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十章 魔剑道

第四十章 魔剑道

 热门推荐:
    剑葬,一个陌生的名字,不过挺适合眼下荒凉沧桑之景。

    虚心好学,一向是墨白的优点,因此他拱手问道:“师傅所言剑葬,是何物?”

    “葬剑,葬人,葬心……”每说出两个字,御苍玄的声音似乎跟着苍老一分。

    葬剑,葬人,葬心……

    细细琢磨此间言语,有所明悟,又似无所获,仿佛近在咫尺,却也远在天边。

    “此地名为魔云顶,断剑横陈三百一十一,乃是为师出道以来,斩杀的三百一十一名剑道高手……”

    一语惊人,让墨白震撼。

    有生之年,斩杀三百一十一人,而且都是剑道高手,他下意识地看向远处断剑横陈之地。

    充斥的不甘,愤怒,强大意志,尽管过去无数岁月,仍不曾稍减。

    置身其中,意志不够坚定,很有可能被侵蚀,入魔。

    他转而将目光放在了那一株参天之柳上面。

    参天之柳,随风摇曳,高有近百丈,柳条低垂,似殷红鲜血,遍布红芒,光秃秃的,仅有寥寥九片叶子,每一片叶子都要有一人高,散发碧绿光华,青翠欲滴。

    这是一株神奇之柳,墨白从未见过,皱眉问道:“这株巨大柳树代表什么?”

    “代表死亡……”御苍玄声音渐缓,也变得有了耐心,一一回答。

    “死亡?”墨白上下打量一番,哑然失笑,道:“确实可以代表死亡,因为这株柳树沾染太多鲜血,而且柳叶落尽,这株柳树也就没了存在意义。”

    御苍玄闻言,身躯一颤,但很好掩饰过去,他转过身来,黑袍蔽体,看不清容颜,却呵呵笑道:“何以见得?”

    墨白伸手一指远处堆积赤红柳叶,道:“这里柳叶横陈,若徒儿没有猜错,共有三百一十一片,每一片上都有鲜血浇灌,这或许代表了三百一十一人的剑道意志,或者死亡宣告,若是柳叶再继续落地,恐怕又会添加一条生命,只是徒儿不知晓,接下来会轮到谁。”

    御苍玄沉默,负手而立,半晌,他突然感叹道:“你很聪明,睿智,在你身上,为师仿佛看到了太白剑阿的影子,剩余的九片叶子落地,就意味着将会有九人陨落,至于是谁,我也不知道。”

    一株柳树,设下三百二十人生死,墨白凝视柳树,愈发好奇了……

    片刻,墨白回神,他转身讪笑道:“师傅,余下九人该不会有我吧?”

    “你?”御苍玄嗤笑一声,叹气道:“你还差的远,若是太白剑阿在世,或许我会尝试最后一片叶子留给他,但可惜,他已经不存在了。”

    太白剑阿,一直是墨白心中的疑惑,他从未听说过御苍玄,即便前世一百年后,他往北荒而行,也只是知道魔神宗,不曾听闻宗主名讳,一个难以接受的想法出现在脑海里……

    御苍玄现在已经呈现老态,或许这一百年间,他已殒落……

    墨白不敢再继续思考下去,或许很多事情,都瞒不过他,念及此处,墨白已经做出决定,要将自己身份讲出。

    “我名御苍玄,魔神宗之主。”这时,不知为何,御苍玄率先开口,让墨白为之一怔。

    御苍玄,已经内心认可的名字,可当黑袍老者亲口说出之后,又是一番另类感觉。

    之前苏辛所言,御苍玄,魔神宗宗主,魔剑道闻名于世,是真正的强者。

    墨白转过身来,也恭敬跪拜叩头道:“徒儿名叫墨白,来自大周皇朝。”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内心无比紧张,这是在赌命,如果御苍玄有门户之见,仅仅大周,就足以让自己身死,可同样的,一代剑者,也不容欺骗,因为墨白坚信,当御苍玄受到欺骗时候,这九片柳叶,必有自己一席之地。

    他在赌,用生命去赌御苍玄的为人,或者说,试探御苍玄对自己的了解。

    果然,御苍玄闻言之后,不为所动,他挥手道:“你起身吧,我知晓你来自大周,更知道你是无双神侯子嗣墨白。”

    “什么!”墨白没想到御苍玄竟然早就知道自己身份,不过他很快淡定下来,身为魔神宗宗主,北荒第一宗门,大周是头号大敌,七大神侯,九大武君,包括人皇子嗣,都该一清二楚,那自己这个墨白也不为过,但他又想到姬星月,该不会也知道了吧……

    那可是人皇之女。

    果然,似乎为了验证墨白心中所想,御苍玄瞥了一眼,冷哼一声,带了几分不屑之意:“收起你的心思,本座不为其他,只传剑道,姬星月是人皇之女,与我也无关系,而且你可以放心,我已经通知大周,现在的姬星月,应该被带回去了。”

    三言两语,让墨白汗颜,显然,在这等人物面前,玩弄心思把戏都是多余,不过姬星月被送往大周,这让他惊讶。

    墨白悄悄打量了御苍玄一眼,试探问道:“师傅难道不知晓大周与北荒的关系?”

    大周与北荒,千年对立,虽然近些年来,听闻荒后登位,关系有所缓和,但姬星月的身份是人皇之女,这是一个重要筹码,不该如此轻易送回。

    御苍玄闻言,更是不悦,他嘲弄墨白道:“你我身为剑者,当为剑道巅峰,门户之见,国家之争,人情恩义,都只会影响你拔剑的速度,吾要的,是魔神宗屹立不朽,魔剑道传承不灭,哪怕你是人皇子嗣,本座也不在乎……”

    一番言语,如五雷轰顶,让墨白瞬间明悟,怪不得自己剑道始终无法突破更高层,全因杂念太多,人情恩义,累世长存,一心一意,为剑道者,或许才能有所突破。

    御苍玄看到墨白若有所思模样,微微点头,很快,他袖袍轻挥,旋即魔气滚滚,包裹墨白,直袭他的脑识。

    “呃……”

    被魔气包裹,墨白倒退两步,这时,耳边传来御苍玄肃穆声音:“凝神感悟。”

    “是。”

    墨白稳住身形,盘膝而坐,再次睁开双眸,暗淡光彩消弭,登时无数剑式,在脑海一一闪现,那是一道伟岸魔影,身姿挺拔,丰神如玉,他手执长剑,挥洒剑之真意。

    似狂风,若雷霆,恍魔神,如天人。

    “魔剑道有三式,一式星流天地动,二式暗月蔽苍穹,三式殒日鬼神惊。”

    声音在耳畔响起,剑式在眸中流转,三式绝学,行云流水,不带有丝毫威力,却容于天地,无物不破,无坚不催。

    “魔剑道,魔界之始,初代魔神所创,不传之秘,真正大成者,只得一人,墨白,吾收你为徒,望好生将此剑道发挥至极,不负吾之所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