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十章 美人儿?

第五十章 美人儿?

 热门推荐:
    面对突然出现的杀机,剑少离愣住了,回过神来的时候,面色惨白,他做梦也没想到,墨白真的敢出手,一时之间忘记做出反应。

    这个情形的出现,让墨白也愣住了,好在他的反应快,因此在殒日一招出现,划出死亡的艳色后,他身形瞬闪,已经拦在了剑少离身前,同时,极道神锋,果敢一档。

    “砰……”

    一声巨响,气浪翻滚之余,就见两道身影被击飞,“扑通”滚落至地面,接连好几个跟头后,头晕目眩地两人才勉强回过神来,互相注视着对方。

    两人距离很近,几乎贴在了一起,甚至还周围的气息也感应的一清二楚。

    剑少离坐在地上,眼睛瞪得很大,他有些反应不过来,是墨白出手,最后又是墨白挡下,这都是一个人啊……

    墨白也愣住了,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察剑少离,也就是这么一观察,发现了点端倪,一个妖异俊美的男子,竟然生了一对桃花儿眸,这简直比美女还要俊俏,连男人都要被他勾了魂儿去。

    “喂喂喂,你这是什么眼神儿啊?”

    一直被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剑少离通体发凉,他挪动了两下,于墨白保持了一定距离后,又不悦地说道:“大爷我是正宗的男人,对你可没兴趣。”

    “呃,咳咳,抱歉。”墨白佯作几分尴尬,而后抬头看上虚空中的魔影。

    纯阴魔体,虽然并未完全成型,但这一招下来,着实凶猛,他屹立在虚空,暗淡眸子毫无感情,却桀骜不已,他居高临下,凝视墨白,好像有生命一般。

    最后在月光牵引之下,他缓缓消弭无踪。

    突兀地一眼对视,墨白以为自己生出了错觉,明明刚生成的纯阴魔体,却好像有生命意识一般,让人惊心。

    好在他消失了。

    墨白重重松了口气,又将目光放在了剑少离身上。

    不得不说,剑少离长得实在太俊俏了,像个男人?胡扯!

    可是女人?也不像!

    莫非是传说中的阴阳人?

    墨白身体打颤,忙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尘,冷着一张脸,哼道:“三招,你都如愿以偿了,现在是我走,还是你走。”

    剑少离嬉笑着站起身子,凑上来,好言相劝道:“本大爷哦不,小爷我很讲义气的,你教了我,我肯定会给你一些好处的。”

    他连语气都变了,倒是让墨白很受用。

    剑少离觉得自己学了三招,很开心,而且墨白还救了自己一命,这多少也算是个小恩小惠,于是很大方的挥手说道:“我记得皇宫里有一口通神池,那里面还放置着一些宝贝,带你去取来如何?”

    墨白忙挥手,说道:“不用了,你只要告诉我,你的身份,其他的,墨白不需要!”

    “墨白,你叫墨白啊,这名字好!”剑少离拍马屁的功夫着实不差,他嬉笑地拍着胸脯,自我介绍道:“小爷我叫唤剑少离,是北荒王朝的太子,当然,你教了我,也不用给我下跪什么的,咱们都是朋友!”

    在剑少离拍着自己的胸脯时,墨白一双机灵地眼睛就盯了上去。

    可惜看到的是一马平川,莫非真是个男儿身?

    剑少离是个剑道高手,他自己承认的,所以感知也很敏锐,他看到墨白这么一副半信半疑的模样,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哼了一声,面色转冷,有些不悦道:“很多人都说小爷我长得俊俏,是个女儿身,可这也不能怪我,外表是父母给的,小爷我也不能自己做主啊。”

    墨白沉默不语,叹了口气,转身就要离开。

    “哎,你不能走。”剑少离是个执着的人儿,因此看到帮助自己的人要离开,三步并作两步,拦住了去路。

    月色下,银辉辉映,一片涟漪,一前一后,暗红,白衣,成为鲜明对比。

    墨白不想再纠缠,不明身份之前,可以假装无知,明白身份之后,又如何能置之不理?

    剑少离,一名天才剑者,拥有妖瞳,过目不忘,更是北荒王朝太子,层层身份加诸,墨白承受不来,或许,一个情分,不能即可讨回,未来有一天会用得到。

    墨白笑了笑,被拦住去路,没有硬闯,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样吧,武学,王侯,神剑,我都不要,如果有心,以后我遇到危险时候,帮一把就好。”

    剑少离听到是这么简单的要求,露出不愉之色,他撇了撇嘴,不满道:“是不是瞧不起小爷啊?我都说了,这天大地大,北荒之中,还没有谁能拦得住我。”

    墨白也直截了当地解释说道:“我手中极道不比任何神兵差,我魔剑道武学也不是天阶能比,至于管理一方,不如做个闲散人,一心修道的好。”

    墨白的解释,很正确,也很表明心意。

    剑少离听得清楚,亦不好再阻拦,他略微气馁,盯着墨白,有些赌气地道:“既然这样,那我便先离开了,这皇宫之中,你有通行令,可随处去,我住在东皇宫,有时间可来寻我。”

    他不想再逗留,觉得墨白是个不错的人,很讲义气啊,至少比那个南成济好得多,嘿嘿一笑,转瞬就化成一团暗红光华,消失在太荒殿前的白玉广场上。

    回过神来的墨白也不多深究,剑少离,是个奇怪的人儿,世上哪有这般俊俏的人物,恐怕连男人都会爱上吧……

    不过眼下,他或许更担心身后的景象,转过身后,墨白就有些头疼。

    放目望去,原本上好玉石地面,这一会儿功夫到处都是剑痕,他来这里可不是捣乱的,但要说修补,也没希望,于是乎……

    墨白就悄悄的溜走了……

    ……………………………………………………

    大周皇朝,是神州最为强大的皇朝,四方边荒,都有神侯镇守,固若金汤,千万宗门,也有武君镇压,不敢造次。

    皇宫深处,依旧是紫气氤氲,朦胧难破,这是多么强大的象征……

    大周皇族,是最难以侵犯的存在,即便出行,只带那么一两个通神境的侍卫,也没人敢招惹。

    皇族,只要不怕滅门,尽管出手便是。

    于是,这么一天来了,可惜,他不在大周国境内,是北荒。

    皇宫深处的那位,没有任何动静,后宫闹开了锅。

    “华妃娘娘整日里,以泪洗面,已经数日没有吃东西了。”

    “听说华妃娘娘的亲卫,本来是将星月公主带回的,但边境时,又被神秘黑雾撸去,不知所踪。”

    “胡言乱语些什么,都退下吧。”

    “是,皇后娘娘。”

    原本还议论纷纷,随着国母的到来,整个外面都销声匿迹,没了一丝儿动静。

    “吱呀……”

    华妃娘娘的寝宫被推开,皇后娘娘独自一人,手里提了个篮筐,走了进来。

    “华妃,星月的事情,本宫已经差人去办了,你也无须担忧。”看着萎靡不振地憔悴妇人,原本倾国倾城的容貌,这会功夫显得惨白,没有血色,皇后娘娘走上前来,轻声安慰。

    她将饭食一一拿出,放在华妃身前,轻声道:“先吃些东西吧,你我后宫,可不似那些修道之人,十天半个月的不进食也无伤大雅,饿坏了身子,人皇可是要怪罪下来的。”

    “姐姐,星月生死未卜,我实在是吃不下去啊。”华妃眼圈通红,整日里,以泪洗面,看模样,是坚持不了多久。

    皇后娘娘身为后宫之首,大小事务皆要处理,更何况是华妃,人皇最喜爱的妃子呢,她轻轻拍了拍华妃肩膀,示意她放心:“本宫已派遣宫内的数多高手前往,甚至安排九儿去北方玄武神帝所在,请他帮忙了……”

    “玄武神帝。”华妃娘娘闻言,通红的眸子里露出异彩,可很快又暗淡下来,担忧道:“五方神帝一向不理会国事,能请得动吗?”

    “五方神帝都是人皇最亲近的人,他们之间,再如何闹别扭,星月也始终与他们有血肉之情,相信玄武神帝是不会拒绝的。”皇后娘娘拍拍华妃的手,叮嘱道:“现在,你要好好养身体,万一星月看到你这番模样,恐怕又要心疼了……”

    ………………………………………………

    无双神侯府内,清水亭中,一袭白衣,容颜倾城,北冥雪渐渐喜欢上了这里,可她也知道自己的归处,不由得叹了口气,红尘不由人啊……

    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一道白色迷蒙光华从远处飞来,落至手中,是一封信,是雪灵传来的,她一直关注着墨白状况,打开信封后,露出讶异的神色。

    墨白已经进入北荒皇宫,甚至还被御苍玄收为弟子,这都不能算作小事,不过好在能逢凶化吉,但这番奇遇,多少能让他的修为突飞猛进,看来,距离计划又近了一步。

    北冥雪笑意盈盈,凝视清水湖面,自言自语道:“极道道体,纯阴魔体,御苍玄的本事可真不小,只是死期将近了,可惜……可惜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