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十四章 密谈

第四十四章 密谈

 热门推荐:
    诺大广场,雄伟壮阔,昊阳神辉照落,更添几分暖意。

    这是罕见地汉白玉所铺垫而成,一望无际。

    琼楼玉宇,金碧辉煌的大殿紧闭,四处有侍卫把守,却仅有寥寥数人。

    下方是假山水池,其中有雕刻金龙,吐水化作流光,溢入深处。

    “咦,这里竟会有一块巨石?”

    来到此处,不敢随意走动,墨白环顾四周,意外发现在这大殿之下,有一块高有一丈,长有两丈的巨石,孤零零地,随意摆放在此地。

    并非是奇异山石,就是块普通的石头,让人倍感意外。

    墨白走上前,轻轻抚摸石身,也并未察觉异样。

    “真是奇怪,诺大皇宫,竟会有一块普通石头。”就在诧异之际,忽闻远处传来吵闹声。

    “那是何人?敢在太荒殿前放肆!”

    说话间,数道流光落地,现出身形,是五名年轻男子。

    他们尽皆身穿锦罗绸缎,显然是世家子弟,个个精神饱满,红光满面。

    为首一人身穿紫色锦绣,腰佩碧绿暖玉,头戴高冠,眉清目秀,但总是带有一股邪邪笑意,一副满肚子坏儿水的模样。

    他是南成济,南鼎侯之子,掌管北荒南部大小事务,威高权重,加上年纪轻轻,就突破锻灵之境,被誉为北荒天才。得到荒后赏识。

    今日前来皇宫,是想找寻太子殿下,不料来回溜达一圈,不见人影,心中郁闷,反而在太荒殿前看到这么一个无所事事的白衣少年,正想拿来出气。

    他遥遥一指墨白,神情倨傲,负手而立,问道:“你是何人,赶来此地?”

    墨白看到来人,这幅神情,让他不悦,颇有几分灵应的嘴脸,饶有兴致地反问道:“你又是何人,来管我的闲事?”

    身后跟随的四名年轻世家子弟,看到墨白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样,尽皆露出不屑之色,有一人站出来,嘲弄道:“小子,站在你面前的是大名鼎鼎的南成济,南小侯爷,是我北荒天才之列,你说话也要注意点啊,哈哈哈……”

    有人帮着表明身份,南成济更显得意,在皇宫,他可是拥有荒后亲下的通行令,可随意游览皇宫大部分地区,这是一种荣耀。

    可很快,他就注意到墨白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心底莫名涌起一股火气,神色也阴沉下来,盯着白衣,冷声道:“小子,你可有皇宫的通行令?”

    “没有。”墨白如实回答,他是被御苍玄带来的,虽然这时,不见了老家伙的踪迹。

    听到没有通行令,先是一怔,南成济神色又阴沉几分,嘿道:“小子,这里是皇宫禁地,你快些离去吧。”

    墨白倒是想离开,但没有御苍玄的准许,他怎敢擅自做主,面对南成济故意挑衅,干脆不理会。

    被无视,本就心情不悦的南成济,更是不爽,他凝视墨白,沉声道:“本世子再说一遍,没有通行令,离开太荒殿,否则,本世子会让你知道厉害。”

    墨白来了兴趣,反问道:“怎么,想要动手吗,正好,最近修炼,墨白也很手痒,拿你来练练手。”

    “哈,找死吗?”

    以为是听到了笑话,众人放声嘲弄,一个名不见经传,从未见过的小子,竟要挑衅南成济。

    一名世家子弟好心提醒道:“小子,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离开吧,否则南成济真的发怒,你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说这话的同时,却有几分揶揄之色。

    墨白不语,负手而立,周身气息瞬间爆发,卷起一股劲风,将几名不过周天境的年轻子弟震退,惊讶地他们露出骇然之色。

    小小年纪,达到锻灵境了,来头肯定不小。

    南成济也发现了问题所在,但身为北荒天才之列,即便如此,也不能怯战,更何况自己是锻灵金三重,比眼前少年还要高上一个境界。

    他沉声纳气,凝视墨白,双掌运起劲风,对墨白道:“小子,你成功激怒我了。”

    “呵……”

    不言语,墨白身形瞬闪,就迎了上去……

    …………………………………………………………

    皇宫深处,氤氲密布,能坐上皇位之人,得天道垂青,可使造化之力,龙气所至,万邪难侵。

    御苍玄负手而行,身形若流光,很快至深处御书房,这里的紫气最为浓郁,显然是荒后所在。

    御苍玄走上阶梯,御书房门突兀打开,竟迎之入内。

    御书房内,金碧辉煌,却不失典雅,玉质屏风分列两侧,吸收龙气,炉烟袅袅,释放清香,沁人鼻息。

    夜明珠分别镶嵌有数颗,亮如白昼,映照此间情景。

    其内红罗帐,看不清内中情形,唯有一道人影抚棋盘,捻落子,烛火摇曳不定,更显神秘。

    “你,来了……”内中传来威仪声音,虽是女子腔调,却如威如狱,恍人中皇者。

    御苍玄负手而立,黑袍蔽体,唯有一双混沌眸子,寓意心思莫名:“吾将墨白带来皇宫中了。”

    红罗帐内,被灯火辉映,人影闻言微微一怔,旋即落子,半晌,她缓缓开口问道:“无双神侯可知晓?”

    “不知。”御苍玄回答:“吾之魔剑道始终都该拥有继承人,少离虽天资卓越,但心性仍旧少年,百年之内,无法竞得全功,吾无法等太久了。”

    “呵……”罗帐之内,人影依旧,传来轻笑,她捻手,又落子,分明是一人,却似在博弈,落子后,再开口:“苏辛同样位属天才之列,听魔神宗传来消息,他已得到魔体,更适合你才对。”

    御苍玄声音依旧,不悲不喜,道:“苏辛成就,未来最多比我高上一头,若要寸进,实在难矣,墨白虽为大周之人,但十数年来的算计,不出五年,大周人皇便会对付无双神侯,届时,拥有纯阳之体的墨白,加上精进的纯阴之体,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将会是北荒对付大周,最大的王牌。”

    荒后沉默,久久不语,半晌她开口感叹道:“但北荒有潜藏势力要浮现台面了……”

    御苍玄不为所动,只是开口说道:“这与吾无关,墨白,吾会将其留在皇宫,三百年了,吾有战约要赴,至于如何对待墨白,吾相信,你会比吾更懂得。”

    “是吗……最后九人……”荒后言语有些意外。

    御苍玄负手而立,沉声道:“终究会有这么一天。”

    话语甫落,他转身离开御书房。

    直至殿门关闭,一袭微风起,红罗帐内掀开一角,露出威仪容颜:“传令下去,御苍玄弟子墨白,拥有可出入皇宫,除却禁地以外的任何地方……”

    “是。”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引起空间波动,转瞬不见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