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二十九章 赠神草

第二十九章 赠神草

 热门推荐:
    魔神山,被乌云笼罩,不见天日,魔氛滚滚,席卷天地,一片阴霾丛生,仿佛炼狱入口,压抑的人们喘不过气来。

    两道身影,一黑一白,缓缓走在后山一望无尽地山路上。

    风簌簌,吹起一地涟漪,诡异残风起,草木遍地愁。

    魔神山虽被暗夜笼罩,却生长有很多黑色植物,很单调,但总好过荒芜一片,脚步走过,一片瑟瑟作响。

    “轰隆隆……”

    远处,一条通天瀑布散发银白光华,自九天而落,高达三千丈,那是魔神山顶。

    瀑布隆隆作响,散发磅礴力量,未靠近,就已感压抑。

    这里想必是魔神山的通天瀑,墨白凝视这通天瀑布,有些感叹,也有些汗颜,这等激流之下,谁能下去尝试呢?

    恐怕片刻就要粉身碎骨了吧。

    他已经有退避的想法。

    苏辛在一侧,怔怔出声,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路走来,墨白也了解一些苏辛来历,是来自北荒名门望族,苏氏,可惜,苏氏一族因为得罪北荒皇族,而一夕覆灭,仅留下了苏辛,也被废去武脉,再无修炼可能。

    但即便如此,他来到这里,就已证明还未放弃。

    墨白很感叹,他与自己前世很像,但幸运的是,现在自己可以扭转乾坤,但他不能,已经成为定局。

    怪不得总是一副清冷模样,原来是有不为人知的过往。

    “好了,已成定局,多思也是无益,不如把握有限时间,继续修炼,未来才有改变命运的机会。”墨白伸手,拍了拍苏辛肩膀,轻声安慰。

    “命运?呵,命运已成定局,改变得了自己,却改变不了别人,息息相关,如今苏氏已灭,我又如何改变呢……”苏辛摇头苦笑,清秀的面容上露出几分无奈,但瞳孔的深处,隐藏了些许不甘,仇恨,愤怒。

    墨白不知道是何原因撑持起苏辛,使得他最终走上剑道巅峰,但既然相遇,便是机缘,如果能得到苏辛帮助,未来自己,就更加有把握了。

    可如何改变苏辛现状,让他记住恩情呢?

    命神草!

    不知为何,墨白脑海里突兀想起之前,在山海奇观内,拿到的另外一株命神草。

    这是改天换地的神药,他能将一个人的身躯改造成最适合自己的存在,就如同自己,本是纯阳,得到命神草,就真正的炼成纯阳之体,万中无一,不惧天下烈火。

    如果我将命神草送给苏辛,他会成长到一个怎样的地步?

    一点灵光出现在脑海,紧接着便如星火燎原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我有办法,可以让你恢复。”墨白突然开口,神情郑重道。

    “你有办法?”虽然绝望,但未曾放弃,苏辛闻言,转身凝视墨白,有些不敢相信,被废除的武脉怎能恢复?这是笑话吧。

    但墨白的神情中带有自信,更有郑重,不像开玩笑,莫非真的有办法?

    苏辛忍不住皱眉问道:“怎样能恢复?”

    “你等着。”墨白盘膝而坐,运用神魂牵引,将一株命神草取出。

    “嗡……”

    服一出现在手中,登时光华大盛,释放夺目异彩,让人为之沉迷,药香扑鼻,仅仅轻嗅,便感觉体内气机被牵引,要发生变化。

    “是命神草!”

    苏辛很识货,所以他露出惊骇之色,倒退两步,无法保持从容镇定,他不敢置信地看向墨白,低声道:“你怎会有这种天材地宝。”

    “机缘巧合。”对于苏辛的反应,墨白很满意,若是连天地之奇,命神草都不能吸引苏辛,那自己可是白费功夫了,他递给苏辛道:“命神草之能,即便你现在成为废物,他也能帮你改变命格,恢复体质,但你要答应我三件事情。”

    “何事?”苏辛皱眉,墨白太神秘了,明明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年轻人,却拥有这种连上天也要妒忌的神草,而且还送个自己,他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地方吸引墨白。

    苏辛当然不明白,因为墨白看中的是三百年后的他,即便因为自己的出现,而产生一些变化,命运轨迹或许会被更改,但也不会阻挡其成为魔界神话的事实,如果能得到苏辛的协助,那未来,将会是一个强有力的伙伴。

    他感叹道:“我知道,你对我的身份很好奇,但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也只是一个可怜人罢了,一个不愿意屈服于命运的可怜人儿,如果你肯答应我三件事,这能改变命格的神草,我会赠与你。”

    苏辛很需要命神草,甚至眼里的渴望火热之色都不能掩去,眼前的一抹光华,那是希望,能改变命运的希望,很快,他洒脱一笑,道:“我已成了这般模样,还有什么值得利用的呢,只要我能报仇,即便自杀,我也心甘情愿。”

    怎会让你自杀呢?墨白忍住笑意,苏辛的潜力太过于惊人,自杀,简直是浪费,他伸出三个手指,一一说道:“第一,未来,永世不得与我为敌,第二,我不会限制你任何行动,但你要永远站在我这边。”

    他说出两个条件,很简单,而且是口头承诺,但墨白知道苏辛的心性,一旦坐下承诺,将绝不反悔,这是一名剑者应该有的傲骨,很显然,苏辛是有的。

    “可以。”苏辛毫不犹疑,为了命神草,为了报仇,即便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又岂会在乎几个条件,但他也注意到墨白只说了一个条件而已,于是问道:“还有最后一个条件呢?”

    “最后一个条件,暂时搁置吧,墨白只是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罢了。”淡然一笑,墨白将命神草递给苏辛,叮嘱道:“你也可以放心,我说过,只希望未来,在我有危难的时候,你会帮我一把。”

    一番防患于未然的语气,让苏辛为之错愕,很神秘,似乎更加有掌控,眼前的墨白,给他错觉,不像是少年,更像饱经风霜的老者,已经厌倦了杀戮,渴望回归平淡,但,世上风雪岂能说停就停?

    “可以。”苏辛眼神变得无比坚定,郑重点头,就像覆灭前夕,他曾答应父亲,要好好活下去,现在他做到了,未来,更不会辜负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