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十七章 平荡山原

第五十七章 平荡山原

 热门推荐:
    野景狐。

    野地的野,景色的景,狐狸的狐。

    是姓氏?当然,或许不是,这只是一个代号,就如同名字,称呼罢了。

    但无论如何,野景狐这个名字,都显得古怪,这会是一个怎样的人物?

    墨白将疑惑的目光放在了剑少离身上。

    剑少离从来不是后知后觉的人物,但他也觉得无话可说,不是因为其他,乃是野景狐太过神秘。

    神秘到身为北荒太子,拿到的御书房名册,也只是寥寥数语。

    “野景狐,一介布衣,嗜酒如命,身世成谜。”剑少离开口介绍,讪笑道:“只有这些。”

    只有这些吗……

    墨白相信是真的,因为他没有必要骗自己,瞥了一眼剑少离:“你与他交过手?”

    “没有。”剑少离摇头,如实答道:“此人嗜酒如命,倒是见过一面,但不曾出手,应该不是会被外利轻易扰动的人。”

    墨白饶有兴致地问道:“你说野景狐会不会出现?”

    他已经对他产生浓厚兴趣了。

    剑少离看得出,但也不得不提醒:“或许野景狐不会出现,我方才也说了,他不是在意名利之人。”

    墨白点头,一本正经地凝视剑少离,笑问道:“还有什么值得我接收的密辛?”

    听到墨白询问,露出得意之色的剑少离嘿嘿一笑:“难道你不想知道排名第一的是何许人也?”

    墨白撇了撇嘴,白了剑少离一眼:“你的表情已经暴露了第一的姓名。”

    “不是吧。”剑少离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开心。

    墨白凑上前来,安慰剑少离道:“你的天赋,是我有生以来最有前途的两个人之一,相信未来,你的成就会更上一层楼。”

    有生以来?剑少离不屑嗤笑墨白:“你才不到二十岁,小小年纪,能见过多少天资卓越?”

    墨白闻言,笑而不语,他所言是有生,而非此生。

    墨白没有明言,因为他觉得剑少离不会相信,与其如此,不如不解释。

    月明星稀,万里无云,银白月辉洒落院中,不知不觉,天色完全暗淡下来。

    北荒皇宫位于云端,与星辰接壤,虽不能如白昼,但也别有一番奇异景色,令人赏心悦目。

    暗红色长袍蔽身,生有瓜子脸,桃花眸的剑少离更显得出尘脱俗,他也不多追究,挥挥手,对墨白说道:“小爷我已经把需要的都带到了,后天早晨,你可前往皇城郊外的平荡山原,那里是举行武比冠军侯争夺的所在,小爷我看好你哦!”

    “嗯。”墨白露出笑意,微微点头。

    剑少离甩了甩袍子,装模作样的离开了小院!

    目送他离开的背影,墨白心里涌起一股暖流,不论是什么原因,至少剑少离是真心对待自己的,他能感觉出。

    不参杂利益阴谋,全凭喜好率性而为。

    很难得,也很让他珍惜,所以,他默默将剑少离划入好友之列。

    …………………………………………………………

    经过一天的休整,皇宫内消息也传得遍天都是,冠军侯。

    北荒开朝以来,首次设立年轻王侯,这是一种荣耀,足以名留青史。

    连续的候选名单也都让人注意。

    平荡山原,万里乌云,无边无际,狂风骤起,吹的旌旗猎猎,“荒”字迎风招展,四下分布有北荒禁卫,散出强大气息,守护方圆百里,不让生人靠近。

    北荒武炼成风,即便孩童也拥有后天一重的修为,环境恶劣,促使体质变化,这是墨白唯一可以这般理解的,因此争夺冠军侯,也意料之中的出现境界门槛要求。

    周天境。

    只有达到周天境,才能参加此次武决,不过在大周,地灵以下皆是蝼蚁,在北荒,也同样应验,因此,锻灵以下,也无须过问。

    人们都该知道,这虽是一场冠军侯之争,也同样是选拔人才的大好时机。

    周天境,三十岁以前,都有培养的价值。

    至于锻灵境,才是目前的重头戏,他们不仅是重点培养对象,更是冠军侯的产生者,只是花落谁家,尚在未定之天。

    墨白虽有把握,却也不得不小心谨慎,变数,是永远无法避免的,他能做的就是将变数降到最低,得到自己预料结果。

    远远便看到通往平荡山原的关卡处,设立了岗哨,任何通过的人都需要盘查。

    三五名黑甲禁卫手执金戈,严阵以待。

    而在两旁,更有数十位之多,他们个个神情肃穆,警惕四周。

    这也是为防止有敌国细作潜入。

    看到这一幕的墨白,忍不住偷偷暗笑,何必呢,我不就是大周皇朝来的人物,不过很幸运的是,经过荒后允许。

    他大摇大摆的往前走去。

    “站住!”一名黑甲禁卫拦住去路,他盯住墨白,问道:“报出姓名,出自何地!”

    墨白没有回答,只是翻手间,荒后赐予的令牌出现在手中,散出迷蒙光彩,让黑甲禁卫看的清晰。

    “是荒后令牌,拜见大人!”见荒令如荒后亲临,众多黑甲禁卫单膝跪地,恭请墨白入内。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同样等待入内的众人议论纷纷,纷纷将目光放在了墨白身上。

    “这是什么人物儿,竟有荒后的令牌。”

    “一定是皇宫雪藏天才,看来不简单。”

    墨白没有想到,这皇宫通行令有如此大的威慑力,让这些身份尊贵的黑甲禁卫也要跪地相迎。

    他当然不知道,荒令,整个北荒只有三块,都被皇后掌握,这道令牌可以动用黑甲禁卫,权势滔天,即便王侯见之,也要恭恭敬敬,当然,如果墨白知晓,现在恐怕不是身在平荡山原,而是北荒边境了……

    他惊讶地看着手中令牌,一脸尴尬,收起后,快速步入内中。

    平荡山原蔓延方圆百里,无边无尽,是一处荒芜平原,囊括方圆千丈的擂台雄伟,足有半人高,洁白如玉石的地面上有氤氲光华流转,被刻下了阵法。

    这里约莫有数十人,人数不多,一是因为这是天才盛会,一般人进不来,二是还有人未至。

    墨白环顾四周,很快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让他面色一喜,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苏辛。

    此时的苏辛身穿黑色劲装,英姿非凡,似有所感,他转身就与墨白四目相对,原本冰冷如水的眸子里也露出讶异之色,旋即迎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