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十八章 山河之威

第十八章 山河之威

 热门推荐:
    一步一步走来,年轻黑衣人阴鹜的面颊上露出几分猥亵之意,他嘿嘿笑着走上前,凝视这原本是九天上的公主,眼眸里闪过一丝火热。

    “没想到,堂堂大周公主,竟然被我遇到,杀了吧……真是太可惜,不如将你带回宗门,以后……嘿嘿嘿……”黑衣自言自语,搓着手,缓步走向前。

    “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星月公主真的害怕了,她美目中皆是恐惧,不断后退,冷不防身后一块绊脚石,她“扑通”一声,再次栽倒在地面上,眼圈一红,泪水又滑落下来,看得使人忍不住心生怜爱之意。

    或许,自己不该来这里。

    黑衣不管这么多,任务完成,将星月公主带回去即可,不过在这之前嘛,嘿嘿嘿……

    黑衣伸手,真元涌动,禁锢星月公主。

    通魂境九重比之通神境三重,差了一星半点,但仅此,足够了。

    更何况,从小娇生惯养,星月公主很少动武,空有修为不知如何反抗。

    “啊……”

    粗壮有力的手臂如铁钳一般,狠狠抓住自己的手臂,星月公主吃痛叫出声来,泪如梨花落雨。

    “嘿,不愧是大周公主,让人疼惜。”黑衣凑上来,用鼻子轻轻嗅了嗅,兰花一般的香味映入鼻息,为之沉醉。

    “放开我!”

    “啪!”

    星月公主奋力,一个巴掌甩在来人脸上,惊慌不已。

    “找死?”

    火辣辣的疼痛涌上心头,黑衣人咬牙切齿,一把擒住星月公主,冷声道:“大周皇城,立鼎两千年,将我族赶尽杀绝,如今你落在我的手里,我要让你知道何为痛楚,后悔!”

    说罢,“撕拉”一声,他用力撕开星月公主袖口,衣襟破碎,雪白肌肤裸露在外,白嫩的似能滴出水来。

    “哈哈哈,皇族又如何?在这里,你仍旧要遭受我的屈辱!”一丝报复的畅快自心底涌起,黑衣年轻人露出狰狞笑容,朝星月公主扑了过去。

    “啊……”

    星月公主大叫,却无济于事,想要躲避,反而被其抱了个满怀,黑衣身上一丝丝血腥的气味让她作呕,更想反抗,可是黑衣年轻人修为有通神之境,自己很难抵挡,屈辱,愤怒,不甘心,绝望,种种情绪,在心底滋生。

    她后悔,为何不听墨白劝阻,可现在一切都迟了。

    面对要侵犯自己的人,星月公主此刻多么希望有人能救自己啊……

    似乎愿望成真,在危急关头,突兀地,远处,一道身影迅速出现,斩向黑衣年轻人。

    “是谁!”

    黑衣年轻人很谨慎,果断,掌劲催动,震开姬星月,同时,面对身侧的气劲果断一挡。

    “砰!”地一声,气劲横飞,猝不及防之下,黑衣年轻人倒退数十丈,他眸光转冷,凝视来人,却发现是一名白衣少年,身穿锦绣,谈不上俊美无双,但十分清秀,一双明亮眸子中有几分冷意。

    “墨白,是你!”

    察觉有人来救自己,星月公主忙望过去,发现是墨白,心下一喜。

    墨白瞥了一眼衣衫不整的姬星月,打量了一番,轻声道:“整理一下衣服吧。”

    “啊……”

    回过神来,姬星月才发现衣襟被撕开,露出一大堆光景,俏脸一红,忙整理好衣服。

    “小子坏我好事!”

    被突兀来人阻挡,黑衣凝神关注,才发现,墨白不过通神一重的修为,自己可是三重境界,他怒声道:“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

    话语甫落,他便率先出手,真元澎湃运转,一掌可催树碎石,轰向墨白。

    境界修为差距,可不在一丝半点,正面对抗,也只是三五招就要受创,墨白对战经验丰富无比,面对杀招,他扬手,双指并拢,旋即,一道金色剑气挥扫而出,袭向来人。

    黑衣见状,却是冷笑,这剑气最多只是阻挡一下罢了,根本无法起到作用。

    “轰!”一掌横推,剑气破碎,余势不止,轰向墨白天灵。

    岂料,还未至身前,就见眼前白衣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嘲弄之意,紧接着身形便一分为二,让人难以捉摸。

    “怎会!”

    突然变成两个人,黑衣愕然,可气劲已至,无法收势,只能硬着头皮轰了上去。

    “砰!”

    气劲击中墨白,然而白衣溃散,是幻影,那气劲将一棵参天大树击断,发出轰隆巨响。

    心中一紧,回头一刻,就见墨白攻来。

    “山河拳!”

    沉声一喝,墨白运转周身元力,伴随气与势的运用,登时,一条青龙浮现,龙啸荒野,轰向黑衣年轻人。

    “砰!”

    一击,猝不及防,黑衣呕血倒飞,“扑通”一声坠落在地面上,再次吐出大口鲜血,阴冷眸光不复,转而变成震撼之色,凝视墨白,不敢置信地道:“吾族山河拳,你怎会用!”

    “什么!”

    墨白闻言一惊,山河拳是山海奇观得到的武学,自己根本不知道来历,怎会与眼前宗门余孽有关?

    若真是如此,那以后,断然不能轻易使用,否则被朝中大人物认出,自己很有可能背负叛国余孽之罪。

    况且如今自己未来还没有结下定论,是否忠于大周,尚在未定之天,多一条后路,总比孤立无援要强得多。

    念及此处,墨白俯瞰黑衣年轻人,心中转念,冷声道:“我不杀你,但你要离开此地,若是泄露,我会要你性命!”

    “你……你不杀我?”

    黑衣年轻人没有想到,墨白击败自己,救大周公主性命,却对自己这个宗门余孽网开一面,他疑惑道:“为什么?”

    “不想死,快离开!”

    没有回答,墨白也不再理会,转身走向姬星月,小声道:“走!”

    “可……”

    姬星月本想说杀了这黑衣年轻人,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墨白一把抓住自己的纤纤玉手,化作流光快速离去。

    黑衣年轻人嘴角溢出鲜血,捂住受创胸口,凝视远去的白衣,心中五味俱全。

    “会使用山河拳,一定是嫡系,莫非是我族安排在皇朝的人物?不行,我要将此事报告给族老!”

    黑衣露出慎重之色,以为是某个大人物的亲传弟子,安排在大周的存在,自己很幸运,被网开一面,他起身,快速离开荒野……

    …………………………………………

    一路急急而奔,墨白不敢回头,拉着星月公主一路前行,生怕那些神秘势力追来。

    山河在脚下游走,树木不断化成残影,扑面而来的劲风让姬星月不悦,她腾出另一只手来遮面,埋怨道:“你慢点!”

    墨白没有理会,开玩笑,慢一些,被追上来,可就没命了!

    姬星月见墨白没有反应,倾城容颜露出不满之色,用命令的语气,道:“本公主的话你没听到吗,停下!”

    “你想死的话,我会将你放在这里。”没有多余的时间解释,墨白眸光一撇,与姬星月四面向对。

    这让姬星月为之一怔。

    那是怎样的一双眸子啊,明明年纪轻轻,却拥有沧桑之感,好似饱经岁月蹉跎,让她误以为换了一个人。

    可只是一瞬,墨白就撇过头去了,只听他继续说道:“现在很危险,要找到一处安全的地方。”

    姬星月闻言,顿时怒气涌来,就要反驳,可话至嘴边,不知为何又说不出来了,脑海里皆是那一双沧桑眸子,怒火也顷刻消散,风声过耳,流光飞逝,不知是劲风刮面,或是其他,她的双颊竟渐渐被红晕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