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七十章 命悬一线

第七十章 命悬一线

 热门推荐:
    一抹锐光,刺向胸口,墨白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避之不及。

    “嗖!”

    突然,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磅礴气劲涌来,挡下这一击。

    力量十分强大,余威不止,将那黑色妖影轰的粉碎。

    “啊!”

    伴随惨嚎,妖者身躯颤抖,旋即炸开,血洒漫天。

    这一击,惊动了所有妖者。

    “哗啦啦……”

    虚空破开,鬼面妖碧落,他出现在此地,一身染血,气息微弱,但地魂境的修为依旧不能小觑。

    他目光微凝,放在了墨白身上,沉声道:“你二人离开,这里我来抵挡!”

    “好!”

    碧落的出现,缓解危机,墨白身受创伤,无力再战,他背着剑少离就要离开。

    “想走,问过死神!”

    妖者不惧,拦住去路,剑指墨白,露出阴冷之色。

    “放肆!”

    虚空处,碧落见状,声音转冷,再挥出一掌。

    “砰”的一声,那妖者被击退,大口咳血,可依旧不屈,要再拦路。

    “轰!”

    又是一击,那妖者惨嚎一声,化为齑粉。

    碧落虽然受伤,可终究是地魂存在,天壤之别,斩杀锻灵境的妖者,如探囊取物。

    他的铁血手段震撼所有妖者,都不敢上前。

    “退!”

    墨白见状,再不犹豫,背上剑少离已经昏迷,虚弱的喘息如游丝一般,似乎随时都可能散去。

    他足蹬地面,身形如惊鸿,往北方而行。

    “不能放他们走!”

    一名妖者大叫,就要追击。

    碧落屹立虚空,负手而立,缓缓落下,气劲猛然爆发,将二十位妖者全数拦下。

    他环顾四周,冷声道:“谁再进一步,便是死!”

    “轰!”

    “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突然,虚空再次破碎,黑袍中年人昂首阔步,踩踏虚空而来,同时气劲轰向碧落。

    “砰!”

    碧落勉强提劲阻拦,却被这一击轰退数步,同时嘴角鲜血溢出,虽然带着鬼面具,但气息降至最低,他已经无力支撑了。

    “你很强,可惜封印五百年,让你的修为没有任何进步,现在,就让我来送你入黄泉吧!”

    黑袍中年人一步踏出,携带无尽气势,他与碧落遥遥相对地同时,却是对周遭众妖道:“追杀那二人,务必拿下!”

    “是!”

    众多妖者领命,化作流光,往北方而去。

    碧落没有阻拦,漆黑的夜,也难以掩饰血腥之气,面对黑袍中年人,地魂境的高手,他晒然一笑,旋即真元运转,凝视黑袍中年人:“来吧,碧落会让你付出沉重代价!”

    …………………………………………

    逃逃逃

    奔命的逃,曾几何时,这般狼狈?

    曾几何时,肩膀上多了负担?

    墨白别无他念,唯有不断奔逃。

    北方是一条迷蒙雾霾组成的幽暗密林,无休止,仿佛黑色兽口,吞噬亡命之徒。

    脚步踩在地面上,留下一个个脚印,步履越来越沉重,脚印也越来越深。

    “呼呼呼……”

    风声过耳,任凭染红白衣贴在身上,与伤口重合,罡风吹拂,难以忍受的疼痛不断钻心。

    “不要睡,前方就是出口,你我都会安全。”

    墨白身形似疾风,飘若惊鸿,在地面划出长长痕迹,带起诡异绿草,被压在地面上。

    然而回应地,始终是气若游丝地喘息。

    剑少离在沉睡,先是锻灵巅峰的一击,又是两道重创掌劲,墨白相信,此刻的剑少离已经危在旦夕。

    但这条路太久太久了……

    他身上的血迹不断滴落,坠落在腐朽地面上,洒在碧绿妖草上,面色惨白,在众多妖者联手之下,能够逃生,实属幸运。

    他希望这份幸运能带给剑少离。

    周遭景色变幻,密林重叠,雾霭溃散,唯有一道金色流光在密林中疾行。

    时间游走,转瞬即逝,终于,前方出现光亮,有星辰耀眼,有月辉洒落,那是魔鬼林尽头。

    “到了!”

    墨白神色一喜,大步跨出,可突然“嗖”传来破空声响,数道气劲袭身而至。

    墨白回身,就见数道妖影袭来,他避无可避,只得挥剑再挡!

    “叮!”

    气劲纵横,墨白接连挡下两道,却无法阻止第三道。

    “噗嗤”一声,气劲透体而过,让墨白整个人如坠落风筝一般,划出弧线,“扑通”一声倒在地面上。

    原本在墨白背上的剑少离也咕噜噜地滚到一旁,昏迷不醒。

    “好友!”

    墨白大口咳血,腹部受创严重,几乎成了血人儿,他露出沉重之色,紧握极道神锋,缓缓起身,凝视一干妖者。

    “嗖嗖嗖!”

    不断传来破空声响,不多不少,足足二十位锻灵境的妖者,他们落地,封锁四周,尽管出了魔鬼林,也无惧。

    “逃啊,不是挺能逃的吗?”

    为首妖者露出愤怒嘲弄的神色,看到墨白这般狼狈模样,心里没来由地一阵快感。

    锻灵境二重的年轻人啊,竟然拥有越境杀人的本事,而且是以一敌众,这是多么可怕的天赋!

    不过现在,一切到此为止了。

    为首妖者挥手,一口长刀出现在手中,有一丈长,闪烁凌冽寒芒,他一步,一步走向前,露出欢畅狠厉的笑意:“任你天资卓越,今天也要饮恨,杀了我们这么多兄弟,也该偿命了。嘿!”

    他高举长刀,足踏劲风,迎面而来。

    “叮!”

    长刀劈落,没有想象中的尸首分离,妖者惊讶发现墨白挡下了这一击。

    不过势大力沉,让他膝盖弯曲,虎口裂开,鲜血喷涌而出。

    “啧啧啧,果真顽强!”

    妖者见状,反而不急着下杀手了,他露出残忍的笑意,手中力量再催!

    “轰!”

    气劲迸发,散出碧绿光华,一圈圈,往外扩散,而地面上,尘土飞扬。

    这一击,他要让墨白下跪!

    “呵……”

    嘲弄的声音在硝烟中响起,墨白手中极道神锋依旧在阻挡,不使长刀落下,而他整个人又下坠几分。

    “砰”一声,地面裂开,墨白双腿下坠两寸,将地面踩塌了,可依旧没有跪下。

    接二连三,让妖者露出愤怒之色,他真元再催,又加了三成力量,怒吼道:“大爷我让你跪下!”

    “轰隆!”

    这一击,墨白双腿没入黄土中至膝盖位置,“咔嚓”传来骨骼碎裂的声音,他闷哼一声,露出痛苦之色,可依旧苦苦坚持,咬牙道:“这世间,墨白只跪父母,你,还不够资格!”

    嘲弄的语气,让为首妖者更加震怒。

    众多妖者环绕,有一妖露出无趣的神情,对他说道:“风啸,杀了他吧,不要浪费时间。”

    墨白已是强弩之末,众妖者丝毫不怀疑他能逃出生天。

    至于远处地暗红长袍的小子,已经昏迷,躺在一边,更无需多虑。

    “不行,老子要让他给我跪下!”

    风啸更加残忍的挥刀,“砰,砰,砰!”

    长刀不断砍下,落在金剑上,每一击落下,墨白虎口就要迸出大量鲜血。

    鲜血挥洒,溅落在地面,溅落在墨白脸上,染红的白衣上,还有金剑上……

    一股难以忍受的疼痛袭身,不断滚落,让墨白趋于崩溃边缘,意识渐渐模糊,只知道双手撑住长剑,双膝不敢弯曲。

    为什么,我不该殒命在此,为什么!

    墨白不甘心,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父母的命运,至亲的生死,可眼下,他能做什么?

    什么都不能,唯有抵抗,不甘心的抵抗!

    任凭鲜血滚落,砸在面颊上,双臂几乎失去知觉,但仍旧紧握金剑,不肯放下。

    众多妖者看在眼里,都很惊讶,墨白的顽强超乎想象,不过很快都露出嘲弄神色。

    “喂,你觉得这小子还能坚持多久?”

    “三刀,不能再多了!”

    一干妖者议论纷纷,都露出看好戏的模样。

    人命,在妖的眼里,一文不值!

    “叮!”

    又是一刀斩落,墨白原本涣散的神识瞬间清醒,可即便如此,依旧改变不了败局,鲜血涓涓流淌,汇成一片,他感受到一股难以承受的压力。

    “再来第二刀!”

    “叮!”

    又是一刀,风啸露出残忍笑意,这一击,金剑被挑飞,无力落至远处,滚动两下,再无动静。

    墨白双手无力垂下,眼眸渐渐被血色笼罩,膝盖以下全部陷入地低。

    “嘿最后一刀,要了你的命!”

    墨白已经无力抵抗了,风啸也失去兴趣,他脸上的残忍笑意更加浓郁,长刀高举,猛然落下!

    ps:求推荐票,有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水波,水波会第一时间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