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六十章 魔幽

第六十章 魔幽

 热门推荐:
    金芒万丈,祥云翻涌,五彩神撵从天而降,谱下一条金光大道,威仪无双,令人敬畏。

    “轰隆隆……”

    雷霆敕地,神撵落下,自内中,氤氲紫芒刺目不能直视,它缓缓升起,于虚空百丈,跃之观战台。

    紫色光团不以真面目示人,却已彰显身份。

    “恭请荒后!”

    众人跪拜,口中称颂,露出敬畏之色。

    这一刻,不论王侯,亦或平民,都等同视之。

    紫色光团氤氲,落至早就准备好的王座上,身边众多宫女陪伴,撑起天罗伞,祭出山河画,将之彻底隐匿在其中。

    暗红流光落地,一袭暗红长袍,俊美无双的剑少离现身,他陪在荒后身旁,俯瞰众人,挥手道:“起身吧!”

    “谢荒后!”

    众人口中齐呼,缓缓起身。

    这时候,再也没有方才紊乱纷杂,一切变得井然有序。

    墨白环顾四周,不论是文抱剑,又或者君凤尘,都静立不语,哪怕酒鬼夜景狐,似乎也因为酒醒而郑重几分,但依旧难以掩饰他那懒散模样。

    剑少离往前站出一步,对众人道:“本次择选冠军侯,有能者居之,年龄不得超过三十岁,本太子会亲自记录在案。”

    说罢,他挥手,身前一卷金册出现,将之展开,密密麻麻的字迹一个个跃于虚空,形成金色符号,互相组合排列,将众多年轻高手分别列出,足有近百人。

    而名列前茅的,仍旧是南成济,野景狐,君凤尘,文抱剑,以及一个陌生的名字,就是墨白。

    不过很快,还有名字,苏辛也被记录当中,令人意外。

    人们纷纷在其中找寻自己姓名,同时也关注位列前茅的数人。

    半晌后,剑少离挥手,金册消弭,不复存在,他负手而立,清了清嗓子,郑重道:“冠军侯,北荒年轻第一人,不仅要考验武学修为,还有智谋,应变能力,因此本次冠军侯择选极为重要。”

    “想必众人也都听闻,北荒国境内,出现神秘势力,号称魔幽,欲颠覆北荒,然其萤火之光,不足以与吾北荒争辉,因此,第一次考验设定:一个月内,斩杀魔幽势力三十人者,即可通过一层考验,一个月之后,尚未回归者,或者击杀不足者,均判定失败!”

    剑少离声音隆动,震辙方圆数十里,众人都听得仔细,但也尽皆皱眉。

    魔幽势力横空出世,神秘难测,不论边境,又或者其他地方,均有其存在,这是要借众人之力,清除内患啊!

    不过即便知道真相,众人也不会拒绝,这是冠军侯,北荒年轻第一人,谁肯错过?

    内中山河,有金光点点不断溢出,分别落至众人身上。

    墨白也不例外,金光入体,他只觉得右手掌面有一股灼热痛楚,摊开手掌,却意外发现多了一道火云印记,其中散出诡异力量,让他一阵失神。

    “这是什么!”

    “火云印记?是禁制吗?”

    同样的反应,在各处出现。

    人群有些纷乱,对这突兀出现的变化感到忧心。

    然剑少离依旧平淡,环顾四下,他负手而立,沉声道:“此为火云印,拥有这道火云印,你们每斩杀一名魔幽势力,都会记录在内,以防止有误差,无须担忧。”

    一番言语,让众人都放下心来,好在不是禁咒。

    对此,墨白颇有研究,也能判断真假,确信剑少离所言,并无虚假。

    待得全部安排完毕之后,那山河画缓缓退去,虚空震颤,五彩神撵再现虚空。

    旋即紫色氤氲光华包裹荒后,往神撵而去。

    紧接着“轰隆”巨响,神撵破空而去,消失无踪。

    剑少离看了一眼后,对众人道:“尔等可以准备出发了!”

    临走一刻,他将目光放在墨白身上,利用传音之法道:“皇城外有一座五里山,你在此地等我!”

    说罢,剑少离也化作暗红流光消弭不见踪迹。

    离去的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天际。

    平荡山原,被金芒覆盖的众人都心有所感,他们深知,一个人的力量,无法完成这重大使命。

    “朋友,是否一起出发,解决魔幽之祸?”

    “正合我意。”

    很快,有人发出邀请,众人成群结队,开始离去。

    没有人来找南成济,又或者文抱剑,更不用提冷若冰霜的君凤尘了。

    这等人物,根本不在一个层次,独行,绝无问题。

    墨白环顾四周,发现野景狐已经率先离去,摇摇晃晃,消失在路的尽头。

    而另一旁,苏辛缓步而来,神情冷漠,直至来到墨白身边,才微微转化。

    苏辛问道:“你打算如何安排?”

    墨白笑道:“目前情形来看,或许冠军侯之位,要拿所谓的神秘魔幽势力来当垫脚石了。”

    苏辛点头,皱眉说道:“不错,不过这也恰恰说明了,魔幽势力的强大,我说过,冠军侯之位对我而言,无关紧要,这次便帮你一把。”

    “你这样很让我为难。”墨白露出尴尬之色,凝视苏辛:“若你因命神草缘故,对我百般忍让,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哈。”苏辛轻笑一声,微微摇头:“放心,纯粹好友之间的互相照应。”

    能感受到其中诚意,墨白点头:“那咱们出发吧,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去见一个人,还请好友等我片刻!”

    “嗯。”苏辛点头。

    墨白转身,化作银白流光往皇城外的五里山而行。

    墨白的离去,并不是悄无声息,自然也会被有心人惦记上。

    就比如神态温和,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的南成济。

    他一直注意墨白动向,发现其往平荡山原外敢去,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紧随其后。

    “嗯?”苏辛自然看得到,那一抹飞逝的流光,仅仅跟随着墨白,这让他皱起眉头,就要追去,却被翩翩白衣遮住了眼帘。

    白衣胜雪,倾城绝世,冰冷面容上露出几分不悦之色,君凤尘拦住苏辛去路:“你还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答案。”

    苏辛抬眸,凝视君凤尘:“你该知道,苏辛此生,只为剑道!”

    一语出,君凤尘闻言身躯微不可察地颤抖了一下。

    绝情,绝情,太过绝情,这让她美眸泛红,她忍不住问道:“难道,以往的一切,都是假的?”

    看着俏佳人这般模样,苏辛语气减缓,但依旧冷漠:“苏氏灭门后,苏辛也不存任何想法,真真假假,都不再重要。”

    话语甫落,苏辛神情平淡,与君凤尘擦肩而过。

    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是拳头紧握,又或者泪水滴落?

    苏辛不语,瞬化黑雾,消弭在平荡山原,仿佛从未出现。

    唯有一袭白衣,形影单只。

    一代天之娇女,却被遗弃,怎么看都像是玩笑。

    文抱剑还没离去,他只是远远观望,觉得甚是可惜。

    前因后果,北荒皇城的佳话,他也略有所闻,苏辛复出,修为更上一层楼,也让人意外。

    但这并不影响他合作的心思。

    文抱剑走上前,很明智地出现在其身后,保持三丈距离,嬉笑道:“俏美人,何必如此伤心呢,我曾听闻你以武入道,前途无限,儿女情长,何必挂怀于心!”

    “你懂什么……”君凤尘的语气趋于冰冷,半晌,转过身来时,已成为冷若冰霜的美丽女子。

    她的双眸似结成冰,只是一眼,就让人通体冷寒,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冰冷的笑意:“既然苏辛如此对我,那我又何必再存杂念。”

    文抱剑看在眼里,顿时露出骇然之色。

    君凤尘竟然突破了,气息比之以往更加强盛。

    以武入道并不少见,以情入道,当真可怕。

    能将嘴难以割舍的感情如此玩弄,甚至利用,成为提升自己的工具,这女人,也太可怕了一些。

    文抱剑头一次觉得自己挑错了人。

    但已经不容他反悔,神情冰冷地君凤尘首开合作话题:“文抱剑,听闻你家族穿有浩然正气天罡剑诀,是妖邪克星,魔幽势力诡异,我也略有耳闻,不如你我合作,先解决眼下任务?”

    “嘿……”文抱剑虽有心拒绝,不过面对此时的君凤尘,他还是理智点头,嘿笑道:“佳人有请,我文抱剑怎敢拒绝,不如咱们即可出发吧。”

    “嗯。”

    君凤尘点头,登上神撵。

    文抱剑也不客气,紧随其脚步,入内后,地面隆动,神撵起,破空而去。

    …………………………………………

    五里山,风景如画,青山绿水,潺潺不绝于耳,山巅之上,距离平原高有千丈,露出云端一角,神辉洒落,映入人眼,更添几分朝气蓬勃。

    暗红长袍被狂风吹得猎猎作响,剑少离负手而立,身姿挺拔,如倾城女子一般的容颜在这一刻,随着发丝飘动,更显动人妩媚。

    可惜,他是个男的……

    墨白化作流光,落在其身后,正巧看到这一幕。

    剑少离也回过头来,这么惊鸿一瞥,即便同为男人,墨白也险些被勾了魂儿去。

    他镇定心神,干咳两声,掩饰内心尴尬,问道:“你找我有何事?”

    “哈!”剑少离轻笑一声,露出神秘之色,悄声道:“自然是为你提供有利信息咯……”

    这剑少离,果真是好哥们儿!

    ps:免费的推荐票,大家可以丢一丢,有问题,第一时间留言,水波会第一时间解决,求收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