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十九章 偷师

第四十九章 偷师

 热门推荐:
    月下的涟漪,清辉映眼,晶莹白玉囊括方圆千丈,形成巨大广场。

    雄伟太荒殿依旧静静伫立,不曾有丝毫变动。

    黑甲禁卫聪耳不闻,闭目不问,如雕塑一般,站在各地守卫。

    散落地面的碎屑石块,一片接着一片,这是最普通的石头,里面出现了最不普通的人物。

    一袭暗红长袍的俊逸剑者,在夜空负手而立,衣阙飘飘,如妖神临凡,浮空十丈,居高临下。

    身边悬浮着的一缕缕星芒,湛蓝冷剑长有三尺,没有人握着,却仍旧屹立,与主人并排,同样的桀骜不驯。

    洁白晶莹的汉白玉地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裂痕,白色的衣衫几乎与月色融为一体,白袍猎猎,携带的气势不敢小觑。

    他的身前,除却银白月辉,还有金芒映眼,一柄三尺三的金色名锋,携着琳琅满目的剑柄,还未出鞘,或者说,一招之后,剑又归鞘。

    但,胜负还未分,所以,战不终止。

    屹立虚空的影,暗红色的长发不及瞳孔中的血红更加映眼,罕见的血瞳,又或者妖瞳。

    七百年前,有一名魔域剑者,拥有妖瞳,被妖魔两道所不允。

    五百年前,拥有妖瞳的魔域剑者成就一则传说,被争相拉拢。

    三百年前,不世妖瞳被击败,此后再无踪迹。

    二百年前,妖瞳被妖域带走,这就告一段落。

    五百年间,魔域与妖域,争夺不休,都是因为一双眸子,或者说诡异的妖瞳。

    在魔妖二域刻意的封锁下,妖瞳的诡异,早已湮灭在历史洪流中。

    奇怪的是,月色当头,妖瞳又从这年轻剑者的双眸中显露,虽然只是眨眼一瞬,也被墨白瞧了个仔细。

    但他并没有表现出诧异,瞳孔中有金芒闪过,旋即快速出手,在越过极道的一刻,流光映眼,再让虚空中的剑少离微微侧目。

    只是这短短的一瞬,墨白认为这就足够了,他拖着长长的金色流光,足足有十数丈,上好的汉白玉石都被划出裂痕,让人心疼。

    在一跃而起的刹那,金色剑气已经率先迎了上去,轰向虚空中的暗红影子。

    剑少离自称北荒第一年轻高手,当然不能浪得虚名,刃光千闪的一刻,身前流星,投下一缕缕辉芒就让他避开这刺目的光华,然后在剑气临身的一刻,招式再变,星流携带无尽魔气,又验证了魔剑道第一式的厉害。

    “叮叮叮!”

    火花四溅,黑色魔气滚滚,剑光映眼,不断的交击,不断的崩裂,不断的剑气纵横。

    多好的汉白玉广场,转瞬沦为杀机下的陪葬。

    很快,在滚滚硝烟之中,又是一道流光射出,被击退,现出身形之后,就发现仍然是白衣。

    手臂发麻,墨白龇牙咧嘴,对这小子很不满意,魔剑道星流,是第一式,也是超越天阶武学的存在,因为这诡异的妖瞳,他没敢再使用第二遍,生怕下一刻,使出来的剑韵也相同。

    这么一来,这一招可就彻底被偷学了。

    墨白忌惮被偷武学,却露出感叹的神色,抬头对屹立虚空得意不已的年轻剑者叫道:“我终于知道,为何当年拥有妖瞳的人物会这么厉害,谁不怕被偷师啊……”

    这一句话带了几分嘲弄,剑少离却没脸没皮,轻抚湛蓝神剑,再看向墨白,嬉笑道:“只要能得到我想要的武学,让你占两句便宜又如何!”

    “你可真是让我涨了见识。”

    “不,应该说,你让我涨了见识。”剑少离虚空踏足,眉头一挑:“这魔剑道,今夜我非学了不可。”

    “我希望如此。”墨白点头,把定了主意,既然想要偷师,就得看看妖瞳有没有修炼到家,他极道轻抛,腾空而起后,又瞬间没入地下,本就一片狼藉的汉白玉地面在这一击之下,更显得摇摇欲坠,甚至名锋插进地面两寸。

    他双手结印,魔气翻涌,原本皎洁明月在下一刻,被乌云包裹,暗淡无光,但本该金芒耀眼的极道神锋,这时候成了银白色,皓月隐去后,墨白凝视虚空,口诵剑诀:“魔剑道,暗月。”

    屹立虚空中的人影看到墨白再运第二式,瞪大了眼睛,诡异血红再次涌了上来,仿佛能堪破一切,连带着这了不得的武学。

    可很快,剑少离的兴奋就变成了疑惑,因为墨白身形瞬闪,竟然一分为二,连带着那口不可多得的神剑也出现变化,他有些分不清真假了……

    妖瞳的厉害,在于复制,堪破武学,不是幻影,更何况,墨白根本就不是幻影。

    他将身体里的一尊魔体请出,运用天地元力凝成一口剑,就成了两个一模一样的自己。

    但还不止于此,魔体不同于墨白,他很高傲,也很诡异,暗淡眸子睁开,握剑刹那,一片血红昏黄笼罩方圆:魔剑道,殒日。

    话语甫落,剑诀再起,暗月,殒日,分别是魔剑道的后两式,墨白自认为没有练到家,但也能初具规模了。

    一者暗淡无光如生死临身,一者昏黄血色如黄泉引路。

    两重杀机,开启了地府鬼门,要请剑少离入内。

    “嘿,这是在考验本大爷的领悟能力吗?”

    魔剑道第三式出现,剑少离就一阵昏昏沉沉,仿佛生命元力被吸干似的,可他还是甩了甩脑袋,嬉笑不已,更放弃了抵抗,妖瞳将两道绝学深深印入脑海。

    不怕死的表情,更是找死的模样。

    墨白恨得牙痒,要出手,心中犹豫,这可是皇宫啊,北荒皇宫!

    无奈之下,他只得选择收招。

    暗月一式收回,银白光华退去,再恢复金芒耀目,天际尽头,滚滚黑色魔气溃散,皓月也复又归来。

    “嗖!”

    突兀地,身前风势起,划出凌厉破空声响,不好!

    墨白回过神来,就见身旁的魔体不受控制,径直刺了上去,所过之处,尽皆呈现淡黄死亡暗色,空气凝滞,剑指虚空人影。

    “啊……”

    接连偷学三招,得意不已的剑少离露出欠揍的表情,可随着那道可怖魔影攻来,让他脸色瞬间变得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