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十六章 不凡圣掌

第五十六章 不凡圣掌

 热门推荐:
    墨白清晰记得,在初入道塔时,一层藏有三种武学,分别是不凡圣掌,元神一剑,九幽幻影。

    九幽幻影已经修炼,效果不言而喻,无论对敌,还是分化魔体,道体,都起到功不可没的作用。

    天阶武学,放在外界,任何一种,都足以引起大乱。

    但对墨白而言,九阳天诀,魔剑道,都要比天阶武学更为强横,他还有必要选择这类武学吗?

    答案是否定的,不凡圣掌,元神一剑,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与白衣对战,白衣一化为五,有两道幻影使出的便是这两种武学。

    能以通神境对抗地灵境,两种武学,恐怕都超越界限了。

    沉吟片刻,墨白选择了不凡圣掌!

    如今剑道绝学拥有道魔双道,还需领悟。

    墨白拥有真龙精血锻体,体质比常人要更加强大,不凡圣掌,是更好的选择。

    他将武学秘典拘禁过来,旋即身形一闪,再睁开双眸,再次回到广袤云海之中。

    因为这里比较隐匿,并无他人注意。

    墨白翻开手中的典籍,破旧不堪,如同腐朽,似乎风一吹,就要跟着散乱。

    但其中蕴含着一股超凡入圣的气息,传承久远。

    “不凡圣掌”四个大字,如神来自笔,一眼,只是一眼,眸中变化已万千。

    山海变相,风起运用。

    一道伟岸佛影散出万道金光,撑持天际祥云,仿佛如来再生,镇压诸天万界。

    他盘膝而坐,双手结印,很快,又很慢,快的眨眼便完成,慢得墨白可清晰看到一招一式。

    随着佛光蔓延,圣功展开,不凡之威,震慑天地,使得天地隆动。

    “轰隆隆!”

    一掌镇压万千敌,整个虚空破碎,金光无尽,刺眼夺目,不能视物。

    眼前的景象,已经不能用言语来描述,更不能尽数掌握。

    世间有许多修炼之法,剑道只是万千途中之一,刀,枪,掌,拳,无一不自成一格,天下无双。

    这不凡圣掌,满含佛门气息,如万千神佛吟唱,发出这灭世,或者救世一掌,直可撼动天地。

    这是妖邪的克星,修为越深,不凡圣掌的力量将会越强大。

    他回过神来,凝视手中典籍。

    翻开第一页,有记载:

    不凡圣掌,源于佛门,本为得道高僧所创,一掌可破山河,劈日月,开天地,动荡乾坤。

    圣掌之前,妖邪不存!

    金色的字迹,密密麻麻,仿佛经文秘咒,让人着迷。

    再掀开第二页,景色又是一变,无尽黑暗中,眼前只有一人,那人身穿袈裟,看不清容颜,是佛门高僧,他现身其中,周身祥瑞之气蹿腾,下一刻,双手合十,结印一刻,平淡无奇的一掌,避无可避,化作无匹雄劲,宣泄而来,全数没入墨白身躯。

    “呃……”墨白头疼欲裂,身躯倒退,屹立不稳。

    脑海里,乱作一团,是掌印,是法诀,不断结印,不断生成,连带着墨白也不自主的结印运转真元。

    “轰!”

    随着体内气机宣泄,付诸于右掌,向前横推,旋即地动山摇,磅礴的气劲化作万道金芒涌向云海深处,方圆百丈跟着颤动,云雾溃散,尽头的一座宫阙,在这一掌之下,灰飞烟灭!

    “砰!”

    随着宫殿倒塌,内中一道银白流光急射而出,他往云海深处而来。

    “不好!”墨白回过神来,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他忙身形瞬闪,离开云海。

    在墨白离开不过顷刻,银白光华落地,出现在墨白原先所站立的地方,是一袭白衣,衣衫不整,有些许狼狈,不过仍旧掩饰不了出尘的气质,他手执折扇,尽管气急败坏,也依旧显得儒雅,是一名书生,很年轻,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

    “该死的,有一股佛门气息,是谁这么缺德,在我眼皮底下动气,还将荒后赏赐于我的宫阙摧毁。”书生咬牙切齿,目光中欲要喷出火来,不过他很好的克制住了。

    “哼,大不了搬走就是,该死的家伙,不要让我遇到,不然,一定要你好看。”书生怒极,拂袖而去,很快,银白流光划破天际,离开皇宫,往皇城而去。

    ………………………………………………

    始作俑者尚不知情,墨白像是做了亏心事一般,往荒后赐予的小院赶去。

    直到踏进院子,他才松了口气。

    这也不能怪墨白,墨白只是在修炼,却不妨这一掌的威力,仅仅地灵境的修为,使用的结果就能如此强横,地魂,或者地神境呢?

    墨白不敢想象,不过也很谨慎,这一掌,消耗的真元巨大,只是一掌,就让损失了五成真元,看来不到危急关头,是不能使用了。

    墨白叹了口气,看了手中典籍一眼,手一挥,将之收走,这是绝世秘籍,他不想被人惦记。

    墨白盘膝而坐,吸纳天地元力,补充失去的真元。

    夕阳西下,金黄色余晖映洒院内,白衣被染成了金黄,整个人也变得超凡入圣,甚至还有丝丝佛元运转周身,成为点点金光,萦绕不肯散去。

    不凡圣掌,是佛门武学,深不可测,相信即便佛门中人,也没有多少人会使用,而它的威力,已经验证,这可作为压箱底,保命的武学。

    这时,院子外,一道暗红身影如入无人之境,瞬间来至墨白身边,带起一阵狂风,是剑少离到了。

    墨白睁开眸子,起身看向气喘吁吁地剑少离,有些意外地道:“这么快就回来了?”

    “嘿,小爷我做事,一个字,快!”剑少离丝毫不吝啬赞美,给自己脸上贴金,说实在话,剑少离这副模样,不用贴金,也足以男女通吃了。

    墨白忙问道:“你打听到了什么?”

    “嘿,我潜入了母后的御书房,在那里找到一本名册,是近年来北荒年轻一代高手的修炼境界。”剑少离神秘兮兮地凑上来,小声说道:“被我发现了所谓的前五名高手,要不要听一听?”

    “自然。”墨白点头,开玩笑,忙活半天,不就是想要知道这些吗,但为了给剑少离面子,他露出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

    果然,剑少离见状,露出很满意的模样,清了清嗓子,负手道:“有五人,小爷我就先从第五位开始,嗯……第五位嘛,就是你见到的南成济,他是南鼎侯之子,修为在锻灵三重,相信对你而言不是问题。”

    南成济,墨白记忆犹新,就是那位高傲公子,但论修为,确实是个天才人物,在大周,恐怕也难找到与之匹敌的存在,至少,自己不行,因为当时只有通神境初期的修为。

    他点头问道:“第四位呢。”

    “嘿,第四位啊,是位女子,叫君凤尘,是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啧啧啧,不知道有多少人打她的主意呢。”

    说到这里,剑少离双眸放光,摇头感叹不已,道:“可惜是个武痴,别家女子都是深闺绣花,她却喜好舞刀弄剑,她父亲是圣君侯,北荒位列第三的武侯,修为不可揣测,或许继承了这些个优良传统,君凤尘修为也达到锻灵境四重,有一口神兵,名为火云,不能小觑。”

    女子,南方女子多娇气,北方女子多悍马,莫非还是真的?

    墨白哑然失笑,他瞧见剑少离露出一副可惜的模样,饶有兴致地问道:“你对她有兴趣?”

    “有吗?”剑少离翻了个白眼,嘿笑道:“可惜北荒大好男儿不如一名女子,我只觉得惋惜罢了。”

    墨白不以为意地说道:“不是还有三位吗?”

    “对,还有三位,嘿,排名第三的是文抱剑,这个名字是不是很古怪?”回过神来的剑少离继续说道,却故意卖弄,卖了个关子。

    墨白为了配合他,露出笑容,点头说道:“古往今来,都是文点墨,武抱剑。文抱剑,倒真是第一次听闻。”

    剑少离也跟着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小爷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文抱剑的父亲是文成侯,北荒第一大学士,家中也传承一本天阶武学,名曰浩然正气天罡剑诀,时儒家经典,对于妖邪而言,最为致命,这小子学了个**成,不过对于此人,我要多向你介绍一番。”

    剑少离很谨慎,似乎怕墨白输给他:“文抱剑此人看似儒雅非凡,风度翩翩,实际上,一肚子坏水,不按常理出牌,而且极为自恋,三年前,曾出北荒游历,获得一口神兵,被其名为君子剑,嘿,这人也真是不要脸,也不知道他哪点儿配得上君子这两个字,如果你与他对决,一定要谨慎,再谨慎,他,从不按常理出牌!”

    墨白闻言,满头黑线,什么样儿的人物都见过,听剑少离这口气,出身于儒门世家的年轻才俊,好像是个贱痞啊!

    既然剑少离都这么说了,那墨白也就郑重对待,生怕一不留神,阴沟里翻了船!

    说完第三位,剑少离有些口渴,他看到院子里的石桌上放了茶水,于是快步跑过去,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后,才转过身来,对墨白继续说道:“第二位,可就不得了了,他的名字叫野景狐……”

    ………………………………………………

    ps:有任何问题,评论里留言,水波会第一时间解决,大家有免费推荐票的,也麻烦丢一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