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六十二章 山下战

第六十二章 山下战

 热门推荐:
    山上,两相密谋。

    山下,战端突起。

    一袭黑衣,神情冷漠,肃杀凛然。

    白衣猎猎,神情阴鹜,俊美容颜上,尽皆是狠厉之色。

    两人尚未出手,无形气劲囊括方圆,树叶落地,哗哗作响,气劲临身,都未曾倒退一步。

    苏辛,本为天才,却被废除武脉,如今功体修复,更盛以往。

    南成济,南鼎侯之子,号称北荒五大年轻高手之一,锻灵境三重修为,鲜有敌手,如今对上罪臣之子,他神情阴冷,嘲弄道:“一名罪臣之子,在此地还敢猖狂。”

    苏辛凛眉,向前踏出一步,无匹气势扑面而来,他凝视南成济:“废言太多,可敢一战!”

    “怕你不成?”南成济怒火上涌,昔年苏辛身为年轻天才,尚不入五大年轻高手之列,如今挑衅,让他心中愤怒,更何况,败阵者将会除名,他不愿,更不相信。

    “轰!”

    南成济出手,手握成拳,一拳轰出,空间隆动,地面颤抖,锻灵境三重修为爆发,顷刻间就让山下飓风起,人狂乱。

    “砰!”

    面对这一击,苏辛不闪不避,同样手握成拳,一拳轰出,瞬间爆炸开来,地面出现一个大坑。

    两者一为魔体,一为锻灵三重,不分上下,各自震退。

    而震退一刻,南成济不再留手,他负手而立,身形如轻鸿,往后方飘去的同时,一抹寒光映眼,伴随雪花滚落,神剑冰灵上手,释放极致寒气,旋即快速挥斩,三道剑气应声而出。

    “嗖嗖嗖!”剑气扑命,威势惊人,都有锻灵境的力量。

    三剑呈品,泄露寒光,冰霜飞舞,雪花飘荡,要斩杀苏辛。

    一袭黑衣临危不惧,杀招临身一刻,双指并拢,凝气化剑,黑芒闪现。

    “叮叮叮!”

    三声清脆,三声剑坠,气劲入地,绞出大坑,然而人静立,却漂浮半空。

    苏辛居高临下,俯瞰白衣南成济:“你只有这点本事吗?”

    “呵,口出妄言!”

    南成济目欲喷火,却更显冷静,杀意骤生一刻,冰灵再泄锐芒,他双手结印,口诵剑诀:“冰天雪地撼苍穹!”

    沉声一纳,地气滚滚狂涌而来,旋即雪花落地,凝剑,只是一瞬间,随着他手轻挥,铺天盖地,涌向虚空魔影。

    “天剑三式—断!”

    面对南成济杀招,苏辛神情依旧,他招手,口诵剑诀,平淡挥手,周遭气流旋转,缓缓露出可怕气劲,凝聚剑形,杀伐之气凛冽,呼之欲出。

    “砰砰砰!”

    随着巨大剑气的凝成,无数冰刃汇聚,撞击在上方,却丝毫无损,而那柄巨剑缓缓而出,由数丈扩至十丈,二十丈,依旧不见剑柄,但晶莹流转黑芒,变得极为可怕。

    “这是……”南成济瞪大了眼睛,神情变得极为郑重,是苏家的天剑三式。

    不传之秘,强横无匹。

    心思如电光火石转念,南成济再运真元,冰灵汇聚,一股庞大威能涌来,将方圆百丈震得摇摇欲坠。

    面对真正的杀机,南成济已经做好最终准备,或许是搏命,因为苏辛的力量,确实超乎想象。

    无匹剑气汇聚,从虚空深处缓缓而出,散出极致力量,似能一举碾碎五里山,远远便能望见!

    就在生死交汇一刻,突兀地,两道身影,迅速赶来,一道暗红剑气猛然斩落,将两人震退。

    原本欲要出手的杀招,顷刻溃散。

    南成济倒退两步,露出骇然之色,他喘息着,看到落地的剑少离,如获救星,忙走过去:“太子殿下,您再晚来一步,我可就要杀了这罪臣之子了。”

    瞧瞧,这脸皮得多厚啊!

    紧随其后的墨白听到这句话,脸色一僵,看来,真不该阻止,让苏辛直接宰了他最好。

    苏辛依旧负于半空,负手而立。

    “喂,小子,下来,小爷我不喜欢仰着与人说话。”

    剑少离不狂傲,却很高傲,对于苏辛的行为,他皱眉,不悦,出言提醒。

    然而立于虚空,苏辛没有理会的意思,他神情冷漠,似乎换了一个人,冰冷目光盯着剑少离,有一种潜藏的凛冽。

    作为旁观者的墨白,看得清晰。

    身为北荒太子的剑少离,也看得清晰。

    甚至南成济也瞧出了端倪。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拦在剑少离身前,嘿笑道:“太子殿下离开,这里交由我来应付。”

    忠心护主,或者其他?

    剑少离冷笑一声,推开意外的南成济,缓步向前,负手而立,俊美妖异的容颜上露出孤傲清冷之色,他凝视苏辛:“怎么,想试探小爷我的手段?”

    苏辛不语,方才一击,让他收手,剑气也溃散,不过内心的火气依旧。

    皇族,北荒皇族所做的一切,他都记忆犹新。

    一张张熟悉面孔,躺在血涡中,殷红汇成小溪,四处散布着血腥气味儿。

    烈火焚灼,跪倒在地的人被割下头颅,惊恐,哀嚎遍野。

    他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地发生,多么恐怖,多么令人愤怒。

    是时候发泄吗?

    他瞥了一眼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墨白,于是果断出手。

    “轰!”

    一击,魔体的力量瞬间爆发,恐怖无比,使得虚空震颤。

    “退开!”

    眼见苏辛出手,剑少离眉头一挑,推开南成济,不闪不避,主动迎了上去。

    “砰!”

    一击,地动山摇,草木摧折,方圆百丈顿成硝烟,震得山石滚落,如临末日。

    这就是两人真正的实力吗!

    墨白一旁安静伫立,一双眼眸却盯住了战场中的两人。

    两人虽年轻,但论剑道意志,比之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还要深刻,是短短二十载能够形成的吗?

    墨白自认可以接下,但他是仰仗重生前的三百年光阴,两人年纪才多大,二十岁。

    天才之列,果真名不虚传。

    他震惊,南成济更加震撼,剑少离号称北荒年轻第一高手,修为深不可测,拥有皇族武学,更是罕见的奇才。

    苏辛成为纯魔之体,那是极其可怕的力量,他绝无可能与之对抗,但剑少离可以,甚至平分秋色。

    一向玩世不恭的太子殿下,当真强横到这个地步,令同辈人仰望的地步。

    虚空上,对战的两人,毫不相让,气劲爆发,震撼的虚空破碎,乱流丛生,将两人包裹。

    黑暗魔气,暗红光华,本有同出一源的征兆,这一刻,成为最难分难解的对立之力。

    “砰砰砰!”

    两人交手,都未出剑,凭借强横的剑道意志,已经让五里山开始崩溃,坍塌,陷落。

    风云涌动,落下惊雷。

    战火蔓延,烧灼起来。

    接连数招过后,两人各自震退。

    剑少离嘴角溢出鲜血,他伸手擦干净,凝视苏辛,嘿嘿笑道:“小子,锻灵境一重的修为,就足以发挥这等力量,果真是不世魔体。”

    相比较于剑少离,苏辛受到的创伤也不轻,嘴角溢出的殷红更加触目惊心,但他依旧平静:“北荒太子,不该止步于此。”

    “嘿,小爷我怕你承受不住更强大的力量。”剑少离招手,虚空震颤,九天落雷,轰隆巨响,劈开虚无空间,旋即一柄湛蓝神剑缓缓浮现。

    湛蓝神剑浑然天成,释放极致星辰之力,一眼虚空变幻,转瞬没入星辰之下。

    “此为剑域囚笼,你有几分把握能破?”

    初次释放领域,使得空间变化,原本万里无云的景色,这一刻,都化作虚无,变成晴朗夜空。

    树木消失,五里山跟着不见,留下的,是黑暗,是星辉,两者交融,初步形成一个微型世界。

    湛蓝神剑被剑少离握在手中,锻灵境的力量爆发,却更盛往昔,一丝丝的星辉之力汇聚。

    墨白在后方看得清晰,黑色的光华也隐隐浮现,那是魔剑道将出的征兆,他眯起双眼,要瞧一瞧剑少离的手段。

    剑域囚笼,是一种剑道领悟,该是地魂境强者拥有,可为施法者提供最有利的天时地利,使得施法者达到最巅峰的状态,天姿聪慧,拥有一双妖瞳的剑少离,仅仅凭借观摩就能仿制得惟妙惟肖。

    虽然不是真正的剑域囚笼,但即便如此,也让苏辛慎重警惕,气机已经提起。

    “剑域囚笼,小爷我虽无法发挥全部力量,但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剑少离露出得意之色,轻抚手中湛蓝神剑,流星,随着他的头颅微微抬起,一抹笑意在嘴角出现:“要不要尝试一下魔剑道的威力?”

    “嗯?”苏辛听到“魔剑道”,他就变了脸色,这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力量,也是他渴望拥有的剑道绝学,不过此刻,是面临的魔剑道杀机。

    苏家天剑三式虽强,但不敌魔剑道是事实。

    御苍玄,魔剑道之主,同样身为魔体,自己的天赋,他该清楚,为何会选择消失,魔剑道,不该传给同为魔体的人吗?

    他不解,但更多的是兴奋,即便不能学到,那与魔剑道对决,也是一种满足。

    剑少离可不管这么多,他招手,湛蓝神剑浮空,双手结印,旋即星辉牵引无数神秘莫测之力,嘴唇微动:“魔剑道,星流!”

    随着口诀念出,一股势可吞滅一切的力量汇聚剑端,让人心生畏惧。

    面对魔剑道,苏辛打起十二分精神,再次招手:天剑三式—断!

    ………………………………

    ps:最近更新的貌似有点晚,不过依旧会保持两更,偶尔会有爆发,应该不是太多,有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水波,水波会第一时间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