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十四章 传承

第五十四章 传承

 热门推荐: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会败!”

    墨白不敢置信,他历经三百年岁月,挑战无数剑道高手,从未有今天如此绝望,白衣太强了。

    难道真正的剑道之巅可以无视境界差距,做到剑至人亡的地步?

    白衣看着已经有些发狂的墨白,收回剑指,负手而立,自己的本事,谁又能知晓呢?

    他露出笑容,安慰墨白道:“剑道一途,永无止境,境界,只是束缚常人的思想,若拥有足够强的剑道意志,即便对手强大如神,也未必不能破,你还年轻,为师却历经无数岁月才能领悟。”

    “但今日一战,我险些要怀疑剑道人生了。”墨白苦笑,也渐渐趋于平静,看向白衣的目光也多了几分狡黠。

    白衣叹了口气,道:“也罢,你恐怕早就算计这一天了,不过人生在世,若真的放弃此间传承,才是最大的不智,你与我很想,至少年轻时候很像。”

    话语甫落,白衣双指并拢,再凝剑道意志,瞬间抵住墨白眉心。

    “轰隆!”

    瞬间,强大的剑道意志涌入识海。

    墨白的识海很奇特,是一块无边无际的虚空世界,同样也拥有河流山川,数之不尽,放目不得终,这本就是一片天地,属于自己的天地。

    如今,随着这一指,无尽广袤的天际,被一柄势可直破云霄的金色神剑覆盖,他缓缓落下,使得巨山崩塌,河流静止,无数草木被摧折。

    整片世界在颤抖,面临破碎危机,这是一股通天的剑道意志。

    属于谁?不言而喻,太白剑阿。

    一代传奇,无数人仰望的巅峰存在。

    “砰!”

    巨大的金色神剑入地,裂地千里,河流迸碎,山川炸开。

    这片山川代表的是,墨白所拥有的一切,又能称之为杂念。

    金色神剑,代表的是,太白剑阿的意志传承。

    当两股意念相撞,太白剑阿,顺手将墨白的杂念碾碎。

    剑道一途,唯有至死方休。

    世间剑途万千,有仁义之剑,有忠孝之剑,该选择哪一条。

    墨白不多言,他要走上一条守护剑道,守护身边的一切,也将是最难的一途。

    转瞬,识海成就荒芜,混沌,漆黑一片,唯有屹立神剑不朽不灭,这是传承,更是太白剑阿未了的心愿。

    浮世道塔内,墨白缓缓睁开双眸,漆黑明亮的眸子转为金色,满是炽燃之色,释放夺目异彩。

    而身前,太白剑阿的身影越来越模糊,已经临近崩溃的边缘。

    他嘴唇轻动,对墨白说道:“吾为战魂,一生战意,剑意所凝聚,太白剑阿的太多太多,都夹杂其中,或许剑道一途从未有止境,而吾不过是误入歧途,知道吾最欣赏你什么吗?你的执着,以及你的机警。”

    “年轻时候,吾一生狂傲不羁,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直至巅峰,一生孤寂,能拥有的好友,不过寥寥数人,如今身死道消,一切都将成为过往,吾太白剑阿,要的是剑道传承,更是一名真正的剑道巅峰。”

    “你很像吾年轻时候的模样,甚至更聪明,果断,有天赋,吾将这一切都传授与你,切莫辜负这一生剑道意志,记住,地神境时,不许败!”

    一句句话,在耳畔响彻,太白剑的身形越来越模糊,似乎成为空气,镜像。

    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墨白没有动弹,因为他怕自己最细微的动作,会让太白剑阿彻底消弭。

    太白剑阿露出会心笑意,缓缓放下剑指,对墨白说道:“不必为吾难过,吾只是一道战魂,希望这一次,吾不会选错,若有心,可继承吾在世所拥有的一切,浮世道塔九层,都会有答案,你兀自珍惜。”

    随着声音渐行渐远,白衣彻底消散,成为过往,再无任何踪迹。

    墨白的眸子不曾闭合,也没有感动的泪流满面,他知道,自己的一切小聪明都瞒不过太白剑阿,哪怕是道战魂。

    三个月,从不循规蹈矩的墨白,不会在意,因此,他提前进入,但这也意味着将太白剑阿逼上死路,他的情况,已经不允许再找一位传承者。

    那这一身的剑道意志,就是他最后的礼物,拥有了这些,将来剑道坦途,终有一日,会步入太白剑阿的境界。

    他缓缓呼出一口浊气,眼前景色变化,出现登上二层的楼梯,那是浮世道塔的二层。

    他从未来过,但来了,也绝不会错过。

    心中一横,他迈步,转瞬空间变换。

    入目的,是无间炼狱。

    血红弥漫在天地之中,无边无际,浓郁的血腥味道,好似这里隐藏这巨大的恶魔。

    墨白皱眉,小心翼翼,踏在黑色的地面上,就像踩着尸骨,不断响起清脆的“咔吧”声。

    仔细听,才会察觉,这不是自己造成的,而是深处漆黑无比的空间。

    那里不断传来浓重的呼吸声,似兽吼,不像人声。

    “呼……呼……”

    越往前,听得越清晰,连带着心中的谨慎也已提至最高。

    “轰!”

    突然,空间剧烈波动,自深处一道巨爪探来,可怖无比,让整个黑暗世界都颤抖。

    “那是什么!”墨白清晰看到刻着密密麻麻符咒的巨爪探出,闪着冷芒,森然如地狱,这一击,地灵境都要粉身碎骨。

    墨白来不及躲避,被瞬间抓住,无法动用真元,整个人都被压制,身躯要爆开。

    “呃……”

    墨白喘着粗气,要挣脱,但巨爪如铁钳一般,任凭如何挣扎,都是徒劳。

    “呵……太白剑阿,无尽岁月了,你还敢放活人进来,是要探探本座的底吗……”深处,传来魔音滚滚,震慑心魂,无比威严的声音回荡,震起波浪,即便虚弱,也不是墨白能抵抗的。

    该死的第二层,究竟放了什么怪物,如此强横的气息,让人身躯都要炸开,这绝对不是幻觉。

    巨爪停留在半空,黑暗中有声音传来:“小子,你是何人,为何会进入这里!”

    “我……我是路过的。”墨白喘着粗气,胡说八道。

    “呵,难道太白剑阿这次换了个油嘴滑舌的吗?多久了,被封印在这里,有多久了……本座记不清楚,但本座知道,太白剑阿一定活不成了,哈哈哈哈,这就是下场,与天作对的下场!谁都避免不了,哪怕你太白剑阿也一样!”

    内中的声音狂傲,震动天地,有无尽的畅快之意,更有恨之入骨的杀意,他没有即刻杀死墨白,反而饶有兴致地问道:“你来此地,有何事?”

    “敢问……前辈名讳!”临死关头,墨白依旧不肯吐露半分,想要探听更多秘密,这是浮世道塔,只要他转念间,就可以回到外界,不会有任何损失,但既然来了二层,如何能空手回去?

    就比如眼下,强大无匹的人物,是魔?是妖?又或者所谓三道,他需要一个答案、

    “卑微的人类,本座名讳,岂是你有资格置喙的,本座问你,你来此地,是太白剑阿授意吗?”那个声音极其桀骜不训,如王者一般,只是被镇压了,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墨白艰难的喘着粗气,嘿嘿笑道:“先回答我的问题,否则,你永远不会知道,你想要了解的。”

    “蝼蚁,你是在与本座讲条件吗?”

    突兀的冲击,一股强大无匹的意志涌了上来,竟是要提炼魂魄记忆。

    墨白惊怒,要反抗,然而那股足以毁灭一切的力量根本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

    但这并不代表,无人可以抗衡,至少太白剑阿拥有。

    神识冲入识海,那柄金色神剑震动,释放万道神光,瞬间将一切粉碎。

    “啊……”

    黑暗中,传来惨嚎,似乎被伤到了,受到很重的伤害。

    巨爪也被破松开,回归黑暗虚无。

    “扑通”一声,墨白掉在地上,他勉强起身。

    那股强大力量如潮水一般退去,隐匿在黑暗中,重新成为浓重的喘息声,如魔音,不绝于耳,但方才的不可一世,都不复存在。

    墨白起身,看着眼前的黑暗,神情平淡,他冷声问道:“现在,你该知道我的身份了吧!”

    无边黑暗中传来声音,带了几分恐惧:“是太白剑阿的剑道传承,你……你是太白剑阿的传人,不……不可能,怎会如此,纯阳功体每隔千年出现一次,绝不会出错,莫非太白剑阿已经死了一千年?”

    “不,不对,你只有地灵境的修为,很显然,刚得到传承,一千年的传承,如何留到现在,准确无误的让你得到?”

    “不,本座绝不相信,太白剑阿纵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也不可能预料千年变局,你!究竟是谁!”那声音愤怒咆哮,言语中满是不敢置信,甚至有些语无伦次。

    但墨白从中得出几个重点,纯阳功体,千年才会出现一人,太白剑阿已经身死千年。

    而他则是在等待另外一名纯阳功体的出现,千年变局,能被其准确掌握,太白剑阿的本事,当真不能小觑。

    “你为何不说话!”

    墨白沉默不语,黑暗中的声音更显得恐怖,他声音森然,对墨白说道:“既然太白剑阿已死,小子,本座与你交换个条件如何?”

    “什么条件?”墨白抬眸问道。

    “本座可让你的修为,提升至地神巅峰,你放本座离开!”

    黑暗中的声音平静之后,说出的话似乎更加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