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二十二章 北荒

第二十二章 北荒

 热门推荐:
    眼前一片昏暗,疼痛袭身,让墨白猛然惊醒,他要起身,却毫无力气,睁开双眸,看向四周。

    一片密林,星空暗淡,有月色涟漪,凉风乍起,带来丝丝寒意。

    “嗯?”

    墨白摸到了身边的一片柔软,他转过身来,发现是姬星月的小腹。

    “嘤……”

    被碰到,姬星月悠悠转醒,睁开美丽的眸子,就看到墨白在自己身边,离得很近。

    “啊……你干什么!”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她露出惊恐的神色,一把将墨白推开。

    “扑通”一声,墨白只觉得头昏脑涨,身子不由自主地滚了出去,地面上,一片腐朽的味道,这是一片荒野,地面上厚厚的落叶堆积,让人闻之作呕,但即便再难闻,也比不得血腥气味。

    他挣扎着起身,整个人却是疼痛不已,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多半被空间乱流撕裂,衣不撇体,伴有血迹斑斑。

    “你……你要干什么!”

    姬星月俏脸通红,如熟透的苹果,指着墨白,不知该说什么好。

    “抱歉!”

    墨白露出歉意之色,挣扎着起身后,意念一动,备用的衣服便覆盖身躯,很快就恢复往常模样。

    姬星月怒道:“你敢欺负本公主,回去之后,我一定会杀了你。”不过很快,她就发现自己身上衣服完好无损,与墨白有着天壤之别,脑海里一片恍惚,那模糊的记忆里,黑暗乱流当中,一袭白衣将自己牢牢抱住,无数空间乱流撕扯身躯,有血迹出现,滴落在自己的脸上,是墨白的。

    莫名的,一股难以言喻的情感,让她有些愕然。

    “可惜,我们不一定能回去了!”姬星月的语气,让墨白不悦,没想到自己一心一意护住她,还反遭污蔑,要被杀头,他觉得有些可笑,帝王之女,就这么不可理喻吗?

    “你为什么这样说!”姬星月闻言一怔,听到回不去了,下意识地紧了紧衣服,警惕道:“你要干嘛?”

    “呵……”墨白环顾四周,低声道:“没发现这里的元气流动发生变化吗。”

    “嗯?”经过墨白提醒,姬星月方才察觉,体内真元竟然无法流通,自己通魂境九重的修为也不能使用,她突然有些害怕了,忙问道:“为何会如此。”

    “你的问题太多了。”墨白没有回答,露出沉重之色,前世,他曾去过北荒王朝,那里与神州不同,天地元力都被禁锢,唯有地魂之上的境界才能运用自如。

    北荒王朝屹立数千年,比之大周还要久远,若非地域贫瘠,人口不多,加上大周人皇神武之治,恐怕早就进军神州了,但即便如此,北荒也是大周的劲敌,边关处,镇守的正是自己父亲,无双神侯。

    北荒王朝盛行体修,修炼强大体魄,以力破万物,这是北荒王朝修炼方法。

    大周相反,是拘万物为己用,运转天地元力。

    两者截然不同,却又殊途同归。

    北荒王朝分为:后天,先天,周天,锻灵,锻魂,锻神境界。

    对应大周王朝:通灵,同魂,通神,地灵,地魂,地神境界。

    若是在两国边境,墨白通神境修为,相当于北荒周天境高手。

    但奇怪的是,北荒王朝环境特殊,但凡地魂以下境界进入北荒王朝,都形同废人,除了神魂之外,与普通人无异。

    只有地魂之上的高手,才能运用元力自如,这也是北荒王朝不被大周攻陷的原因。

    而眼下,修为被禁锢,墨白就成了普通人,别说离开北荒,在这个实力为尊的地方,不被杀死,就算走运了。

    为今之计,只能想办法赶往边关,只要进入边关,他才可以使用修为,脱离此地,见到父亲无双神侯。

    见惯了太多生死,也经历过三百年岁月积累,即便到了此处,没有修为,他也可以做到处变不惊的地步。

    “现在,你跟我一起走,还是分道扬镳?”墨白扭头看向还在怔怔出神的姬星月,说实话,他并不想带着这么一个拖油瓶,但是身为大周神侯之子,自己父侯未来五年将会面临杀机,如果能保住姬星月,和她处好关系,也许会起到很大作用。

    最起码求情,会很有用。

    至于危险,天下没有掉馅饼的好事,想要得到回报,必须付出代价。

    “我……我……我跟你一起走好了。”回过神来的姬星月俏脸通红,美眸盯住了墨白,现在修为已经不复存在,和普通人无异,这里又是荒郊野外,她也很害怕,最起码跟着墨白,能安心一点。

    “那好,先离开此处,找到有人烟的地方。”墨白走上前,要将姬星月扶起。

    玉手触碰的刹那,姬星月下意识地微微一缩,可最终还是任由墨白握住,缓缓起身,倾城容颜变红,鲜艳欲滴出水来。

    平日里从未正眼打量过姬星月,现在看来,也被她的美貌惊艳,收敛心神之后,道:“公主容貌太过于惹眼了,待会我去前面看看,有没有村落,或者镇子,为你弄一副斗篷来,否则会被有心人觊觎。”

    “嗯。”

    听到墨白夸自己漂亮,心中多少还是有几分欢喜的,没有再发脾气,点头答应下来。

    这是一片荒野,到处弥漫腐朽木叶气息,月色迷蒙,映照白光,照亮前行的路,丝丝冷风袭过,吹起阵阵寒意,白衣贴住身上被空间乱流割裂的伤口,疼痛难忍,面色微微发白,但仍旧咬牙坚持,不动声色。

    “你怎么了……”

    姬星月的小手一直被墨白牵着,她察觉到了墨白修长手掌在微微颤抖,有些紧张地问道。

    “无碍……是一些伤口罢了。”墨白摇头,佯作不以为意的模样。

    姬星月担忧道:“我这里有天火灵芝,你不是说有奇效吗?可以为你疗伤。”

    “不。”墨白摇头,说道:“天火灵芝是至宝,我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太浪费了。”

    这种宝物百年难得一见,即便山海奇观,也只有一株,怎么能因为一些皮外伤就用掉呢。

    见墨白反对,姬星月也不敢再坚持,现在她就是个平凡姑娘,没有一丝修为,都要靠眼前这清秀少年保护了……

    念及此处,她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墨白的手掌,生怕一不留神,眼前少年便会如云烟一般,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