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二十五章 神秘老者

第二十五章 神秘老者

 热门推荐:
    山洞内,都是尸体,残肢断骸,浓郁的血腥气味令人作呕。

    火把并未熄灭,摇曳不定。

    解决刀疤汉子,墨白再也忍受不住体内伤势的爆发,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半跪在地面上,面色惨白。

    接连遭到重击,他不是铁打的身躯,此刻已经几乎碎裂。

    这三人,虽然只有后天巅峰的修为,放在大周,也不过通灵巅峰,但是在此地,自己根本无法使用修为,任人宰割,唯有强大神魂依旧。

    先是麻痹三人,使他们放松警惕,又趁虚而入,以自己地神之境的神魂,对其进行扰乱,再经由言语激怒,才产生了这等效果,否则又怎会三言两语,上演此番杀戮。

    现在,墨白的神识已经逐渐昏沉。

    “墨白……你没事吧!”

    回过神来的姬星月不是傻瓜,方才的一切都看在眼里,虽对自己多有不敬,但终究保住了自己的清白啊,看到他现在的模样,姬星月忙跑过来搀扶住墨白,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忍不住抽泣:“你可不能有事啊,墨白……”

    如果墨白身亡,她不知道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如何生存下去。

    “放心……我还死不了。”墨白声音虚弱,勉强露出笑容安慰姬仙月。

    “对,我这里有天火灵芝,它一定能救你。”姬仙月想起天火灵芝,就要拿出,却被墨白按住。

    “怎么了……”姬仙月不解,却看到墨白一脸慎重的模样,示意自己不要开口。

    突兀地,一阵风袭来,火把险些熄灭,紧接着一道黑影携带浓郁的魔气出现在山洞之内。

    “你很勇敢,也很聪明。”

    只见来人一袭黑袍,遮掩面目,声音却是苍老,无情,冷漠,不带有丝毫情感,但体表散发出的强大气魄,压抑心神,让人窒息,即便可以收敛,也依旧无法抵挡。

    劲风扑面,本就受创的墨白一阵晕厥,若非神魂比常人强大太多,一定会晕倒过去,他咬牙坚持,冷声道:“阁下是何人?”

    没有阴谋算计,因为他知道,面对这等高手,自己没有任何机会。

    “名字……很久远的过去了,吾很看重你,因为你的体质。”

    说话间,黑袍老者挥手,登时紫色魔气袭身,覆盖墨白身躯。

    “呃……”紫色魔气没有侵蚀体内气机,反而将受到的创伤修复,仅仅片刻,墨白就惊讶发现自己已经能行动自如了,再次将目光放在黑袍老者身上,墨白起身,恭敬拜道:“多谢前辈,不知前辈来此,所为何事!”

    “呵,此山洞,是吾昔日修炼所在,这剑痕同样也是吾所留下。”黑袍老者的声音颇为感慨:“整整两千年了,吾都未曾遇到一个满意的人,你身具纯阳之体,是吾最好的传承者,昔年,纯阳之体横扫武道巅峰,吾以魔剑道闻名于世,却也难敌,如今两千年的找寻,让吾再遇到第二名相同体质的人……”

    说到这里,黑袍老者转过身来,凝视墨白。

    一股巨大的压力袭身,让墨白再次跪倒在地面上,毫无抵抗之力。

    “你……拜吾为师,吾传你无上剑道,他日,为吾扬名天下,如何?”

    语出惊人,神秘黑袍老者竟要自己为其传承,这是一份多么令人艳羡的荣耀啊……

    山壁剑痕,是以剑道意志凝聚而成,即便昔年,自己身为地神巅峰之境,也无法做到,眼下的人已经超乎想象。

    不过墨白并不敢随意答应,好事是有,但坏事也不少,万一老者要拿自己去炼制鼎炉,夺取纯阳之躯呢?

    前世三百年,这种事情,并不少见。

    姬仙月在一旁,惊讶地不敢言语,因为她已经被禁锢了。

    “你不愿意?”见墨白久久不语,黑袍老者语气转冷,有些不悦,这世上,还从未有人能拒绝自己。

    “不,晚辈只是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墨白自然不敢拒绝,眼前的存在,只要一个念头,就能让自己灰飞烟灭,何必自讨苦吃,他点头拜道:“徒儿墨白,拜见师傅!”

    “咚,咚,咚。”

    接连三个响头,毫不含糊,心中虽有些不愿,但为了生存,为了自己的目标,他甘愿做任何事情。

    “哼!”黑袍老者洞察敏锐,怎能看不出墨白的心思,他冷声道:“吾之名讳,两千年前,名动天下,你又何须担忧,此地往东前行五十里,是魔神宗山门,你前往拜师,只要成功进入内门,吾便传授你剑道绝学,但在此之前,不许向任何人提及见过吾。”

    魔神宗!墨白闻言一惊,顿时回忆涌现心头。

    魔神宗身为北荒王朝最大宗门,高手层出不穷,但修炼的都是魔道武学,阴狠毒辣,而且多是凶邪之辈,例如三百年后,有名的魔界神话,苏辛,就是出自魔神宗,那眼前人的身份,很可能是魔神宗高层啊……

    一入魔宗,无间炼狱。

    这句话可不是夸夸其谈,当年墨白有心要修习锻体之法,曾隐姓埋名,在魔神宗修炼过,外围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实力为尊,若不如他人,必然被废掉,终生成为废人,生不如死。

    想来,这老者也怕自己空有纯阳之体,无相应的智慧,能力,不能胜任,故一定要自己独自进入内门,这只是他的第一道考验。

    眼下,还有退路吗?

    没有。

    身在北荒王朝,已经确定。

    无法使用修为,还要带着姬星月这个拖油瓶,恐怕不过数十里,就要惨遭飞来横祸。

    进入魔神宗,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这是新的开始,也能让自己成为炼体,御气的双修人物,可姬星月呢……

    念及此处,墨白下意识地看向一旁被禁锢,口不能言,露出紧张之色的俏美人。

    总不能将之抛弃吧……

    “只要你进入魔神宗修炼,吾会答应你,将之安置在一处安全地方,让他衣食无忧。”似乎看出墨白担忧,黑袍老者开口言明。

    顿了顿,他又问道:“你与这女娃是何关系?”

    “是夫妻!”墨白回答,撒谎却是面不改色,他露出郑重的神色,对黑袍老者说道:“她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能失去她,如果星月有任何危险,墨白也不会独活……”

    一番话,说的感人肺腑,催人泪下,就是黑袍老者也被忽悠住了,身形一顿,良久,叹气,微微带了几分感情在其中:“放心,吾会安置好她的。”

    一旁的姬星月虽不能开口讲话,但五感还在,听到墨白这番言语,从未拥有过的暖意在心底涌过,俏脸变得通红,甚至美眸中还有雾气涟漪,她没有想到,一个侯爷世子,自己如此对待他,他竟然还这般不离不弃……

    如果墨白知道她此时的想法,一定会尴尬不已,拜托,这都是骗老头的。

    不复多言,黑袍老者袖袍一挥,魔气滚滚,将姬星月淹没,带离山洞,转瞬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也没办法,即便这老头有其他想法,我也没有能力阻止啊……”目送流光消逝,墨白知道,即便自己家底尽出,也伤不到老者分毫,现在,只能先赶往魔神宗修炼,争取早日进入内门,才有机会回转大周皇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