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十六章 为了宝藏

第十六章 为了宝藏

 热门推荐:
    弃神山脉,绵延百里,放眼无尽,又是荒芜,难以生存。

    是以,除了偏远小镇,再无其他。

    山海奇观消息放出,天下皆知,宗门高手,年轻弟子,都出手。

    荒芜贫瘠的山脉,转瞬到处流光漫天,散发强大气息,威慑来人。

    有罕见的地灵高手,他们驭光而行,速度极快,转瞬消弭,方圆百里范围,接连搜寻探查数回,仍旧一无所获。

    “没道理,御风楼号称天下第一情报网,不可能放出假消息,得罪天下人。”

    又是两道流光出现,虚空震荡,屹立百丈高处,眺望弃神山脉,一人开口,皱眉说道。

    “既能称为山海奇观,想必非同凡响,一般人无法得知准确位置,咱们再寻找一番吧。”另外一名老者负手建议说道。

    很快,两人又消弭在无尽深山之内。

    同样的一幕,在各处上演。

    神州大地,超然宗门,有裂天剑宗,神农谷,海月阁,都有弟子前来寻宝。

    他们成群结队,大多只有通魂境修为,但有着长辈带领,一路行来,相安无事。

    并且在外围安营扎寨,虽然互相警惕,但没理由挑动烽火硝烟,因此倒是显得和谐。

    不过谁都知道,当山海奇观出现的刹那,这里将会成为近百年来的一场最大硝烟之地。

    天色暗淡,月上云头,一片夜景。

    “轰隆隆……”

    突兀地,天际雷霆电闪,风云游走,五匹星云驹逐风踏云而来,引动虚空变化。

    而身后,一排排银甲神卫,差的,也释放出通神境修为,更有八道气息,超越通神境,是地灵境的高手。

    “皇族!”

    有宗门弟子失声惊呼,皇族出现此地,意味着有大人物降临,要来抢夺山海奇观。

    在天下宗门面前,已没有多少机会。

    “轰!”

    星云驹落地,发出巨响,将参天古树撞倒,夷为平地,而四方神卫护卫皇族,守护四周,划下方圆百丈大小之地,无视天下宗门。

    须知,大周人皇神武盖世,镇压天下万宗,设立九大武君职位,约束天下宗门。

    无论正邪佛魔,都不敢违逆,可这并不代表其没有怨言。

    两千年前,大周并未成立,宗门为首,各自占据一方,凡尘百姓不过蝼蚁,厮杀不断,实力为尊。

    大周崛起之后,以碾压姿态,镇压神州,不臣服者,尽皆成为禁卫军刀下亡魂,此后,万千宗门再遇禁卫军,皆不敢挑衅,眼下皇族莅临,宗门长老各自让出地方,不敢反抗。

    随着硝烟散去,星云撵露出真容,缓缓地,自撵内,九皇子,星月公主,墨白,灵彩儿,灵应,依次下来。

    身上气息显露,三名通魂境,分别是灵应,灵彩儿以及星月公主。

    而墨白与九皇子,则是通神境修为。

    不少宗门长老见之,露出惊容,果真,天下宗门多不胜数,却无法与皇城子弟抗衡,年纪轻轻,就达到通神之境,未来前途无限。

    再看看身后弟子,也只有两位通魂六重之境罢了,不由得暗自感叹,差距太大。

    九皇子虽无赖,但也有皇族威仪,更何况面对天下宗门,更显得底气,他落地之后,环顾四周,选择性地无视众多宗门弟子。

    参天古树林立,遮蔽天际,阴暗,潮湿,一丝丝腐朽气息从深处传来,踩踏在松软地面上,皱起眉头。

    “这里气味很古怪啊!”九皇子有些不悦,他并不喜欢此地气息。

    墨白不以为意,环顾四周后,对九皇子道:“你打算如何找寻?”

    “不如我等分开找寻吧,这样几率也大一些。”灵应开口建议,却是将目光放在灵彩儿身上。

    九皇子会意,嬉笑道:“好啊,不知如何分组?”

    灵应出谋划策道:“九皇子您与彩儿一组,我,星月公主,墨白一组,您看如何?”

    “好好好!”九皇子很满意,皇族并不缺少宝物,山海奇观虽诱人,却不及彩儿万分之一,他来此目的,是为了抱得美人归罢了,对于灵应的建议很满意,不过他还是转身问墨白,道:“墨兄觉得如何?”

    墨白闻言,看了一眼默不作声,闷闷不乐的灵彩儿,微一沉吟,点头道:“就这么决定吧。”

    既然已打算抛弃**,灵彩儿未来,他不想耽搁,只是便宜了九皇子罢了。

    九皇子听到墨白认可,更加欣喜,走至灵彩儿身前,问道:“彩儿,你觉得呢?”

    “我?”灵彩儿似乎对墨白行为不满,看到墨白不以为意的模样,心中更气,于是说道:“挺好地,咱们出发吧。”

    说罢,自己率先离开这里。

    九皇子看到机会来了,嘿嘿直笑,当他直起身子后,面色严肃,吩咐随行三十名护卫,道:“你们十五人随我来,余下保护星月他们。”

    “是!”

    三十名皇族禁卫十分恭敬,很快分作两队前行离开。

    约莫片刻,这里只剩下星月公主,灵应以及墨白。

    墨白瞥了一眼露出阴谋得逞笑意的星月公主,对于灵应这个狗腿子,暗自感叹,看来自己要被算计了。

    果然,在九皇子离开后,星月公主趾高气扬地走至墨白身前,哼道:“墨小侯爷,跟在本公主后面,就要老实一些,否则出了什么乱子,本公主可不一定能保住你。”

    “多谢公主美意,不过墨白独来独往惯了,若是公主怕麻烦,大可分道而行。”墨白心有打算,将星月公主以及灵应支开,那便可独自去拿宝藏了!

    “不知好歹,那便分道而行吧。”星月公主本只想羞辱墨白两句,可见他如此不识相,也涌上火气,拂袖而去。

    十五名皇族禁卫紧紧跟随,他们可没有保护墨白义务。

    灵应见到墨白落单,嘴角露出一丝浅笑,屈指一弹,一道流光快速飞逝,发出了信号。

    背道而驰,路上,遇到不少宗门弟子,见到一名通神境年轻人独自行走,都颇为诧异,可也没有贸然打招呼,弃神山脉,本就是一场夺宝厮杀,除了身边人,再无第二者值得信任。

    墨白不理会众多诧异目光,一路深入,按照记忆路线前行,很快,便来到一处无人荒野。

    “嗖……”

    突兀地,密林之中,一道冷光袭身,这让墨白心神一紧,身形瞬闪,于刹那之间,躲过这一击。

    “砰!”

    气劲迸射,击断草木,发出巨响,轰然倒塌。

    “何人?”墨白凛眉,他没想到,会有人袭击自己。

    “嘿嘿嘿,小家伙,你这是要往哪里去啊!”

    话语甫落,就见密林之内,一名黑袍老者负手而来,拦住墨白去路。

    通神境高手?

    墨白皱眉,黑袍老者周身散发迫人气息,显然已臻至巅峰之境。

    “在下墨白,无双神侯府之人,赶往前辈拦住去路,所为何事?”墨白不动声色,恭敬回应,但气机已经提起,蓄势待发。

    “老朽知道小娃娃的身份,但此行,是来收命的。”

    不待多言,黑袍老者身形瞬动,一掌携带劲风扑面而来。

    “轰!”

    墨白侧头躲过,掌劲轰断身后树木,劲风擦面而过。

    “找死!”

    前世身为人道巅峰,地神境高手,比之这老者强横了无数倍,尽管此时修为只有通神境,但狂傲姿态不减,躲过一击后,墨白面色转冷,双指并拢,形成金色剑气,斩向老者腰间。

    “嗯?”

    老者察觉危机,身形瞬间爆退。

    墨白见状,却乘胜追击,同时运用所学气势运转,登时元力汹涌,封锁四周。

    “怎会?”

    短暂失神,老者察觉惊变,干脆足蹬地面,运转真元,周身暗芒大盛,真元如洪流宣泄,狂涌而出,轰向墨白。

    “去死!”老者怒吼,巅峰之境,竟然险些败给一名初踏通神境的娃娃,传出去,实在是够丢人的,决意速战速决。

    一掌袭来,见墨白不闪不避,要与自己硬碰硬,心下大喜。

    可至身前后,一掌轰出,竟穿透墨白身躯,轰入地面,炸出一个深坑,没有预想中的身躯爆碎,血洒漫天。

    假的!

    一股不妙的预感从心底生出。

    “现在察觉,晚了……”

    突兀地,身后传来一声冷笑。

    老者惊怒,回头一刻,就听闻“噗嗤”一声,剑气透体而过,他瞪大眼睛,看着墨白驻足半空,负手而立,至死也想不通,墨白是如何做到的。

    “噗……”

    仰天呕红,这一剑断绝生机,让他无力支撑,身躯软软倒地。

    一招杀敌,墨白落地,松了口气,这老者不过通神境巅峰的修为,也敢大意,自己前世比之不知道强大多少倍。

    他走上前,看了一眼毫无生机的老者,神情平淡,杀戮,对于前世而言,就好像家常便饭,他厌倦却不会停手,这一世,重生之后,杀的第一人,身份不言而喻。

    是灵应派来的,否则谁还会执着对付自己呢?但这又如何!

    他打算离开,却听到远处传来脚步声,很快,一排排银甲禁卫出现在此地,而分开路的两旁,是星月公主与灵应。

    去而复返,让墨白为之错愕。

    “小子,本公主大人有大量,不计较你……咦,这是什么?”星月公主缓步而来,却见到地面死去的黑袍老者,神色瞬变,问道:“有人要暗杀你吗?”

    墨白为无双神侯之子,是皇族之外,最重要的人物,星月公主刁蛮任性,但还知道该做什么,没想到自己一时大意,险些让墨白丧命,她声音转冷,问道:“是谁所为?”

    “这嘛……”

    墨白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灵应。

    “你看我做什么!”

    灵应大叫,但眸子里的一抹震撼之色还是显露出来,墨白明明只有通神境一重修为,怎有可能杀死一名通神巅峰?

    其实通神之境,不过是门槛,通神以下,都是蝼蚁,唯有踏入地灵之境,才是真正的分水岭,黑袍老者大意,加上墨白经验丰富,又身怀九幽幻影这等无上法诀,不是地灵境高手,怎可能识破!

    “没什么!”淡然一笑,墨白走上前,转移话题道:“不知公主为何来到这里!”

    “我……我只是听到此地有打斗声,来瞧瞧罢了。”星月公主看到墨白盯着自己,冷若冰霜的俏脸融化,忙辩解说道。

    墨白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咱们还是分头行动吧。”

    “你……不知好歹吗?本公主可没这么多心思关注你,现在,跟我离开,保你平安,不然,生死就与我无关了!”墨白的孤傲,使得星月公主十分不悦。

    “呵,公主殿下,墨白生死,自能掌控,您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吧。”墨白冷笑,星月公主刁蛮任性,若非自己身怀法诀,此刻恐怕已身首异处,如今又是这番施舍模样,让人厌恶。

    “墨白,你太狂妄了!”墨白的言语激怒了星月公主,她冷哼一声,说道:“那好,你死活,本公主可就不管了!”

    说罢就转身带人要离开。

    “轰!”

    突然,就在星月公主转身一刻,磅礴气劲自后方密林中猛然袭来,要镇杀星月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