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六十五章 珈羅殿

第六十五章 珈羅殿

 热门推荐:
    出乎意料的一剑。

    流星携带无尽星辉之力,划出一道凌冽紫芒。

    剑少离神情冷漠,杀意凛然。

    墨白为之一怔,不明所以,为何剑少离会突兀下杀手。

    突然,身后,背生芒刺,一股劲风袭来。

    “退开!”剑少离沉声一喝,剑破虚空,擦着墨白肩膀而过。

    “叮”地一声,金铁交击,火星四溅。

    墨白回神一刻,身形瞬闪,再出现,已相距十丈之遥。

    他凝神注视,就见原本屹立所在的身后,两道杀影疯狂袭杀而至。

    原来,剑少离不是要对自己出手。

    “叮叮叮!”

    高手对决,转瞬杀机沦亡,鲜红艳色迸出,两道杀影被击飞,“扑通”倒在坚硬黑石地面上。

    剑少离收剑,推至墨白身边,嘲弄道:“原来你也有大意的时候!”

    “哈。”墨白讪笑两声:“或许是我多心,毕竟你出手刁钻,几乎要了我的命!”

    “放屁,小爷我剑术精湛,不会伤到你的。”剑少离怒声辩解。

    这时,前方又有了动静。

    “砰砰!”

    那两道被斩杀的黑影又起身,行动如常,拾起长剑缓步而来。

    “是你们。”墨白认出两人。

    是暗星,暗月。魔神宗的外门守护者。

    两人再断魂崖上一战,已被斩杀,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

    更没有想到,他们还活着。

    “不对劲。”墨白警惕,他发现两人双目无神,长袍染血,是自身血液,但面部没有任何动静。

    “杀!”

    两人冷喝一声,再次攻了上来,剑光闪烁,划出锐利白芒。

    “你我一人一个!”剑少离一个闪身,迎上了黑袍暗月,两人转瞬站在一起。

    余下的暗星不理会,他手执长剑,快攻过来。

    “叮!”

    一剑横断身前,墨白身形如惊鸿往后方飘去。

    暗星的状态很诡异,而且只有锻灵境一重的修为,现在显得更加可怕。

    墨白快速挥手,登时一道金色剑气凝聚,斩向暗星。

    “噗嗤”一声,剑气入体,血水如雨,不断洒落,但前行的黑影仍旧不知痛楚,亦然攻了上来。

    “吼……”

    暗星发出野兽般的怒吼,气劲迸发,强大无匹,再次斩来。

    “嗖!”

    一道剑气击中山石,发出“叮”的清响,溅出星火,毫发无伤。

    墨白运转九幽幻影,不断躲避的同时,观察四周动静。

    这里山石凛冽,森然,仿佛阎罗殿,诡异魔息流转,仿佛有不世魔神被镇压。

    这时,暗星又从左侧攻来,速度极快。

    墨白双指并拢,凝气化剑,“叮”的一声将之击退。

    暗星仿若猛兽,落地一刻,弹射而起。

    他一飞冲天,足有三十丈高,而后猛然斩落。

    银白剑芒有数十丈之长,猛然斩落,避无可避。

    墨白倒退半步,真元提运,旋即剑指凝空,金色剑气化形而出。

    “砰!”

    两强相遇,剑气破碎,纵横,将坚硬地面划出浅痕,山石不断冒出火花。

    “呃……”

    闷哼一声,墨白倒退两步,嘴角溢出鲜血。

    而此时,暗星再出手,他俯冲而下,长剑闪着寒光,要收割性命。

    “噗!”

    临近一刻,突兀星芒闪过,旋即透体而出。

    墨白眼睁睁看着剑刃距离自己三尺之遥,再也无法寸进,无力倒地。

    “吼……”

    他怒吼一声,身躯猛然爆碎天地间,血液洒了一地。

    “怎样?”

    一旁剑少离现出身形,他走上前来,得意道:“这两人不简单,都有锻灵四重的修为,不过在小爷我的剑下,依旧撑不过十个回合。”

    墨白没心思理会剑少离,他皱眉,走上前。

    地面上,都是炸开的碎片,鲜血溢出,满地皆是。

    “黑色的血迹……”

    墨白仔细观察,这些血液都是黑色的,不是正常人拥有,而且散出恶臭,已经死去很长时间了。

    他起身,问剑少离道:“你知道什么样的生物,血液会变成黑色?”

    剑少离闻言,摇头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但黑色血液我倒没听说过,怎么,你认识这两人?”

    他记得墨白见到两人时,露出惊讶的神情。

    墨白也不隐瞒,点头回答道:“两人时魔神宗外门守护者,当初为了夺得我之武学,曾经出手,不过在断魂崖上,我已将两人杀了。”

    “那就是说,咱们刚才对阵的是死人?”剑少离露出惊讶之色,他露出沉思之色,喃喃自语道:“怪不得方才,我出手,即便击中要害,他们也能行动自如,原来早就死了,是被人控制的!”

    地面的一滩滩血迹,呈现黑色,有一丝丝诡异黑气浮现,在半空消散。

    转瞬枯竭后,融入地面,与黑色土地无异。

    暗星,暗月,虽是前仇,死后仍旧如此。

    墨白有些感叹,他转身对剑少离道:“现在,还要深入吗!”

    “自然。”剑少离并没有因此而生出怯意,他点头道:“我们要在天亮之前,解决一切。”

    解决一切,解决什么?

    墨白不知道,但剑少离清楚的很。

    他率先迈步,往深处而行。

    脱离魔鬼林,进入珈羅殿。

    诡异的黑石小路,两边皆是悬崖峭壁,森冷寒芒折射,昭示石头的坚硬。

    “滴答滴答……”

    不知何处传来的响声,如同死亡的丧钟,水滴落,人头也跟着落。

    墨白很谨慎,环顾四周,有黑光显露,夜明珠没有使用的必要了。

    剑少离一马当先,手中湛蓝神剑—流星,没有收起,而是握在手中,以备不时之需。

    墨白小声问道:“之前来时,你也如此谨慎吗?”

    “没有。”虽然很警惕,但还是分神为墨白解惑,他解释说道:“那两名死去的人能重新活过来,显然是这里出了意外,或许被别人侵入也不一定,总之一切要小心谨慎。”

    “呼呼呼……”

    说话间,前方闪现鬼火绿光,摇曳不定,随风而起。

    “砰砰砰砰!”

    再前行数步,突兀地,鬼火点亮,映照前方一切。

    这是一处巨大殿堂,破败不堪,有蛛网密布。

    断壁残垣,比比皆是,地面杂草丛生,砖瓦滚落,不计其数。

    巨大牌匾倒悬,摇摇欲坠。

    由不知名的蛇虫鼠蚁在这里安家落户,吱吱叫个不停,似乎察觉到生人来访,纷纷躲避,很快没了生息。

    巨大的火盆散布四周,摇曳绿色妖火,将这一切照射在眼中,显得诡异。

    “上面写的什么?”墨白凝视那倒悬牌匾,出口问道。

    “是珈羅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