些悲切,她没想到即便身为人皇,竟也丝毫不顾及往昔情面,如此对待墨白。

    圣旨缓缓闭合,化作一道金色卷轴,落至彩阳夫人身前,悬浮不定。

    彩阳夫人跪拜在地,双手颤抖,不知接,还是不接。

    灵应见彩阳夫人犹豫,顿时怒斥道:“大胆,难道圣旨你都不接吗?”

    一声沉喝,令得众多侍卫变色,纷纷露出怒容,这可是彩阳夫人,无双神侯的夫人,灵应,竟敢如此呵斥,将众人置于何地。

    即便被呵斥,彩阳夫人仍旧没有动作,她不能接旨,接旨意味着墨白日后将再无翻身之能。

    等候片刻,依旧无结果,灵应凝视跪拜在地面的彩阳夫人,冷笑道:“既然想抗旨,来人,将她给我拿下。”

    “慢着!”

    突兀地,身后响起熟悉声音,拦住了众人,灵应愕然,回头就见一袭白衣,丰神如玉,负手而立,缓步踏入神侯府,是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