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九章 白衣雪甲 相见无期

第九章 白衣雪甲 相见无期

 热门推荐:
    在入皇城之时,墨白就成为笑柄,大周皇朝,实力为尊,若是无法修炼,即便身为神侯之子又如何?他日不过蝼蚁罢了。

    坐上马车,一路赶回无双侯府,途中听闻众多笑料,让他神色阴沉,这一切他都能忍受。

    可随着步入无双侯府,就看到这一幕,最尊敬的彩阳夫人被迫下跪,一向桀骜不驯的灵应仗着天子威仪,竟要擒下她,身为人子,墨白怒上眉梢。

    “墨白。”

    下意识地,倒退两步,可很快回过神来,怕什么?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天之骄子了。

    很快灵应露出清冷笑容,缓缓说道:“难道你也要抗旨?”

    “不敢。”

    口中说着不敢,墨白却是脚步不缓,走向彩阳夫人身前,一把抓过圣旨,握在手中,莫名地,心中一痛,脑海里浮现灵彩儿俏脸,或许,这就是缘分到头了吧。

    “墨白接旨。”没有丝毫犹豫,结果圣旨,金芒散尽,恢复如常,墨白负手而立,凝视灵应,冷声道:“还不滚?”

    “你!”灵应没想到墨白还是这般清高桀骜,瞳孔里闪过杀机,却注意到了一旁的白雪甲,冷哼一声,挥手道:“走。”

    话语甫落,八位通神境高手转而离开无双侯府。

    待得灵应走后,这里才恢复如常,只是地面狼藉不改,彩阳夫人凝视墨白手中圣旨,慈爱目光里多了几分痛苦,欲言又止道:“白儿……”

    “母亲放心,无须担忧,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笑容洒脱,生死离别,乃是常有,更何况仅仅一项退婚罢了,他没有将修为恢复一事告诉彩阳夫人,转而看向白雪甲,轻笑道:“许久未见。”

    “是,没想到你会破境失败。”白雪甲神情清冷,漆黑明亮的眸子里流露出惋惜之色。

    “你想不到的事情有很多。”记忆深处,白雪甲是一代天骄,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却因为前往宗门修炼,最终被困魔域,生死不明,也是他遗憾之事,如今一切还未发生,那自己就有改变这些的本事。

    这时,无双侯府外,缓步而来一位白衣女子,容颜倾城,妩媚动人,桃花眸内流转柔波,环顾四周,最终将目光定格在墨白身上,露出笑意,走上前来,说道:“这便是你的居所吗?”

    北冥雪的突兀出现,让众多侍卫愕然,虽见过漂亮女子,但是如此绝色,世间少有啊,即便彩阳夫人,也在她出现的刹那,一瞬失神,露出意外之色,转而看向墨白,问道:“这位姑娘是?”

    “哦,忘记介绍,我外出散心,中途遇到的姑娘,因为受伤,放心不下,所以才带来皇城。”没有将实情告诉彩阳夫人,墨白是怕她担忧,只得撒谎。

    心思玲珑地北冥雪闻言,微微一怔之后,很快露出一副乖巧模样,对彩阳夫人点头轻声道:“小女北冥雪,见过夫人。”

    “好好好。”

    看到这么一位倾城绝色出现,彩阳夫人突然有些豁然开朗了,或许这一辈子,墨白注定的结果,不若成为凡人,安心度过余生,她露出慈爱之色,抓住北冥雪的洁白小手,轻抚道:“北冥姑娘既然受伤了,那就在无双侯府养伤便是,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告知我。”

    “多谢夫人。”不知为何,彩阳夫人总给她一种温暖感觉,或许自己从未被长辈关心过吧,北冥雪不明所以,面上笑意却是越加浓郁了。

    墨白见到这一幕,知道恐怕彩阳夫人心中有了其她想法,毕竟似北冥雪这种绝色存在,皇宫都不见得有几位,但也不忍心揭穿,否则凭白让她担忧,于是转身看向白雪甲。

    此刻的白雪甲眼中虽有惊艳之色,却不为所动,这一幕看在墨白眼里,就知晓,他未来一定前途无量,轻笑道:“如果有空,陪我往城郊外的旭日之巅走一走,我有事想与你商议。”

    白雪甲看了墨白一眼,神秘莫测的笑容,让他一怔,旋即点头:“走吧。”

    ………………………………………………………………

    旭日高山,树叶匆匆,微风乍起,增添几分凉意,天际,还未暗淡,萦绕云彩,一丝丝昊阳余晖洒落,暖意伴人心。

    白衣,白衣,两名白衣,缓步行走其间,漫步至山巅。

    再入目,半个皇城入眼眸,巍峨,雄伟,震慑神州大地。

    白雪甲心思莫名,凝视缓缓而落的夕阳,饶有兴致地问道:“这一趟出去,你好像变化不少。”

    “看出来了?”墨白惊讶,但很快恢复往日模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笑道:“这一趟,我修为恢复了。”

    “哦?”白雪甲闻言,颇为意外,他也跟着坐在山巅之上,好奇道:“怎么做到的?”

    “是个秘密。”墨白没有回答,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道:“皇城之内,多是趋炎附势,我一朝丧志,便被众人嘲弄,讥讽,唯有你,还是在我身边,不曾后退,由心里感激。”

    “哈。”白雪甲挥了挥手,不以为意,有时候,兄弟情谊,万千话语至嘴边,仍旧无法开口:“你我之间,无须言谢。”

    这倒是真的。

    墨白不否定,他转移话题问道:“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我摒弃军旅,要入修道宗门,明日便会离开皇城,今天前往无双侯府,本想看一下你的情况,现在放心了。”白雪甲不以为意道:“人各有志,不能勉强,就比如他们五人,选择继承父志,镇守边关,我选择武道,也是希望未来能更加强大。”

    他转过头来,问道:“你呢?”

    墨白闻言,陷入沉思,如今重生,与前世大不相同,若是前世,一定会以报仇雪恨为目地,终有一天,要让所有曾经对付过无双侯府的人付出代价,但现在不同,无双侯府还在,一切都没有变化,在这期间,他要让历史改变,不能重蹈覆辙。

    念及此处,墨白缓缓摇头说道:“我暂时留在皇城,未来或许会踏上边关,也有可能入武道,届时再说吧,还没真正决定。”

    对于墨白选择,白雪甲没有太多过问,只是很快露出一丝坏笑,说道:“放弃了灵彩儿,得到一位倾城绝色,看起来也不亏本啊。”

    “一边去。”白了他一眼,墨白本想提醒白雪甲未来要注意魔域,但话至嘴边,欲言又止,只得叹了口气,以后找机会探望他就是。

    “选择哪个宗门,日后要给我传个消息。”

    “嗯……”

    夕阳西下,秋意更盛,两道身影,在余晖照耀之下,映出长长倒影,此刻分离,相见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