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十一章 剑道之巅

第四十一章 剑道之巅

 热门推荐:
    北荒边关有重兵把守,趁着月上云头,流光飞逝,速度极快,眨眼穿行而过。

    影子带着姬星月,要往边关无双神侯镇守重城而行。

    “轰!”

    突兀地,地面上,爆出一股惊人气息,旋即数道掌气袭身而至,要拦住去路。

    “砰!”

    气劲交汇,飞沙走石,风云游走,雷霆汇聚一刻,震动的虚空气浪翻滚,绵延如巨浪,不绝于耳。

    一击拦住去路,两道黑影升空,周身散发慑人气息,包裹的密不透风,出手攻向影子。

    影子护卫姬星月,本打算悄无声息离去,却不料这里被人发现。

    “公主殿下,我先将您送往安全地界。”

    两名地魂高手拦路,身为巅峰,影子不惧,但怕姬星月受到波及,于是气劲运转,旋即将姬星月送离战场。

    “嗖……”

    光球包裹姬星月,速度极快,转瞬穿行而过。

    “拦住他。”一名地魂高手开口,手握成爪,往银白光球抓去。

    “放肆!”

    影子见状,沉声一喝,旋即踏步而出,惊雷滚滚,影响一方天地变色,只是半个呼吸间,就至那名地魂高手身前。

    “嗯?”

    两人见状,不敢大意,同时出手,与之一对。

    “轰!”

    三道气劲迸发,方圆数十里遭到波及,这里荒芜,三人之战,不怕有百姓受到伤害。

    影子是地魂巅峰高手,两名北荒存在皆是地魂初境,与之对阵,不是对手。

    接连数招过后,两人一退再退,于虚空划出暗淡光华,瞬移百丈,咳血不止。

    “再来,便是送命。”

    送出姬星月,影子毫无顾忌,但他更关注公主安危,凝视两人,不欲纠缠。

    “嘿,大周皇族吗?既然来到此地,断然不能让你平安离开。”

    两名地魂境高手互视一眼,旋即再出手,虚空惊雷炸开,伴随步伐起落,震慑人心,这股惊人力量爆发,引动远处众多北荒边关守卫。

    影子见状,眉头一凛,旋即出手,一拳轰出,虚空破碎,伴随脚步起落,再次莅临身前,一掌轰出……

    ………………………………………………

    流光飞逝,影子一掌,携带有地魂巅峰的力量,光球包裹姬星月,往大周边关而去。

    那里有一座雄伟巨城,屹立不朽,仿佛洪荒巨兽,能吞噬天地。

    巨城上,旌旗招展,“周”字皇旗辉映,恍若真龙在世,盘旋于顶,震慑人心。

    姬星月被光团包裹,出了北荒地界,讶异发现自己可以使用修为了,而且不足数十里,便是边关巨城,她露出喜色。

    “呼呼呼……”

    突然,就在临近一刻,虚空迎面丛生黑色魔气,囊括方圆百丈,紧接着黑色魔气之中,探出一只巨爪,生有逆鳞,可怖无比,迅速抓来。

    “啊……”

    一声惊呼,黑色魔气包裹光球,转瞬吞噬,旋即缓缓溃散,化作虚无,仿佛从未出现。

    “公主!”

    影子与两人对阵,却分出心思关注姬星月状况,但那黑色魔气来得太快,去的也快,在一瞬间就消失踪迹,顿时让他变了脸色。

    他接连轰出数掌,抽退而出,往大周边关而行。

    “追!”

    一名地魂境高手出言,要追击,却很快被拦住。

    “穷寇莫追,那里是无双神侯镇压之处,黑色魔气来得突然,不知从何出现,你我小心,将此事禀告将军。”另一人开口说道。

    “也好。”

    两人很快化作流光,离开此地,这次阻击,虽不算成功,但好在大周皇族被拦下,只是不知被何人带走了……

    影子脱离战圈,快速赶至姬星月消失之处,却查不到任何气息,方才那股魔气出现的太突然,让他没有任何防备。

    姬星月被掳走,身为华妃身边的神秘高手,影子罪责难逃,他将目光放在了边关巨城之上,很快,化作流光,进入其中……

    ……………………………………………………

    魔云顶上,剑道再传,一袭白衣,盘膝而坐,位于云之端,数不清的剑招,绝式,在双眸中一一浮现,脑海中的剑道意志越来越清晰。

    所谓剑道,不分境界,一剑破万法,意志强横,足以开山裂石。

    古往今来,剑道多出天骄。

    有剑宿不朽,堪称绝代。

    有红衣不坠,元神一剑。

    有道剑不灭,魔劫万千。

    天骄之名,冠以天骄。

    剑道争锋,无穷无尽。

    魔剑道,三式绝学已是受用无穷,睁开双眸,暗淡流光闪过,刹那间,风起云涌,山巅之上,雷霆密布,惊雷八荒。

    呼出一口浊气,墨白起身,竟然突破至锻灵二重境界,他哑然,魔剑道果真惊艳绝伦。

    “你醒了……”耳边响起御苍玄苍老声音。

    墨白醒悟,循声望去,就见黑袍猎猎,立于山巅之上,任凭风势而袭,不为所动,御苍玄这一刻,如同绝代剑魔,不动则已,动则惊天。

    墨白起身,恭敬道:“师傅,这魔剑道果真是剑中绝学。”

    “呵,你可知过了几天了?”

    几天?墨白一怔,沉浸剑道之中,不能自拔,他讪笑道:“最多三个时辰吧!”

    “三天……”

    三天了……墨白微微一怔,笑得更加灿烂,说道:“我已领悟魔剑道十之**了。”

    “不错。”御苍玄语气中,终于带了几分赞赏,他点头说道:“常人悟透魔剑道,一年半载不可得,天才之列,数月已是极限,你却比之天才更要让为师满意,三日功夫,习会魔剑道,若非为师探查过你的底细,都要以为,你也是活了几百岁的剑道人物了!”

    墨白闻言,心里一惊,这话不假,若非自己拥有三百多年的剑道修炼感悟,这魔剑道精髓,很难掌握,一般锻灵境存在,要想融会贯通,没有几个月的时间无法做到。

    曾为地神境巅峰的剑道强者,墨白拥有常人难以理解的感悟能力,这也是他能如此掌握的缘故。

    “你虽领悟惊人,却也会聪明反被聪明误,剑道一途,境界都是虚妄,你若有能耐,凭借意志,镇杀高境界敌手,也未必困难。”这时,御苍玄又开口,教导墨白。

    镇杀高境界对手?

    墨白从没想过有这般手段,在绝对实力面前,即便拥有再好的手段,也该无用,但御苍玄却是说剑道,无境界之分,怎有可能?

    “罢了,此刻你也无须领悟,再过些时日吧,为师要离开魔云顶,大概七日时间,这七天,你好生领悟,七天后,为师会带你去个地方。”

    本想三天将墨白带走,但看眼下情形,似乎还有突破可能,再三斟酌之后,御苍玄一步踏出,身形瞬化流光,消失在云端。

    “师……”

    墨白本想叫住他,可转念又想到另外一个人,他嘴角微微翘起,再次盘膝而坐,神魂转瞬进入道塔之内。

    一步踏入,景色依旧,空荡虚无,一望无际,白衣负手,似乎早就知道墨白会前来。

    拥有魔剑道之主御苍玄为师,又有绝代剑仙太白剑阿为师,两道高手,一正一邪,还有谁能这般好运?

    重生之后,好运不断,让墨白险些忘乎所以了,看到白衣转身,他收敛心情,快步走上前,恭敬一拜道:“师傅,墨白突破锻灵境二重境界了。”

    “哦?”白衣露出饶有兴致地神色,负手而立,轻笑道:“你觉得有几分把握能将我击败?”

    一层,早有言明,最多通神境,白衣也就是通神境巅峰。

    锻灵以下,皆是蝼蚁,墨白可不认为眼下白衣还是自己对手,只是当他探查白衣气息后,又是一怔,竟然看不出深浅,这让他怀疑,是否有误。

    白衣笑道:“无须探查了,为师只有通神巅峰,但看你如此喜悦,如果能击败为师,第二层将会是真正的天材地宝世界。”

    “得罪了!”心中犹疑,但墨白出手很果断,双指并拢,金色剑气化形而出,锻灵境,也就是地灵境的修为展露无遗。

    “嗖!”

    剑气纵横,有数十丈,猛然斩落,携带庞大气势,墨白自信,这一剑,足以击败任何通神境之人。

    然而,很快,讶异再次溢于言表。

    因为白衣身形瞬闪,竟轻而易举,躲过这一击,旋即一指点出,金色流光袭面而来。

    “喝……”

    墨白皱眉,沉喝一声,堪堪避过,可接下来的白衣再次出现于身后,如背生芒刺,让他心神一紧。

    不疑有他,九幽幻影随意而出,身形瞬间双分,残影破碎,墨白出现在十数丈之外,他凝视白衣,露出警惕之色。

    “怎样?地灵二重境界,依旧难敌吗?”白衣出言嘲弄,却让墨白更加警惕了,这显然是故意出言相激,要自己露出破绽。

    他收敛心神,凭空招手,由万千气劲凝聚的冷锋映眼,旋即提气,体内气机牵引,一缕缕魔气丛生,环绕周身,漆黑明亮眸子暗淡一闪而逝,旋即利刃划破空间,再斩向白衣。

    “是初具模样的魔剑道吗?”白衣轻笑,并不在意,他双指并拢,周身金芒大盛,旋即一轮金阳澎湃而出,释放极阳道威,镇压墨白。

    “啊,怎会!”

    魔剑道是魔之极,极阳却如克星,相撞一刻,明明只有通神境修为,却硬生生止住地灵二重攻势。

    “嗖……”

    再闻破空声响,一瞬的讶异,胜败分晓。

    金芒映眼,由剑气凝成的金剑架在了墨白脖子上……

    “如何?”

    随着白衣轻笑,金剑凭空消弭,他凝视墨白,语重心长道:“知道何为剑道吗?”

    “剑道便是……呃……墨白不知……”

    墨白本想说剑之极致,以剑独行,一心一意。

    可转念又想到方才通神境,打败了自己这个地灵境二重高手,心里不是滋味,反倒是想听听白衣见解。

    “哈!”白衣看墨白模样,哑然失笑,道:“你这副模样,让为师想起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也是鬼灵精怪,总想着能套出一些对自己有用的手段,也罢,为师便告诉你,所谓剑道,无境界之差,但凭一心一意,一念一剑而已。”

    “剑者,当以弱胜强,而非持强凌弱。”

    “为师问你,若有一名地神境强者击杀两名地魂境,需要多长时间?”白衣将目光放在墨白身上,出言询问。

    墨白闻言,仔细琢磨,昔年,自己身为地神境巅峰强者,要击杀地魂境,基本毫无抵抗之力,念及此处,他恭敬回答道:“也只是顷刻。”

    “那你可相信两名地魂境联手击杀地神境吗?”

    “怎么可能!”墨白想笑,境界之差,天壤之别,如何做到?可当他看到白衣意味深长的笑意后,顿时一惊,倒退两步,不敢置信地问道:“莫非师傅曾经做到过?”

    “哈,那都是一些陈年旧事罢了。”白衣负手而立,不以为意,仿佛真是这无尽岁月来的小事情。

    可这件小事,在墨白心里,当真涌起滔天巨浪,地魂击杀地神?他无法想象。

    似乎看穿墨白想法,白衣笑着答道:“我已说过,真正的剑道巅峰,不是境界之差,而是意念之差,以弱胜强,才称剑道之巅,你……还差得远。”

    以弱胜强,才称剑道之巅……

    ps:心情超级不好,因为我被踢出新书榜了,所以,今天我要安静一会,大概也就六千字吧,有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水波,水波告辞!

    另外,免费月票,推荐票,走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