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十八章 黑衣 白衣 俏美人

第五十八章 黑衣 白衣 俏美人

 热门推荐:
    依旧英姿勇武,神情冷漠,似冰水,或者说,从苏辛来到这里,他就没有露出过笑容。

    即便在此遇到墨白,也不能掩饰内心的冷意。

    墨白察觉了异常,以好友的身份,关切道:“为何这般模样!”

    苏辛摇头,轻笑两声道:“你来此,也是为了冠军侯吧。”

    “嗯。”墨白点头,苏辛用来一个“也”,就证明其此行的目地,墨白笑问道:“上次一别,你登顶后去了何地,为何没了音信?”

    “我?”苏辛微微摇头,叹道:“我进入内门,却无人敢收,因此一直独自修行,好在苏家有武学,足以让我在地魂境之前不会遇到阻碍。”

    无人敢收?墨白皱眉,理所当然地道:“你的资质,上上之选,不该无人收入门下吧?”

    “当然。”苏辛对自己有着绝对信心,但越是如此,他漆黑明亮的眸子里,露出的是怒意:“之前我曾说过,我来自北荒苏家,但苏家已被灭门,唯我成为废人,被发配魔神山,想必是这个原因吧。”

    的确,得罪皇族,被灭门,不管是什么原因,强大如魔神宗,除了御苍玄,不会有人敢与北荒皇族作对,念及此处,墨白也反应过来,他惊讶道:“你此行,莫不是想报仇?”

    “报仇?哈,好友你太抬举苏辛了,苏辛还有自知之明,凭借我现在修为,自寻死路罢了。”他摇头,不以为意。

    墨白沉默,却也知道,此刻的苏辛没有放弃复仇打算,他是因为修为不足,倘若有一天,登至巅峰,那么北荒面临的会是杀劫吗?

    墨白的思绪回到了上一世,那时的苏辛,是魔界神话,修为不可揣测,但北荒还在,荒后仍在,甚至一切都没有变化。

    是放弃复仇,还是另有其他原因?

    墨白不知,至少现在无从得知,他只能一点一点接触,直到了解全局。

    墨白不是一个热心肠的人,他自身都难保,又怎会管他人的复仇计划呢?

    不过,既然苏辛能与自己扯上关系,这一世与上一世截然不同了,所以他会关注。

    至于如何解决,还需慢慢安排。

    墨白抬眸,凝视苏辛,说道:“此事从长计议,不过眼下,或许咱们会有一场较量。”

    较量指的是冠军侯争夺,苏辛微微一怔,旋即摆手说道:“既然你有意,冠军侯与我都无太大关系,权当凑热闹了!”

    “你要放弃吗?”墨白愕然,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前世不能击败苏辛,这一世,他希望能有个不同结果。

    可如果一味的退让,也得不到想要的战局,只得挥挥手道:“到时再说吧……”

    “轰隆隆……”

    就在两人议论纷纷的时候,突兀地,风起云涌,气息变化,墨白有感,凝视天际,就见远处有神撵自虚空而来,发出隆隆巨响,引得众人为之侧目。

    雪花落,血花落,伴随阵阵香气,一辆神撵由荒兽拉车,自天际,由远而近,缓缓驶来。

    “轰!”

    荒兽凶猛,足有两丈高,一双瞳孔如血红灯笼,极为可怖,巨爪踏足虚空,勾引天火,仿佛置身火焰之中,引动虚空气浪翻滚,波纹阵阵,竟有锻灵巅峰的水准,释放出难以抵挡的威压。

    “天呐,是血睛火趾兽!”

    “有四头,是何人有如此大的派头,竟用这等凶兽来拉撵!”

    人们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境地。

    血睛火趾兽拥有上古蛮荒神兽火趾兽的血统,传闻火趾兽成年,拥有地神巅峰的力量,足以震撼一方天地,即便顶级宗门,也不敢轻易招惹。

    火趾兽最高等级是金睛,那是血统纯正的荒兽,而这血睛火趾兽,虽然血脉稀释,但依旧拥有锻灵巅峰的力量,放在外界,也能称霸一方了。

    可眼下来人,竟用它拉撵,而且是四头,多么强大的人物,才配拥有此殊荣。

    苏辛与墨白同样抬头凝视,但只是一眼,苏辛就转过身去。

    墨白本想夸赞两句,但看苏辛模样,有些意外,转身问道:“你认识?”

    “嗯。”含糊不清地点了点头,苏辛不再言语。

    墨白也不多过问,再次将注意力放在了神撵之上。

    凶兽就是凶兽,即便被束缚,也露出凶狠之色。

    “砰!”

    神撵落地,血睛火趾兽的四蹄落地,搅动沙尘,庞大的气势扑向四面八方,不少年轻才俊都被迫后退。

    血睛火趾兽,是锻灵巅峰,但本身荒兽而言,与人族相比较,是占据了极大优势,即便数位锻灵巅峰的人族高手,也不一定能镇压一头成年血睛火趾兽,更何况四头。

    此时它们目露凶光,露出洁白锋利的牙齿,闪烁寒芒,被盯住,如背生芒刺,心中产生惧意。

    “踏……”

    随着神撵轻动,原本狂傲凶狠地血睛火趾兽立刻如同小花猫一般,温顺下来。

    它们安静趴在地面上,神撵被掀开,一只洁白如玉的手从内中探出,伴随阵阵扑鼻而来的香气,似莲香,又似梅花香气,让人难以分辨,琢磨。

    很快,女子走出神撵,那是一名俏佳人。

    一袭白衣,长发如雪,精致无暇的五官仿佛玉脂一般,眸光清冷似寒冰。

    明眸皓齿,绝代风华,人间绝色。

    她缓步下了神撵,一瞬间,周遭安静下来,都被女子的容颜吸引,露出惊为天人的神色。

    清冷的眸子微微一撇,众人多遇寒冰,纷纷侧目,不敢再正眼去瞧。

    很多人已经猜出了她的身份。

    墨白自然也不例外。

    容颜气质,皆是上上之选,比之姬星月丝毫不逞多让,甚至更多了几分英姿勃发,更让人拥有征服欲。

    当然,这是针对常人而言。

    墨白见过的绝色女子并不少,能牵扯上的,却是少之又少,几乎没有。

    倒不是说墨白生的不够俊俏,实在是剑道之巅,不容心存杂念,儿女情长,更为大忌。

    剑少离曾言,北荒五大高手有位女子,名曰君凤尘,乃是圣君侯之女,喜好舞刀弄剑。

    其父圣君侯位列北荒第三,是少有的顶尖存在。

    四头血睛火趾兽拉撵,拥有倾城容颜,却又为剑痴狂,怎么看,这女子都符合身份。

    为了验证心中猜想,他轻轻碰了碰苏辛,小声问道:“这女子是不是君凤尘?”

    “不错。”苏辛依旧没有回头,负手而立,似乎不愿意见到这位俏佳人,只是含糊其辞地点了点头。

    那就没错了!

    墨白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苏辛,或许他们还真的认识。

    君凤尘的出现,让众多英年才俊为之疯狂,却都有自知之明,不看其他,单单那四头血睛火趾兽,就要让众人怯而止步了。

    她美丽的眸子环顾四周,或许太多这般的目光,让她厌倦,直至定格在了一袭黑衣以及身侧不太让她注意的白衣身上。

    她脚步微动,足不沾尘,如蜻蜓点水,点的不是水,是地面,缓步来至苏辛身前,或者说墨白身前。

    随着她的动作,牵引了无数英年才俊的心思。

    平荡山原,人多,有近百人,更有看热闹的王侯,老一辈的人自不会如此跌份,但年轻一代不同。

    倾城俏佳人,谁人不欢喜?

    随着身影不断游离,众人也很快注意到了墨白,以及一袭黑衣的苏辛。

    “嘿,那黑衣面熟!”

    “可不是,苏辛嘛,那个被灭门的天之骄子,听说武脉被废,不知来这里干什么!”有人开口,声音中带了三分不屑,三分酸味,三分嘲弄,以及一分的不爽。

    这么多人,不及那废物一个?

    皇城在去年,流传有一段佳话,是讲述两个人的。

    身为北荒的天才之列,大家都曾听闻。

    不过很可惜,最想知道真相的墨白不知晓细节。

    他就单单看着那倾城女子走至身前,心中诧异:该不会是我出尘气质,吸引了这位美人儿吧?

    结果自然大失所望。

    微微瞥了一眼,或许惊讶墨白年纪轻轻,就到达锻灵境,可也只是这微微一撇,她整个儿人就将注意力放在了苏辛身上。

    没有回头的苏辛不代表察觉不到,至少那沁人鼻息的香味,让他有所察觉。

    负手而立,背对君凤尘的苏辛,看起来更加高傲。

    因为有这位绝世美人儿的衬托。

    可偏偏如此,就生成了一副“君子离,伊人望”的假象。

    如果,当然说的是如果。

    如果没有一旁碍事的墨白,或许更加形象生动。

    偏偏不自觉的墨白还对美人儿问了一句:“你是来找我的,还是来看他的?”

    “嗯?”君凤尘闻言,再次打量了一眼墨白,精致无暇的五官上露出冰冷的笑意:“你觉得呢?”

    这么一眼,虽然无伤大雅,不过识趣地墨白还是很符合规矩地倒退了两步。

    再君凤尘看来,即便是锻灵境二重,也不放在眼里,墨白的识趣倒退,让她满意点头,再次将注意力放在了黑衣身上。

    半晌不言语,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就让墨白感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尴尬不已。

    “回头看我一眼,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