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十五章 魔厌

第五十五章 魔厌

 热门推荐:
    地神巅峰啊……多么诱人的条件。

    挥手可截断江海,纵横天地间,逍遥自在,天下再无能拘束之物。

    墨白毫不怀疑这话的真伪,因为眼前的黑暗怪物,他确实拥有这个能力,但也绝不会答应。

    被关押在此地,怎会是善类?

    墨白毫不犹豫的拒绝道:“抱歉,在不明白事情始末之前,阁下开出任何诱人条件,我都不会答应!”

    “是该死的太白剑阿,他教你的?哈,真是可笑,人生在世,当为巅峰,眼下,你可以少走太多弯路,达到地神境,这是无数希冀的境界啊!放弃,是你的不智!”黑暗中,浓重的声音,携带凌冽杀意,若非被禁锢,他恐怕会当场格杀墨白。

    墨白也很清楚眼下的处境,但他很欣慰,因为自己处于优势,所以他毫不顾忌,放声嘲弄道:“即便是我的不智,你也不能将我如何,坦诚相言,浮世道塔已成为墨白之物,这里的一切都只有我能安排,当然,也包括你的生死!”

    “本座生死?哈,天真,本座乃不死不灭之躯,否则太白剑阿又如何会将本座关押在此地。”

    “但,我可以让你永不见天日。”墨白声音转冷,黑暗怪物很狂傲,是因为有自己的本钱,如果想要得知更多秘密,就要让黑暗怪物的狂傲本钱消弭。

    果然,黑暗怪物闻言,沉默下来,整个空间都寂静,半晌,空间震动,传出声音:“你,要如何?”

    这个声音,已经平缓了许多,显然,经过了一番斟酌。

    墨白很满意他现在的语气,他负手而立,轻笑道:“阁下回答我几个问题后,或许我会与你商量一个更有利的条件。”

    黑暗怪物声音一动:“说吧。”

    墨白伸出一个手指:“阁下是谁,为何被关押在此?”

    黑暗怪物沉默:“这是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也是本座的耻辱。”

    墨白摇摇头,有些不悦道:“我要听重点。”

    黑暗怪物却是拒绝:“本座名讳不能提及,地神之上,拥有无尽杀机,真名提出,将会面临杀戮,无论何地,哪怕在这浮世道塔也同样!”

    杀机,地神之上的规则吗?黑暗怪物的修为,已经超越地神境,却不能提及真名,否则会被锁定,锁定的后果,将会是危机临身。

    能让黑暗怪物惧怕的力量,神州大地,未知的秘密,太多了!

    墨白也不勉强,不过仍是调笑道:“那要如何称呼?总不能让我称呼你为怪物吧?”

    “哼!”听到“怪物”一词,黑暗中的声音极为不悦,他冷声道:“你可称本座为魔厌。”

    “魔厌,真是奇怪的名字。”墨白斟酌片刻,又抬眸,凝视黑暗:“那阁下为何会被关押在此?”

    “是太白剑阿,本座与他一战,以自由为赌注,战败后,被关押在此地无尽岁月。”魔厌如实回答道。

    能与太白剑阿打赌?墨白咋舌,果真是个狠人,他饶有兴致地问道:“赌注所言自由是何意?”

    魔厌不语。

    墨白却是心思玲珑,笑道:“你不言语,我也知道,倘若太白剑阿败在你的手上,一生都要为你所用,相反也是如此,因此,此刻的你,该听从太白剑阿的命令!”

    “胡说!”魔厌咆哮,不欲承认,但越是如此,越彰显墨白的猜测是正确的。

    墨白嘲弄道:“阁下在当年,应该是了不得的人物,难道还会失信吗?”

    “这是骗局,是太白剑阿骗了本座!”魔厌不甘心,他的声音从无尽黑暗传来。

    墨白挥了挥手,满脸不在意的样子:“我不管当年如何,败,就是败了,你不承认,也无妨,无关紧要!”

    “放肆!”黑暗中,一股磅礴力量涌出。

    “砰”的一声,墨白被击飞,体内气机紊乱,张口就是鲜血,半跪在黑色地面上。

    黑暗中有桀骜声音传来:“蝼蚁,你是在挑衅本座。”

    墨白勉强起身,神情依旧平淡,尽管有鲜血溢出,仍不知死活地讥笑道:“放心,太白剑阿已死,这个约定不复存在了!”

    “死?太白剑阿真的死了吗?“黑暗中,魔厌的声音满是自我嘲弄的语气,他哈哈笑道:”太白剑阿,本座虽恨他,却也不得不佩服他经天纬地的本事,武学修为之高,世所罕见,但其智谋更让人惊惧,无数次的死亡使其不断重生,一次比一次强大,这次,他真的死了吗……或许,又是一个骗局!”、

    墨白摇头,这家伙,或许真的被太白剑阿搞成疯子了,他直言道:“我已言明,太白剑阿身死,你与他的约定将不复存在,现在,我要与你谈个条件!”

    墨白对黑暗中的魔厌说道:“为我做三件事,事成之后,我会履行承诺,放你离开,如何?”

    “真的吗?”黑暗中的声音有些意动,被镇压无尽岁月,谁不渴望离开呢?

    墨白点头,承诺道:“墨白以生命起誓,绝不食言!”

    “哈,好!”魔厌传来豪爽的声音,哈哈大笑道:“你比太白剑阿更直白,本座欣赏你,说吧,哪三件事!”

    比太白剑阿更直白,说的是傻吗?

    墨白撇了撇嘴,说道:“三件事,我会在十年之内完成,但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

    “十年?你是在戏耍本座吗?”魔厌语气有些不悦了。

    墨白耸了耸肩膀,道:“三件事,我还没想好,如果你有足够的利益条件,或许我会选择更改!”

    “哼,狡猾的蝼蚁,本座就允你之诺,这黑暗囚笼,本座随时恭候!”

    话语甫落,黑暗褪去,缓缓露出二层本来面目,地界空旷,地面白骨遍地,散出金色光泽。

    人的骨骼会随着修为提升而产生变化,能散出光泽,历经无尽岁月不朽,修为要在地神境了,这满地的白骨,粗略计算,要有近二十副。

    每一副骨架的晶莹光华都验证了死者生前的强大。

    浮世道塔究竟是做什么的?

    墨白不知,太白剑阿知晓,但他已经死了,所以,这里成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迈步前行,虚无的空间,悬浮有点点光华,散出不同力量波动,足有数十种。

    这是功法,是天阶功法。

    经历了许多变化,墨白见怪不怪,但如此多的功法悬浮横陈,多少有些意外。

    他走上前,闭目感应。

    虚神步,幻影功,离魂法,惊雷刀诀……

    等等等等,一系列的法诀武学,让人眼花缭乱。

    他仍旧谨记,只能选择一种,所以墨白十分慎重。

    也正是心里的慎重,让他再次感应到了熟悉的武学。

    不凡圣掌,元神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