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十一章 星月公主

第十一章 星月公主

 热门推荐:
    次日清晨,墨白与往常一样,离开无双侯府,前往皇城郊外的旭日之巅去修炼,其实他以往能如此快速提升修为,也与体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自己是纯阳之体,这种体质,对于修为提升,有着快于常人的速度,因此才能年纪轻轻,就成为皇城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

    如果能找到一处靠近旭日的地方,吸取昊阳精华,那速度只会更快,因此,墨白有个习惯,每日清晨,便会离开无双侯府,赶往旭日之巅。

    “哟,这不是无双侯府的小侯爷吗?”

    穿越皇城街道,打算离开的时候,突兀,身后传来嘲弄声音,墨白皱眉,回头就看见灵应带着一干王侯子弟闲逛。

    对于昨天的事情,灵应一直耿耿于怀,看墨白停下脚步,嬉笑着带领一群狗腿子拦住去路,上下打量,嬉笑道:“怎么?还去修炼啊,都成废人了,何必呢。”

    灵应还没有发现墨白已经恢复了,一群人跟着起哄。

    “墨小侯爷,你还不知道吧?咱们皇城的美女灵彩儿现在已经和九皇子好上了。”

    “啧啧啧,本来以为你们能在一起的,现在看来,还真是天不遂人愿啊。”

    一群人冷嘲热讽,使劲贬低墨白,引来越来越多行人,世家子弟的注意,昔日,墨白被誉为皇城绝代双骄,修为之高,都惹不起,如今成为废人,不落井下石几句,如何能对得起自己?

    墨白冷眼旁观,凝视众人,沉声道:“你们还真是不知死活。”

    “不知死活?哈哈,我没听错吧,一个废人说咱们不知死活,真是可笑。哈哈……”

    一群人跟着大笑,显然对于如今的墨白并不放在眼里。

    灵应更甚,他走上前一步,凝视墨白,冷声道:“墨白,你还以为自己是当初的不世之才吗?现在,如果想要过去,从我垮下钻过去,否则,你休想离开这里一步。”

    说着话,他突然将垮下撑开,一脸怨毒地盯着眼前白衣,当初的一切,今天就可以讨回了。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尽皆一变,这似乎玩的有点大了。

    虽然墨白成为废人,但其父亲可是无双神侯,权势滔天,除却武君府之外,无人可以缨锋,灵应这番作为,是**裸的打无双侯的脸啊。

    一些有自知之明的人都不自觉地倒退两步,空出一大块地方,这是武君府与神侯府的恩怨,可不是他们背后的家族能招惹的。

    “怎么?不愿意?”

    见墨白半晌没有动作,灵应冷笑一声,握了握拳头,缓步走向面色阴沉如水的墨白面前,笑道:“那今天可就有你的好日子过了。”

    话语甫落,他一拳轰向墨白,携带劲风,常人挨着,必然要重创,引得众人惊呼,没想到灵应与墨白如此不对付,可很快,他们就愣住了。

    “砰!”

    一拳重击,登时,气劲翻飞,旋即,一道人影倒飞而回,“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墨白神色依旧,但灵应已经倒在了地上。

    “怎会!”

    短暂地寂静过后,不知谁叫了一声,原本还猖狂一世的众人都跟着变了脸色,原来,墨白修为还在!

    “灵少,灵少。”目瞪口呆过后,那几个世家子弟忙跑过去扶起灵应。

    灵应只觉得体内气劲翻涌,不由自主,嘴角溢出一丝鲜血,露出震撼神色,凝视墨白,挥手说道:“咱们走。”

    “慢着。”

    这时,身后传来声音,是墨白。

    灵应心里一个咯噔,不妙的预感在心头浮起,回过头来,他佯作冷静,看向墨白,道:“你还想做什么?”

    “挑衅完后想离开,要先问过我。”

    墨白缓步向前,一袭白衣,面色平静,但心底愤怒,灵应接二连三挑衅,已经触及他的底线,若是不给点厉害瞧瞧,仍旧是不知所谓。

    原本围观,还奚落了墨白的世家子弟,此刻肠子都悔青了,他们没有料到,墨白竟然完好无损,而且比之先前还要强大,都开始偷摸的离开。

    对于这些人,墨白不理会,但是以灵应为首,那几个世家子弟无法离开,因为他们都在墨白的视线里。

    那几人看向墨白的目光都露出敬畏之色,这可是皇城的传奇人物啊……

    “你还想怎样?”

    灵应起身,捂着胸口,此刻气机紊乱,需要调息,但显然,眼前的白衣并不打算放过自己,神色变得阴沉,道:“我为灵武君之子。”

    “不错,墨白也是无双神侯之子。”墨白走上前一步,那些个世家弟子就被其气势所迫,不得不后退两步:“方才威胁我的时候,可曾想过身份?”

    无双神侯,比之灵武君地位,丝毫不逊色,甚至还高上一筹,灵应沉默。

    一进一退,周遭看戏的人都露出骇然之色,墨白,已经突破通神之境了,年纪轻轻,突破这等境界,算是皇城第一人了吧……

    墨白凝视心生怯意的灵应,突然往前一踏,指着前方他要离开的街道,冷声道:“现在,滚出我的视线。”

    他故意加重了“滚”字,意思明显。

    灵应闻言,血气上涌,张嘴就吐出一口鲜血,那是被墨白气的,他可是堂堂灵武君之子啊,如果从这里滚到街道尽头,以后真的没脸见人了。

    但眼下的墨白,神情平淡,眸子里一抹冷色,显然不罢休。

    一直跟随灵应的世家子弟中,有一人哆哆嗦嗦地说道:“墨……墨小侯爷,此事还是算了吧,万一……闹到镇国寺就不好了。”

    镇国寺,是处置大周皇城王侯将相子弟之处,也就是所谓县衙,不同的是,那里进进出出的,全是了不得的皇城人物。

    墨白瞥了那年轻人一眼,后者缩了缩脑袋,墨白认得他,是禁卫统领左渊之子—左小开,很奇怪的名字,为人也没有所谓劣迹斑斑,但却一直跟在灵应屁股后面,让人不解,但此后他却继承了禁卫统领一职,期间不知发生何事。

    左小开如今不过十七八岁,修为也只有通灵八重,属于常人范围,但不能因为知道未来他会继任禁卫统领,便放过灵应。

    没有理会,墨白凝视灵应,露出几分冷意,笑道:“怎么?要我送你一程?”

    “你妄想。”灵应突兀变了脸色,极其阴鹜,叫道:“今日就是死在这里,我灵应也不会滚出去。”

    一番言语,说的慷慨激昂,即便墨白也有些刮目相看,他能看出,此刻的灵应咬牙切齿,不是开玩笑,但也肯定是打赌自己无法伤他性命,否则即便身为小侯爷,也要以命抵命。

    “说的好……”

    突兀地,远处人群中,又传来一声清脆的叫好,有些熟悉。

    墨白转头,却看到一道鞭子猛然砸来,鞭如蛇信,释放劲风,这一击,有通魂境九重巅峰的修为。

    下意识地伸手一握,真元运转,鞭子被抓住,再无力释放威能。

    “放肆,敢拦住本公主?”这时,人群让开,一道碧绿身影缓步而出,容颜绝美,是少有的俏丽女子,看到鞭子被抓住,精致五官上露出怒色,是星月公主!

    顿时,原本还在看戏的众人都跟着跪了下来,口中高呼:“恭迎星月公主。”

    即便受伤的灵应,也忙跪在地上。

    这是公主,身为王侯家中千金,可册封为郡主,但能以公主为名,则是人皇子嗣了,眼前的星月公主便是人皇最小,最受宠爱之女,姬星月。

    全场哗然,尽皆下跪,站着的唯有星月公主以及握住鞭子的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