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十六章 怪石

第四十六章 怪石

 热门推荐:
    不爽是一种情绪,御苍玄的心思,墨白摸不透,但不明不白也非是他的想法。

    只是微微不悦,腑脏就受了些伤,谁也不能保证,御苍玄心情不好的时候,会不会出手解决自己。

    这老家伙,不简单啊……

    看不透的结果,在御苍玄出现的刹那,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北荒最值得尊敬的,当是荒后。

    但最值得敬畏的,该属御苍玄。

    昔年出道时,嗜杀成性,以生灵之血养剑。

    百年后,一一对决天下剑道,斩杀高手无数,为人狠厉,闻风丧胆。

    再看向虚空中,那黑袍撇体,不见真容的存在,很多人瑟瑟发抖。

    南成济从来不怕惹事,但对于国师,打心底里的敬畏,因此他不敢言语,即便墨白被打吐血,他也没有露出任何幸灾乐祸的神情。

    御苍玄出手,不打死人,这证明什么?

    或许白衣少年就是这老家伙带来的。

    想到这里,他不敢再逗留,收起冰灵,讪笑着挥挥手:“国师,既然无事,那我等就先离开了……”

    说着话,也不管御苍玄反应,掉头就跑……

    很快,他就消失在广场尽头。

    随着南成济的离开,众人也都四散而去,不消片刻,诺大广场上,除了守护的黑甲禁卫,再无他人。

    墨白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半跪在地,凝视虚空中的人影儿,想不通为何会突兀出手。

    “跟我离开。”

    已经无人逗留,御苍玄挥手,旋即黑气包裹墨白,整个人都跟着他化作流光消弭在虚空。

    在落足,已到了云海深处。

    这里无边无际,昊阳神辉洒落,一片金黄,如果纯阳功体在此修炼,一定会有非常快的进境。

    莫名地,黑袍上亮出点点晶莹,甚至手臂上的皮肤开始变化,变得修长洁净。

    墨白低头跟在身上,恰巧看到了这一幕,露出异样神色,抬头看了一眼后,再次低了下去,没有开口询问。

    旭日依旧,神辉点点萦绕,黑袍驻足,御苍玄回头,问道:“为何不全力出手?”

    “我……”墨白咬咬牙,捂着伤口,恭敬回答道:“徒儿还不想被人这么快注意。”

    御苍玄点头,满意道:“很好,可你忽略了北荒天才之列,南成济今年二十五岁,修为已至锻灵三重,是年轻一代,顶尖行列,即便你不取胜,也会受到众多世家注意,要么出手败敌,要么偃旗息鼓,可你两个都没做到。”

    墨白沉默,御苍玄话外之意,要么一鸣惊人,要么默默无闻,这半生不熟算是怎么回事。

    御苍玄继续说道:“若你选择不出手,为师会隐藏你的身份,并且咱们之间,也同样不被外人知晓,若你选择出手,击败南成济,那为师会站出来,承认你的身份,魔剑道传人,不许不败,也不许轻易被击败。”

    你有你的想法,我也有我的决定,北荒恐怕知道我的身份,却没有选择出手,那就意味着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既然能允许我生存,我就更该试探你们的底线。

    现在倒好,没试探出来,反而凭白挨了一击,胸口滞闷,苦痛不堪。

    看到墨白不说话,御苍玄遥遥一指云海,对墨白说道:“这里是最接近昊阳的地方,你身具纯阳之体,在此地修炼,会大有裨益,为师要离开了,但下面,不论是谁挑衅,为师只给你一个要求,不许败。”

    “是。”墨白恭敬回答,低下头去龇牙咧嘴。

    御苍玄看在眼里,不多言,转身化作流光消失在云海天际。

    看到黑袍离去。

    墨白方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云海之中,捂着滞闷的胸口,小声咒骂道:“该死的老家伙,如果有一天,我超越你,一定会让你好看。”

    ……………………………………………………

    南成济匆忙离开太荒殿,要离开皇宫,心头却是疑云重重,纳闷不已:“这白衣少年是何人,能让国师亲自出手?”

    身后紧随的一名世家子弟凑上前来,生怕别人听见似的,小声说道:“或许是国师的徒弟!”

    “徒弟?”南成济嗤笑一声,鄙视他道:“国师不是已经收太子殿下为徒了吗?怎会还有第二个徒弟。”

    “为什么不可以。”那名世家子弟反驳说道:“不然你给我个合理解释。“

    “反了你了!”南成济作势欲打,那人慌忙鼠窜而去,临走前还嘻嘻哈哈。

    南成济也不多做追究,怀着满腹疑惑,往皇宫外而去。

    ………………………………………………

    云海之中,墨白盘膝而坐,吸纳神辉,修复伤体。

    不多时,面前虚空波动,搅乱云海,紧接着一道身穿绿衣蒙面的人物出现,他一手挥出,丢给墨白一块令牌。

    墨白睁眼,凝视来人,皱眉问道:“阁下何人?”

    绿衣蒙面者不回答,直言道:“此为皇宫通行令,除却禁地之外,任何地方都可去得。”

    话语甫落,绿衣蒙面者便化作点点光华,消弭不见。

    神秘,太神秘了。

    北荒皇宫充满诡异,并未见到荒后,也没人接待,一切都似乎不合常理,却又找不到任何不对之处。

    既来之,则安之,墨白一向自以为如此,但如此下去,何时能回转大周?

    边关,不是谁都能去,除非能在北荒拥有极高地位,又或者从军。

    从军不可能了,只能想办法再北荒谋得一官半职。

    如果能见到荒后,或许一切都有办法。

    如何能见到呢?

    眼下,墨白拿起金色通行令,嘿嘿笑了笑,闭目继续修炼……

    时值月夜,昊阳隐去,星月现空,丝丝灵韵洒下,更显静穆。

    云海磅礴,无穷无尽,星空浩渺,使人心生渺小之意。

    他起身,往太荒殿的白玉广场而行。

    再踏足,星月为引,被白玉吸纳,形成壮观之景,远远望去,仿佛星辰置于身前,绽放璀璨紫色星芒。

    墨白来了兴趣,往巨石一跃而上,盘膝而坐,打算吸纳月辉之力,淬炼纯阴魔体。

    “喂,滚下去。”突然,有声音响起。

    墨白睁开眸子,环顾四周,却不见人影:莫非是错觉?

    “滚下去,没有听到吗?”

    就在墨白要修炼之刻,又有声音传来,

    “谁?”

    “在你下面。”

    下面,是石头?

    墨白忙跳下去,一脸警惕,凝视巨石,上下打量了一圈,发现石头竟然隐隐散出紫色光华,他诧异问道:“你是何人?”

    “嘿,果真是个乡巴佬,连本大爷都不知道。”

    “你觉得我有必要知道你?”

    “那倒也是,毕竟你是新来的。”石头动了动,里面传来调笑声音:“小子,白天发生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你可真是够笨的,连南成济都打不过。”

    “南成济是谁?”

    “不是吧,刚打过你就忘了?”

    “不,我问的是,他是什么身份。”墨白解释说道。

    巨石传来声音:“是南鼎侯之子,不要问我南鼎侯是谁,是掌管北荒南部的一个王侯,嗯……修为不错。”

    “那你又是谁?”

    “我?嘿,我从不会让笨蛋知道我的姓名。”

    墨白闻言,脸当即黑了下来:“我不是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