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十九章 魔云顶

第三十九章 魔云顶

 热门推荐:
    星月迷蒙,愁云流转,踉踉跄跄的步伐,挣扎着回到明月村,

    村头古树依旧,投射树影,内中院落依旧,却有昏黄烛火光芒。

    “有人……”

    姬星月脚步虚浮,露出紧张之色,她不敢靠近,生怕还有杀机临身。

    一想到墨白为自己殊死相杀,她内心便是一痛,为什么这个小冤家这般尽心尽力,哪怕生死,也不在乎?

    姬星月从未体会过这种情感,身为人皇的父亲,身为华妃的母亲,她享受到的,都只是物质生活,内心的依赖,无人懂得。

    帝王之家,始终是帝王,而不是普通老百姓。

    这个道理,以前她不明白,现在,深有体会。

    来到北荒的短短几个月,让她度日如年,如果墨白真的身亡,那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一咬牙,姬星月沉下心来,朝院落中走去。

    “吱呀……”

    这时,木门打开,转瞬一道黑影浮现,快速冲出,跪在了姬星月面前:“影子拜见公主!”

    “你……你是……”

    突兀地下跪,让姬星月惊讶,吓得倒退两步,仔细打量了一番,猛然醒悟,露出惊喜的神色:“你是母妃身边的影子!”

    “是,公主殿下受惊了,属下已在北荒寻找一月有余。”影子压抑内心的激动,恭敬回答。

    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她整个人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影子是华妃身边的护卫,修为高绝,深不可测,竟然找到了自己所在,这就意味着自己可以返回大周了……

    不过,姬星月又想起墨白安危,忙对影子说道:“你,快前往断魂崖,救墨白!”

    “墨小侯爷?”影子闻言,声音有些意外,但还是点头,起身带着姬星月化作流光往断魂崖而去。

    …………………………………………

    经历了一场大战,断魂崖上,生机不存,遮天蔽日的魔雾,似乎更加浓郁,甚至星月都被隐去。

    “嗖……”

    随着流光落地,影子带着姬星月来到断魂崖,但放眼望去,除却血迹,再无其他,原本断头的暗星,暗月,也不见了踪迹。

    “是血迹……”影子走上前,目光凝视地面一滩血迹,似有所感,他闭目掐指一算,皱眉道:“公主,此地不简单,墨白将两人斩杀于此,离开了……”

    说这话的时候,影子很诧异,锻灵境,有天才弟子修炼,起码也要十年光景,地灵以下,修为都会被封锁,就意味着墨白要重头修炼,但不到三个月的光阴,他竟然拥有了独自斩杀锻灵境的修为,这是一种怎样疯狂的修炼速度?

    “离开?怎么会呢,如果他安然离开,应该会去见我的。”姬星月不相信,她问道:“这里还有没有其他人来过。”

    影子睁开双眸,转过身来,对姬星月恭敬一拜,道:“以影子的修为,只能勘测到修为比我弱的存在,其他无法察觉。”

    “你现在到达了哪个境界?”姬星月好奇问道。

    “地魂巅峰!”影子恭敬回答:“若是有地神境强者来此,我无法查出。”

    地神境的手段,已经超乎想象,可以破开空间,这等能为,世间少有。

    姬星月担忧道:“墨白不会有事吧?”

    “不会。”虽然不明白公主为何如此看重墨白,与之前口口声声对付他截然相反,但他还是恭敬回答道:“墨白修为已经到了锻灵一重之境,而且应该有一股强大气息环绕,应该是被带走了……”

    “带走了?是地神境的存在,不行,我要想办法救他。”姬星月摇头,不愿意离开。

    影子皱眉,说道:“公主殿下可先随我回转大周,这里是北荒腹地,我等接到消息赶来,不宜久留,若是被北荒皇族发现,也很难脱身,不如等殿下回到大周,再派遣高手前往北荒。”

    “这……”对于北荒,姬星月心中抵触,她哪里受过委屈,这几个月以来,是姬星月最难过的一段光阴了。

    “公主殿下,北荒边关有无双神侯镇守,您先随我前往边关,见到无双神侯,相信以他的能为,深入北荒腹地找寻墨白都不是问题。”见姬星月不愿独自离开,影子只能退而求其次,往边关而行。

    无双神侯,四个字给姬星月提了醒。

    对啊,无双神侯墨云逸乃是墨白的父亲,是大周数一数二的高手,有他出手,墨白一定会安全无虑,念及此处,姬星月紧悬的心微微放松,点头说道:“那咱们先前往边关吧。”

    “好。”

    影子见姬星月同意,大手一挥,旋即包裹姬星月化作流光,转瞬消失在天际……

    ……………………………………………………

    魔云顶,屹立云之巅,虚空雷亟密布,滚滚而落,震撼人心。

    这是魔神宗所在,却专属一人,名为御苍玄。

    方圆千丈,剑壁林立,刻画众生之痕,剑意斑驳,粗浅不同。

    每一道都代表了一个境界,足有数百道,修行无数岁月,尽皆刻之石壁上。

    参天之柳,随风摇摆,屹立云之巅,呈现血红色,如枫叶,似殷红,寥寥柳叶,屈指可数,锋利如刃,空间骤凝。

    地面上,密密麻麻,满目柳叶,尽皆折断,本该化虚无,却因一滴滴的鲜血,而永存不朽。

    在远处,断剑罗列,或腐朽,或锐芒,长短,形状不一,时间年代不一。

    远处暗淡流光划破天际,落至地面,现出黑,白,两道身影。

    一袭黑袍,随风猎猎作响,御苍玄负手而立,凝视无尽云海,不语。

    墨白跟着上来,初次照面,就被此地强悍气息击的倒退两步,再入目,半晌不能回神。

    一念一眼,一眼天堂,一眼炼狱……

    天堂,是剑者天堂,可吸纳无尽剑意。

    炼狱,是剑者炼狱,有无数尸骨堆积。

    诡异,涌上心头,不安的预感逐渐强烈。

    “这……这是……”墨白环顾四周,瞪大了眼睛,断剑,鲜血,剑痕,无一不震撼人心,荒凉,愤怒,不甘,充斥山顶。

    强大如前世,也未曾见过此等情景,这可真是涨了见识啊……

    “剑葬。”这时,耳边响起黑袍老者声音,让墨白回过神来……

    ps:求收藏推荐,本书不太监,你懂得,今天三更,有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水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