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十章 塔内高人

第十章 塔内高人

 热门推荐:
    入夜,回转无双侯府,不知何时开始,北冥雪的关系与彩阳夫人颇为要好。

    “白儿回来了,吃饭吧。”彩阳夫人笑意盈盈,身边坐着倾城北冥雪。

    墨白抬眸看了一眼俏佳人,旋即对彩阳夫人恭敬道:“母亲,我去修炼。”

    说罢,他转身离开大堂。

    目送墨白离开背影,彩阳夫人也没了心思,叹了口气:“唉……白儿破境失败,现在受到了打击,真为他担忧。”

    “呵呵,夫人无须着急,我看小侯爷如今修为恢复,指日可待,让他修炼便是,若一个人不思进取,沉迷享乐,那才是真正令人哀叹。”北冥雪轻声安慰彩阳夫人,她早已看出叶白修为恢复,虽不明白,为何不告知夫人,她也不便多言。

    彩阳夫人闻言,瞧了一眼俊俏如白雪的女子,轻笑道:“也对,看来姑娘比我看得开啊……”

    ………………………………

    夜深人静,房间内,墨白盘膝而坐,神魂进入识海,来至浮世道塔之下,道塔巍峨,紫气澎湃,无尽威压震动天地,塔门大开,墨白抬眸,快步踏入。

    再来此处,选择来到剑道密室前。

    甫一踏入,扑面而来的剑道意志,让他头昏脑涨,险些被撞出来。

    墨白皱眉,他运转修为抵挡,登时,通神境一重修为爆发,身后幻化成一头白虎,高达两丈,散发威势,与之对抗。

    “吼……”

    呼啸震荡,白虎俯冲而入,顿时剑意解体,露出其内真容。

    这是一处黑暗之地,踩在由莫名石质组合而成的坚硬地面上,一望无际,前方不远处,一道白衣身影缓步而立,出现在此地。

    白衣身影伟岸,有几分熟悉,他周身散发一股迷蒙气质,让人不能小觑,神秘莫测。

    随着白衣转身,一副再熟悉不过的面貌映入眼前,竟然会是自己。

    “怎会!”墨白倒退两步,惊骇看着眼前人,目光透露惊骇之色。

    白衣转身,面露笑意,轻声道:“无须紧张,吾只是太白剑阿的一道魂识,驻守此地,为后来继承者传道解惑。”

    “神奇。”

    墨白闻言沉默,眼前人深不可测,但是太白剑阿魂身,让他意外。

    白衣眸子里闪过一丝迷蒙色彩,缓步而来,走至墨白身前,负手而立,同样的面孔,却比墨白有气势多了,端的一个儒雅书生。

    白衣笑问道:“你可知何谓剑道?”

    “不知。”墨白摇头,剑道一途千变万化,他早已分不清何谓剑道。

    “那你可想学习什么武学?”白衣继续问道。

    微一沉吟,墨白说道:“最强武学。”

    “最强?哈,那你可以尝试攻击我。”听闻墨白要学习最强武学,白衣轻笑两声,身形如惊呼,飘飞数丈,朝墨白招了招手。

    “你想试探我的深浅吗?”墨白冷笑一声,他前世可为人道之巅,对于武学领悟,堪称绝代,眼下再遇白衣,他毫不留情,运转当初山海奇观之内所拿到的一部地阶武学:山河拳。

    一拳轰出,登时雷霆震爆,山河变相,横扫而来。

    狂暴劲风扑面,吹得白衣猎猎,然而后者依旧不为所动。

    直至近身一刻,他动了,同样一拳轰出,同样的山河之威。

    “砰。”

    甫一交接,就听闻一声巨响,旋即墨白倒飞出密室,竟是硬生生被轰出了剑道密室。

    “扑通”一声,墨白倒落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他呸了呸,爬起来,朝密室内怒叫道:“不是说剑道吗?你怎么挥拳头。”

    很快,密室内,传来声音:“天地万相,何必拘泥于一格。”

    墨白闻言哑然,不知所措。

    这时声音又传了出来:“好生领悟方才一拳,是山河拳的精髓。”

    话语甫落,再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神魂归位了,睁开眼睛,面前依旧是房内摆设,。

    这让他沉默,回忆方才一拳,越想越不是个滋味,他起身走出卧室,往侯府内的武场奔去。

    这一拳太强大了,他能明显感受得到,同样的力道,同样的山河拳,在白衣手上施展出来,强横了不知多少倍。

    而唯一不同的,恐怕就是在于气与势的运转。

    一拳轰出,携带天地之势,任你运用再多天地元力,恐怕都无法突破桎梏,这是一种境界,一种自己前世都未曾达到的境界。

    来到武场,月色流转,凉风习习,已经是深夜,除却个别巡查侍卫,都已沉睡。

    无双侯府的武场十分广阔,足有千丈方圆,墨白负手而立,任凭冷风吹拂,脑海中却是越来越清晰,那一拳。

    又是片刻之后,墨白睁开眸子,一抹金色光华闪过,旋即他身形再动,运转山河拳,登时一拳接着一拳,没有使用任何修为,却虎虎生风,周遭冷风被牵引,原本还四散无常,此刻随着他拳势运转,渐渐汇聚,开始凝成一道龙影,一拳接着一拳,龙影狂啸,声音如真龙怒吼,扩散开来,十分强大。

    一套山河拳下来,叶白汗如雨下,气喘吁吁,半跪在地上,汗水滴落,心中却是无比欣喜,原来在修为境界之外,竟然还有别具一格的气势运转,只是所谓气势,运用实在太过生疏,必须要体质跟上才可以。

    如今体质虽不错,但仍旧没有达到想要的目地,现在,更重要的是,想办法再前往山河奇观,将其中的宝藏取出,如此一来,才能进步神速。

    念及此处,他转身要离开,突兀地,白衣长裙出现在眼帘,不知何时,北冥雪竟然也跟了过来,此刻正一脸趣味地看着自己。

    “你怎么来了。”

    微微错愕,墨白知道眼前绝色不是常人,讪笑问道。

    北冥雪伸了个懒腰,埋怨说道:“你大半夜的练拳,谁能睡得着啊。”

    “抱歉。”叶白不想得罪眼前女子,只是开口说道:“若是你伤势好转,也请尽快离开。”

    “这么快就想赶我走?”北冥雪闻言,有些不悦,俏脸上露出几分遗憾之色,叹气说道:“我也想离开,可惜夫人很喜欢我,恐怕还要住上一段日子。”

    “你……”墨白闻言皱眉,可很快就明白过来,这是北冥雪故意在调笑自己,他声音转冷,说道:“如果我没猜错,你体内有一股神秘力量,是不属于正道修炼之法,若是被人皇察觉,一定会惹来很大的麻烦。”

    听到人皇二字,北冥雪突兀沉默,半晌后,她抬眸说道:“放心,不会被发现的。”

    “最好如此。”叶白点头,转身离去。

    北冥雪凝视渐行渐远的白衣身影,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自言自语道:“墨白,你体内恐怕也有一股不寻常的力量吧。”

    风簌簌,无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