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十二章 痛入骨髓

第十二章 痛入骨髓

 热门推荐:
    皇城街道,本为繁华盛景,随着星月公主出现,乌压压跪倒一片,大多王侯子弟。

    一袭白衣,显得起眼,此刻墨白握着鞭子,只是一瞬,便松开,单膝跪地道:“无双侯府墨白,恭迎公主。”

    “啪!”

    毫无防备,鞭子落下,瞬间抽打在墨白面颊之上,顿时鲜血溢出,火辣辣的疼,这让墨白心中怒火上涌,可很快忍住,低下头颅,没有反抗,不为其他,眼前女子是皇族,人皇最宠爱的公主,他墨白虽是无双神侯之子,但地位,仍旧天壤之别。

    一鞭落下之后,星月公主收起鞭子,美眸里流露不屑之色,冷笑道:“我以为你有多大本事,还不是在此挨我鞭子。”

    “呵……”墨白轻笑一声,他抬眸,凝视一袭绿衣,眼里怒气已然消弭,恢复淡然,道:“墨白不敢还手,乃是因你为大周公主,我为臣子,不敢犯上。”

    “你……你说什么!”星月公主闻言,气的胸脯颤抖,墨白言语轻松,但也有几分嘲弄之意,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俏脸上怒气更盛,“啪”的一声,又是鞭子落地,抽在他身上。

    痛入骨髓的感觉,让墨白皱眉,前世生死都经历,一鞭子算得了什么。

    反观其余王侯子弟,都露出惊色,星月公主手中的鞭子可不是普通之物,那是人皇赐予,上方印有符咒,能发挥出数倍力量,也就是说这一鞭子下去,要有好几倍的疼痛,墨白竟然只是微微皱眉,不吭声,让人惊讶之余,多了几分佩服。

    而灵应则不然,他看到星月公主出手,露出一丝得意之色,就是因为他远远看到星月公主走来,方才故意做出那副模样,不知情地,自然以为是自己受了委屈。

    星月公主来的时候,便远远瞧见这里出了问题,看到墨白仗着修为高欺辱他人,起了抱打不平的心思,两鞭子下去,威力,身为主人的她自然清楚,但意外的是,墨白即便脸上露出鲜血,也依旧风轻云淡,好像与自己没有关系。

    星月公主本想继续抽下第三鞭子,但没有继续,怒哼了一声,转身回转皇宫。

    待得星月公主离开之后,众人方才松了口气,这可是皇城出了名的刁蛮任性,谁敢招惹,墨白今天也算是倒了霉,很多人露出怜悯的神色,因为星月公主肯定不会如此轻易放过他的。

    墨白起身,凝视远去的绿衣身影,眸光转冷,伸手摸了摸脸颊上的那么血痕,忍不住龇牙咧嘴,回头瞥了一眼灵应,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灵应看到墨白离开,这才松了口气,想着以后出门,一定要带两个高手随行,只是令人没想到的,墨白竟然恢复修为了。

    墨白离开,原本还热闹非凡的街道顷刻安静下来,众人凝视白衣离去身影,心中暗自思忖,看来皇城之内,又要恢复往日双骄一手遮天的时代了。

    更有不少世家子弟,有些后悔自己所作所为,跟着瞎凑啥热闹,如今惹到了墨白,心中希冀其不要放在心上了……

    ……………………………………

    修炼一天之后,回转无双神侯府,墨白悄然潜入,并未知会彩阳夫人,是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脸上的这一道鞭痕,不然,又凭白担忧。

    其实星月公主虽然得到众多天材地宝修炼,更有皇道气运加身,但也只是达到通魂九重修为,比之自己还略有所不如,更何况自己战斗经验丰富无比,也非是其能比拟。

    墨白害怕,担忧的,是其身后大周人皇,那名传闻已经破至人道巅峰的存在。

    人皇膝下有十八皇子,三位掌上明珠,但很可惜,在短暂岁月当中,因为当初东郊狩猎发生火灾,众多子嗣尽皆夭折,唯有大皇子,四皇子,八皇子,九皇子以及十八皇子尚在人世,但大皇子也因此落下残疾,成为废人。

    可此后,四皇子,八皇子,十八皇子,皆为不世英才,武道修为惊人,短短岁月,步入地灵之境,比所谓天骄还要更盛一筹,成为大周朝开创以来,修行速度最快的新记录。

    至于大皇子,成为废人,久居深宫,不问世事。

    九皇子相反,游手好闲,但天资过人,也到达通神境三重修为,甚微少见。

    而三位掌上明珠分别是姬仙月,姬灵月,姬星月,其中更以姬星月深受人皇喜爱,其母亲华妃娘娘也受到宠爱。

    今日被其教训,虽然很快,皇城中人都会知晓,但自己如此做法,一定会给那位深宫存在带来好的印象。

    没有绝对的实力,也不了解当初冤案发生始末,墨白绝不轻举妄动。

    他回到房间,松了口气,脸上的疼痛尚未消除,他面上多了几分冷意:姬星月,总有一天,你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

    大周皇宫深院,华星宫内,是最受人皇宠爱,华妃娘娘的寝宫,她正穿针刺绣。

    突兀地,门被打开,一阵风似的,绿衣身影就冲了进来。

    “母妃,墨白他欺负我。”姬星月扑到了华妃娘娘身边,嘟着嘴,一脸的委屈。

    “哦?”华妃娘娘闻言,放下手中刺绣,在她看来,姬星月被宠坏了,一向刁蛮任性,谁敢欺负她呢?笑着将她扶起来,轻声安抚道:“好了好了,我的宝贝公主,告诉母妃,怎么回事?”

    “是墨白,他仗着修为比我高,嘲弄因为我是人皇之女,才放过我。”姬星月添油加醋,委屈异常,撒娇道:“母妃,你要告诉皇后娘娘,让她惩治墨白。”

    “墨白,是无双神侯之子吧。”华妃娘娘闻言,有些惊讶,之前她听到一些闲言碎语,墨白破境失败,受到反噬,而与之青梅竹马的灵彩儿也解除婚约,与九皇子走的颇为亲近,看来这其中也多了几分复杂。

    念及此处,华妃娘娘露出笑颜,安慰姬星月说道:“放心,母妃为你做主,你先回去休息吧。”

    “嗯,母妃可不要忘记了。”听到为自己做主,姬星月方才破涕为笑,叮嘱了一番,转而离开华星宫。

    待得姬星月走后,空间一阵波动,一道虚影化虚为实,恭敬问道:“要不要属下教训墨白一番,为星月公主出口气。”

    “不用,星月的脾气太过与狂傲,是时候磨磨她的性子了,你替我关注一下这个墨白动向,有任何问题,汇报给我。”

    “是……”

    话语甫落,那道黑影又缓缓消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华妃娘娘叹了口气,重又拿起放下的刺绣,开始穿针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