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六十七章 碧落

第六十七章 碧落

 热门推荐:
    “砰!”

    妖像落地,似不能承受妖瞳之威。

    出乎意料的剑气纵横,直扑妖像面门。

    突然,在落地一刻,妖像动了。

    石化身躯开始变形,一道黑色身影,包裹着魔氛化形而出。

    “轰!”

    黑影在千钧一发之际,挡住墨白攻击,可因为仓促,一退再退,直接撞在神像之上。

    神像不同如山,黑影起身,嘴角又殷红血迹溢出,露出肃穆之色。

    一击无果,墨白不停歇,双指并拢,金色剑气再次迎面而上。

    “砰砰砰!”

    双强交汇,墨白锻灵境修为全数倾泻,在妖瞳诡异绿芒之下,那道黑暗妖影似乎被压制,无法发挥全部实力,可即便如此,在初开始的仓促之下,黑影开始取回优势。

    “山河拳!”

    沉声一喝,墨白运纳八风之力,足踏地面,旋即龙影狂啸而出,无匹雄伟的力量轰向黑影。

    “魔息。”

    黑影用微不可察的声音轻吟,双掌平推,黑暗魔气形成光团,迎向龙影。

    “砰!”

    光团似乎无所不包容,他将山河拳劲尽数吸纳,而后也开始溃散。

    两人交手,看似漫长,实则不过一瞬。

    山河拳劲被吸收殆尽,墨白也并没有乘胜追击,他身形飘退至剑少离身旁,盯住了黑影。

    黑影是个人形,头戴鬼面,青面獠牙,十分可怖,无法堪破真身,他的实力很强大,对战经验丰富。

    不过很显然,受制妖瞳的他,不能发挥全部实力,只能警惕凝视墨白与剑少离。

    随着两人交手终止,碧绿光华退却,妖瞳缓缓没入眼眸之中,剑少离再睁开眸子,已经恢复平淡,他凝视黑影,冷声道:“你是何人?”

    ……………………………………

    魔鬼林外,珈羅殿前,一道道黑影扑杀而来,携带无比浓郁的死亡气息,分布四周。

    他们依次排列,足有三十人。

    很快,一道黑影负手而立,中年模样,身穿长袍,冷漠肃杀的面孔凝视破败不堪地珈羅殿,他对身旁侍卫使了个眼色:“将之攻破!”

    “是!”

    一人应声而出,提运真元,爆发出锻灵境的修为,这一击,山石都要崩开。

    “砰!”

    然而一拳轰在殿门上,就见殿门上氤氲诡光闪过波纹,将之吸收,旋即,猛然倒射而出,“噗嗤”一声,将那猝不及防的侍卫击穿,还没来得及惨嚎,就一名误会。

    “嗯?”

    黑袍中年人皱眉,付出了血的代价,他没有继续出手,对一旁老者问道:“可有人进入了?”

    “启禀右护法,有两名年轻人深夜来访,进入其中。”

    那老者身穿白袍,须发皆白,苍老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诚惶诚恐之色,拱手恭敬回答。

    “两名年轻人……”

    黑袍护法眉头紧锁,很快挥手吩咐下去:“众人隐匿四周,若有人出来,当场格杀!”

    “是。”

    众多高手齐声响应,旋即各自隐匿黑暗中,不复存在。

    黑袍护法与白袍老者也一同离去,远远观望珈羅殿方向。

    …………………………………………………………

    殿外天罗地网,殿内依旧谨慎相对。

    墨白,剑少离对阵神秘鬼面妖,十分警惕。破旧罗帐微微晃动,烛火摇曳,一派阴森诡异。

    “我是此地守护者!”

    半晌,鬼面妖开口,声音沙哑,沧桑,似乎已有无尽岁月。

    这四周有妖像足足八十一位,个个都形态各异,与这鬼面妖,并无不同。

    但很奇怪,其他的无法感应任何生机,仿佛本身就是些石像。

    “这里除了我还活着,其余的人早就魂飞魄散了。”

    这时,鬼面妖又开口,看穿了墨白心中疑问。

    微微一怔,墨白沉声问道:“阁下在这里有何目的?”

    “不许人破坏此地。咳咳……”

    鬼面妖捂着受创的胸口,有些痛苦地说道。

    剑少离凝视鬼面妖,转头对墨白说道:“他好像受伤了!”

    墨白挥了挥手,依旧很警惕,不明白这里的一切,他不会贸然施救:“敢问阁下,此地究竟是哪里?”

    “珈羅殿,我主上昔日所在。”

    “你主上?是谁?”

    “妖裂天,一代妖皇!”鬼面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痛苦掩去,腰杆也挺直,眼眸里露出自豪之色,尽管已经过去无数岁月,依旧不曾改变半分。

    “妖裂天,是何许人也?”

    “呵!”

    鬼面妖虽然受伤,但眸子里依旧露出不屑之色,是对墨白无知的嘲弄:“就是你们口中,所拥有妖瞳的魔域剑者,他名为妖裂天。”

    墨白醒悟过来,妖裂天就是那位不存妖魔两界的存在,搅动的风雨飘摇,最后消失无踪,当年的事情,没有太多能详细了解的人,墨白也不例外,他凝视鬼面妖,皱眉问道:“你在此地有多久了!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多久?”

    鬼面妖的言语里有缅怀之意,他叹气道:“哈……久得恐怕我自己都要忘记了,这是珈羅殿,主上昔日住所,也曾辉煌过,有九九八十一位妖将,风头无两,更无人比肩,可惜,岁月斩天骄,主上也不例外,在一次出行后,唯独妖瞳独自归来,再无主上踪迹,我等被妖魔两界围杀,最终自我封印于珈羅殿内。”

    “时间,是岁月磨痕,封印的时日太久,众多妖将都无法再生,唯独我,不知何故,存活下来,一直守护至今,至于原因,我也不太清楚。”鬼面妖眼眸里露出迷茫,似乎忘记了很多事。

    鬼面妖的言语很诚恳,甚至带有迷茫,没有说谎。

    这时,剑少离走上前,问道:“妖瞳是你赠予小爷我的?”

    鬼面妖闻言,微微摇头:“妖瞳择主,并非我能选择,五年前,你落至此地,得到妖瞳乃是机缘,与我无关。”

    “呵,原来你一直都在这里。”剑少离露出原来如此的模样,说道:“怪不得当初,冥冥之中,有人为我指引出路。”

    鬼面妖点头说道:“既然你被妖瞳选中,碧落也该做这些。”

    碧落,鬼面妖的名字叫做碧落。

    剑少离却是皱眉,指了指大殿门,问道:“这可是你所为?”

    “是。”碧落没有隐瞒,他如实回答说道:“珈羅殿趋于崩毁,但此殿门有特殊秘法笼罩,可隔绝外界一切,能保证我们之间的对话,不被其他人知晓。”

    墨白与剑少离闻言,面面相觑,他们感觉已经坠入一个不为人知的密辛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