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十九章 接二连三

第五十九章 接二连三

 热门推荐:
    平荡山原,风起云涌,旌旗招展,一场旷世盛会即将展开。

    然而,此时所有的注意力都被两个人吸引过去。

    一袭黑衣,本是天之骄子,得罪皇族,顷刻覆灭,如今再现,生死尚在未定。

    一袭白衣,容颜倾城,眸冷如冰,却转瞬消化如烟。

    君凤尘,北荒五大年轻高手之一,曾几何时,露出这般模样?

    今天,众人有幸见到,但面对的却是一名罪子。

    墨白退开,不愿打扰,紧接着身边起了一阵风,旋即出现一道白衣身影,盯住了自己。

    “嘿,小子,没看到人家在谈情说爱?”来人儒雅,风流倜傥,书生模样,他拍了拍墨白肩膀,好心提醒。

    墨白没有闪躲,因为他早就注意到了来人,这是一位白面书生,丰神如玉,一双漆黑洁净的眸子里,总带了几分狡黠,他看得出,这不是个简单人物。

    墨白注意到不远处的人,看向书生目光有些许警惕,甚至惧怕。

    他佯作好奇模样,问道:“阁下如何称呼?”

    “我?”书生指了指自己,讪笑道:“名字只是个代号,你爱怎么称呼都可以。”

    书生不想说,墨白却是不悦,上下打量了一番,嬉笑道:“那阁下该不会让我称呼你为小白脸吧?”

    书生闻言,脸色黑了下来,凑上来,小声说道:“小弟我名文抱剑……”

    多么警惕,小心啊……

    可再警惕,这名字一出口,也让墨白吓了一跳,他跳出去好几米远,远离了苏辛与君凤尘,也远离了文抱剑。

    剑少离的言语记忆犹新。

    文抱剑,就是那个腹黑书生,他算是见识到了,上下打量了一番,保持一定距离对文抱剑说道:“阁下就是位列北荒第五的高手啊!”

    “第五?谁告诉你是第五的?”问抱剑闻言,有些纳闷。

    墨白一脸迷茫,问道:“人尽皆知啊。”

    “嘿,虽然小弟我自认为不是太子殿下与那酒鬼的对手,但君凤尘,南成济,还不是我的对手吧。”文抱剑脸色阴沉下来,他很想知道,这是哪个家伙排出的名字,如果知道是谁,一定要他好看。

    当然,排名次的不是他人,就是眼前的墨白。

    墨白只是随口胡诌。

    煽风点火,或许不太擅长,但他知道,被文抱剑盯上,不是好事儿,因此要转移书生的目标。

    至于谁能再次吸引他之注意,除却北荒五大高手,墨白不知道还有什么人物了……

    于是,可怜的南成济还没露面,就已经有些麻烦缠身的意思了。

    为确保可行,墨白耸了耸肩膀,说道:“南成济也有锻灵三重的境界,上次皇宫一战,我便败在他的手上。”

    文抱剑闻言,露出诧异之色,不过他哼了一声:“既然如此,那阁下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说罢,他拂袖而去。

    多么爽快的一个人儿,墨白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知该说什么好,这家伙是否太好骗了一些。

    文抱剑满面怒容的离开,和来时判若两人,因此众多年轻俊才都纷纷退避三舍,生怕惹祸上身,看向墨白的神色也多了几分敬畏。

    文抱剑啊,这么一个人物,竟然因为与那白衣少年笑谈两句,转脸就成了这般模样,还没发飙,显然,白衣也不是简单任务。

    墨白自然不理会众人诧异神色,他转身,走向角落,不想打扰苏辛与君凤尘叙旧。

    不知道是有意无意,他走到没人的角落,空中就闻到了一阵酒香,扑鼻的香味,让人沉醉。

    墨白不喜饮酒,不代表不饮,而那角落里的一道半躺身影让他来了兴趣。

    他走近前,发现是位年轻男子,胡子拉碴,头发蓬乱,一袭破布麻衣,似极了乞丐,偏偏那酒葫芦玉质的,价值不菲。

    而身边更是放了两坛未曾启封的酒。

    墨白走上前,小心翼翼地蹲下。

    男子不理会,自顾自的饮酒,“咕咚咚”他的肚子好似无底洞,转瞬玉葫芦垫底,他打了一个隔后,才有闲情瞥了墨白一眼,问道:“怎么?要买酒吗!”

    墨白摇了摇头,讪笑道:“没有的事,我不喜欢喝酒。”

    年轻男子闻言,目光中露出嘲弄之色,目光游离,打着饱嗝嘟囔道:“大男人……嗝,不会饮酒……哈,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

    墨白挠头嘿嘿一笑,道:“喝酒误事,如果闲下来,一定会喝个痛快。”

    年轻男子不理会,伸手将一坛酒抱在怀里,将酒坛打开,就这么咕咚咚的喝了起来,看得墨白口干舌燥,却不打算离开。

    好半天功夫,这一坛好酒,下去了三分之一,年轻男子换了口气,将酒坛放下,看到墨白还没走,露出不悦的神色:“喝酒就喝,不喝就不喝,你老是盯着我干嘛?”

    墨白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觉得你是个有故事的人。”

    “哈,故事?故事能当酒喝吗?”年轻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很快逝去,自我嘲弄地说道。

    墨白蹲在一旁,笑着回答道:“故事不能当酒,却要酒来忘记,有些故事,比酒还要精彩。”

    “呵!”年轻男子不理会,又是一大口酒入喉,让他痛快至极。

    墨白也不介意,自我介绍道:“我叫墨白,敢问阁下如何称呼?”

    “野景狐!”

    年轻男子边喝边含糊不清地说道。

    野景狐,就是这个名字。

    墨白已经预料到了,但想不通的是,嗜酒如命,为何偏偏要来这里?

    又看了一眼野景狐,墨白皱眉问道:“你觉得喝酒重要,还是冠军侯重要。”

    野景狐闻言,放下酒坛,醉意熏熏地反问了一句:“你觉得呢?”

    “哈!”

    轻笑一声,墨白已经明白几分,但还是好奇问道:“那你为何来此?”

    “酒钱……咕咚咕咚……”

    说着话,他又是一饮而尽,这一坛酒,称得上好酒。

    看野景狐模样,估计是不想再搭理自己,墨白也识趣起身。

    就在起身一刻,墨白抬头凝视虚空。

    万里风起云涌,一道祥瑞之光突兀出现,映照平荡山原,随之而来的是五彩神撵,有万道金光铺道,缓缓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