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二十六章 謎云

第二十六章 謎云

 热门推荐:
    墨白与姬星月流落北荒,方得到短暂喘息之机,然此刻的大周皇城却已天翻地覆。

    自九皇子派出大批禁卫军赶往弃神山脉,就搅动了皇城安宁。

    人们议论纷纷,不知为何会有数千禁卫离开皇城。

    一些将军大臣,侯府之间也察觉了异样,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息席卷皇城。

    但没有谁敢胡言揣测,妄下定论。

    这一日,虚空风云涌动,星云驹踏着流光,直往皇宫方向而去,各大世家都得到消息,九皇子已然回返了。

    “母后,母后!”

    皇宫后花园,雍容华贵的皇后娘娘,正坐在听风亭内赏花,九皇子便急急忙忙赶了过来。

    九皇子与大公主姬仙月,都是皇后娘娘所生,是最有资格继任皇位之人,然而偏偏玩世不恭,不学无术,让人头疼。

    姬仙月一袭紫衣,容颜倾城,正伴在皇后娘娘身边,听到九皇子大呼小叫,有些不悦,美目微蹙:“九弟,你太没有礼数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讲究礼数。”九皇子一路狂奔,口干舌燥,急道:“星月被宗门余孽追杀,现在不知所踪了。”

    “嗯?”

    皇后娘娘闻言,身躯微微一顿,转过身来,谈不上倾国倾城,却自有一股上位者的威仪,母仪天下的神态,任谁都模仿不出。

    “星月是华妃所生,此事她可知晓?”华妃深受人皇宠爱,皇后也忌惮几分,皱眉问道。

    “回母后,儿臣还未告知。”九皇子如实回答。

    “不用去说,本宫会亲自前往,人皇正在闭关,不能分心打扰,你派遣四方高手往弃神山脉仔细查探,务必要找到星月下落。”

    “是。”九皇子恭敬点头,却没有即刻离开,一副欲言又止地模样。

    “嗯?还有事情?”皇后娘娘凝视九皇子。

    九皇子点头,讪笑道:“一同消失的,还有无双神侯之子,墨白。”

    “什么!”罕见地,皇后闻言,变了脸色,可很快一闪而逝,追问道:“生死呢?”

    “生死不明,但应该与星月在一起。”九皇子不明白,为何星月失踪,皇后能保持镇定,墨白失踪,却如此紧张,一方神侯之子,还比不上皇族子嗣吧。

    气氛变得压抑,半晌后,皇后娘娘方才沉吟道:“再通知五方神帝让他们也去找寻墨白与星月下落。”

    “五方神帝。”九皇子闻言一惊。

    五方神帝乃是大周仅次于人皇的存在,各自掌管一方天地,九大武君,七大神侯也望尘莫及,谁能请得动他们?一名神侯之子,用得着这般兴师动众吗?

    “皇儿放心,你只管派人通知即可,另外,告知彩阳夫人,就言墨白已被送往宗门修炼,让她无需担忧。”

    似看出姬玄担忧,皇后娘娘沉吟片刻,开口补充说道。

    “是。”

    墨白的生死,竟然能惊动五方神帝,这是九皇子意料之外的,虽然明白,无双神侯威震天下,镇守边关,其子嗣也被重视,但五方神帝,几乎脱离人皇掌控,各自为政,母后竟然要自己去通知,这其中隐藏多少机密啊……

    九皇子很快退出后花园,决意只要墨白活着,一定要与他搞好关系。

    待得九皇子离开后,一直未曾开口的姬仙月方才露出疑惑之色,问道:“母后,墨白虽是无双神侯子嗣,但也不该请得动五方神帝吧?”

    “呵呵,傻孩子。”皇后娘娘露出慈爱之色,轻抚姬仙月额头,叹息道:“无双神侯,地位虽不高,但与五方神帝都有交情,这其中的关键,即便是我,也不能完全知晓。

    虽是这么说,但皇后娘娘脑海里却是回忆过往,十八年前,边关告急,彩阳夫人陪伴无双神侯,却临盆产下墨白,引动五方神帝同时出手,抹平边关之危,这其中关键,恐怕除了人皇之外,没人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即便身为大周国母,也只是了解一星半点,现在墨白失踪,正是检验五方神帝的机会……

    无双神侯府,在九皇子回城一刻,就得到消息。

    但良久,不见墨白归来,彩阳夫人心急如焚,坐立不安,大厅之内,她来回踱步,眉头紧蹙,焦急等待。

    北冥雪在一旁相伴,看到彩阳夫人这般模样,轻声劝阻道:“干娘不用心急,墨白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哎……我也希望啊,但心里不知为何,总有一股不安的预感,仿佛白儿此行,凶多吉少。”彩阳夫人担忧无比。

    “夫人,夫人,有消息了……”

    这时,大厅外,一名丫鬟快速小跑进来,一脸欣喜地说道:“皇宫传来消息,小侯爷天资卓越,被皇族宗门选中,已经去修炼了,短暂时间,不会回来。”

    “皇族宗门,修炼?”

    彩阳夫人闻言,没有露出喜色,反而更加担忧了,她喃喃自语说道:“皇族宗门,只是培养皇族子嗣,白儿如何会进入。”她忙问道:“是何人告知你的。”

    “回禀夫人,是皇后娘娘传来的消息。”丫鬟如实回答。

    一旁,北冥雪也露出诧异之色,因为按照她推演结果,墨白此刻应该在北荒,而非皇族宗门,但她没有言明,为防止彩阳夫人担忧,遂笑嘻嘻道:“干娘,您也听到了,这与我推演相差无几,墨白此刻进入皇族宗门修炼,未来一定前途无量。”

    “真的吗?”彩阳夫人虽不懂得朝廷政治,也不了解修炼法门,但对于墨白,她比任何人都要在意。

    北冥雪点头,肯定道:“放心,不如这样,雪儿也有一些朋友,我让他们帮干娘盯着墨白,有什么消息,就告诉您,好不好。”

    “那太好了,真是麻烦你了……”

    “怎会,您是雪儿干娘,这都是该做的。”北冥雪露出倾城笑容,安抚彩阳夫人,心里却是叹了口气,她没想到,墨白远不是表面看起来简单,应该还有其他关键点……

    入夜,凉风习习,月明星稀,一片祥和。

    皇城郊外,白光飞逝,转瞬到达旭日之巅上,缓缓化成人形,正是北冥雪,她负手而立,完全没有白天那副可爱模样,神情清冷,虽是人间绝色,却比冰山还要寒冷。

    漫长地等待,约莫三更,随着乌云掩去皓月一刻,有一道银色流光划过,竭力隐匿自身气息,落至山巅上,现出身形。

    白衣蔽体,看不清容颜,但周身散发出极其寒冷的气息,在落地一刻,跪倒在地,恭敬道:“雪灵拜见主上。”

    “起来吧。”北冥雪转身,凝视一道白衣身影,这一刻,她仿佛成为无上主宰,让雪灵凝成的精灵瑟瑟发抖,她缓缓起身,不敢正眼去瞧这位存在。

    “本座突破封印,如今修为锐减,但好在遇到一名人族少年,名叫墨白,否则很可能葬身弃神山脉了,现在本座要恢复力量,暂时不会出现在台面之上,你是本座耗尽心血培养出的,本座要你前往北荒,寻找墨白,将他的一举一动,全数告知我,但切记,除非遇到生死危机,否则不能现身相助。”

    “是。”雪灵恭敬点头,不敢多过问半句。

    北冥雪伸手轻轻一点,旋即一道迷蒙光华印入雪灵眉心,墨白容貌全数被其掌握。

    雪灵这才转身,化作流光消失在月夜之中。

    “呵……墨白,本座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何身份,能有让皇族也为之隐瞒的能力。”北冥雪笑意盈盈,倾城绝色,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