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二十一章 不世对决 殃及池鱼

第二十一章 不世对决 殃及池鱼

 热门推荐:
    透彻人心的双眸,让人无处遁形。

    墨白艰难转身,四目相对,让他愕然。

    本是沧桑,为何多出一股能堪破一切的错觉。

    墨白不语,也不敢开口,心中忐忑。

    现在,他终于明白,原来所谓山海奇观,是眼前这白衣刀神所布下。

    “怎会,为什么我无法动弹。”姬仙月也察觉异常,她想要逃离,却被定格在虚空中,身边的白衣少年伸手揽着自己的细腰,让她俏脸顿时红了起来,怒斥道:“放开本公主。”

    “呵,没发现,是被禁锢了吗?”带了几分嘲弄,墨白低声说道:“不要胡乱自称公主,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姬星月闻言,突兀想起之前的杀局,心下一惊,闭口不再言语,但墨白的手在自己腰间揽着,一股异样感觉让她面颊发热,从来没有谁敢碰自己!

    商子洛只是瞥了一眼,就再次将注意放在了眼前红衣身上。

    两人相隔百丈之遥,屹立山巅,互相对峙,九天风云变,雷霆霹雳闪,随着气势不断攀升。

    整个山海奇观都跟着颤动起来,无数巨石滚落,恍若地震一般,而在暗淡天际,风云游走,山河变幻,成为一场惊天对决。

    “这绝对是传闻中的存在!”墨白看在眼里,震撼莫名,既然已经被禁锢,无法脱困,那眼下,不如好好观摩两位传奇之战,大有裨益。

    红衣翻飞,气势万千,恍若天之云,琢磨不定。

    白发飘舞,迷蒙光逝,身后,一柄天刀沉浮,化荒龙游走,震撼天地。

    “商子洛,你我还剩最后一招。”红衣开口,声音隆隆,自四面八方传来,让人捉摸不定,他招手,虚空震颤,紧接着红芒闪过,一柄三尺寒芒缓缓浮现,如绝代之狂,释放万丈红芒。

    “此刻,不是时机了。”商子洛不欲再战,负手而立,沉声道:“吾需要调查一件事情!”

    “与太白剑阿有关吗?可惜你不能如愿!”

    话语甫落,就见千丈剑芒通天彻地,释放迷蒙赤芒,化作神河匹练,斩向商子洛。

    “一刀!”

    商子洛露出不悦之色,眸光转冷,旋即光华一闪,刺目不能直视。

    再闻“轰隆”巨响,强招对抗,登时虚空炸开,化成一道道黑色漩涡,仿佛噬人兽口,散发幽深诡异黑光。

    “叮叮叮!”

    两道流光交织,白与红,再无分别,而随着交击不断,虚空也跟着猛然炸开,气浪翻滚,方圆百里一片狼藉。

    “呃……”

    被禁锢虚空,墨白与姬星月无法逃离,被余波冲击,只觉得气机紊乱,而且随着气流变化,两人随波逐流,渐渐被一处黑暗漩涡吸收进去。

    “不好。”

    眼见黑色漩涡离自己越来越近,墨白大惊,他想要反抗,然而体内真元被锁,不能动用分毫,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吸纳。

    至于姬星月,则是被方才一股气劲余波冲击,昏迷过去,倒是看不到眼下的情景了。

    额头上不断有冷汗冒出来,那黑色漩涡,如同凶兽兽口,要吞噬生机,他想要挣脱,无能为力。

    “救命啊!”

    墨白无奈,朝远处大叫,希望能引起商子洛的注意,被抓住,总比死在这空间乱流中好啊……

    “嗯?”

    战斗中的商子洛循声望去,就见墨白与姬星月要被黑暗漩涡吞噬,当下一惊,身形瞬动,就要将两人带走。

    “砰!”

    然而,方至中途,虚空一道赤芒现行,瞬间将商子洛击退。

    “让开。”被击退,商子洛露出怒容,目视拦住自己的红衣,他不容许墨白有失,因为盗走浮世道塔的人很有可能就是白衣少年。

    面对绝代人物的怒火,红衣不急不缓,啧啧赞道:“何必呢,得饶人处且饶人。”

    “你懂个屁!”

    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商子洛破口大骂,双指并拢,再运绝式,登时,白芒冲霄,化作冰霜之龙席卷而来。

    “嘿,过不了的!”红衣自信满满,剑划锐芒,封锁四周,赤芒笼罩方圆。

    “吟……”

    “砰!砰!砰!”

    霜龙啸,怒吼震天,雪花滚落,改变四季之景,摆尾横扫四面八方,不断撞击,但一时三刻无法突破空间限制。

    两人由最初的比斗,演变成生死之拼,不断输入真元,贯注方圆,每次撞击,两人嘴角都要溢出鲜血,但谁都不曾退让,这是一场真正的刀剑争锋!

    “靠,这红衣人,脑子有病吗!”

    身躯不断向前挪移,眼见要被吞噬,商子洛仍旧无法破关前来,墨白忍不住咒骂那红衣神秘人拦路。

    可即便如此,也不能改变事实,难以言喻的压抑感笼罩而来,将墨白缓缓送入兽口,在接触的刹那,即便拥有地神之境的神魂,也无法抵抗这股天地伟力,他只觉得眼前一暗,就再无知觉了……

    “嗡……”

    一声轻颤,黑色漩涡缓缓消弭,再恢复原状,已经没了墨白与姬星月的踪迹。

    商子洛见状,怒上眉梢,可很快冷静下来,他收起真元,霜龙溃散,凝视红衣神秘人,道:“你这次惹怒我了。”

    “哈,每次来都是如此。”神秘人不以为意,虚空四周的赤芒也渐渐消散。

    “现在,那两人去了哪里?”商子洛开口询问,黑色漩涡是乱流夹层,倘若不死,便会被随即传送至任意地方。

    “这嘛……有可能是大周,也有可能是北荒,或许是南晋,当然,东商也不无可能。”神秘人含糊其辞,显然,他也不知道准确位置。

    “信!天!游!”商子洛咬牙切齿,眸光中杀意浮现,有时候,真恨不得杀了眼前人,此后再无烦恼。

    被称作信天游的神秘人,看到商子洛一副怒容,讪笑道:“何必动怒,你可是传闻中的白衣刀神,举世无双,不会为了两个连地灵境都未曾达到的蝼蚁,与我反目成仇吧!”

    “哼,你该知道,吾商子洛要做的事情,谁都拦不住!”压抑出手的渴望,商子洛冷哼一声,身形转瞬化流光而去。

    “嘿……商子洛,有时候,固执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信天游负手而立,覆盖面容的赤芒缓缓消散,露出一副嘴角带笑,妖异俊朗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