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七十一章 白袍银甲墨无踪

第七十一章 白袍银甲墨无踪

 热门推荐:
    常说,生死无常,各安天命。

    常说,人命草芥,万物刍狗。

    常说,人生如梦,一场虚空……

    一切的一切,似乎还未开始,就已结束,殷红的血水模糊了视线。

    若这一生,就此终结,重生,又有何意义?

    屠刀高举的瞬间,脑海里无数画面闪过。

    是憔悴的美妇人面孔,她的脸上挂着泪珠。

    是雄武的中年男子坚毅面孔,他桀骜冷漠,俯视众生。

    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永久定格,画面停止。

    墨白不甘心。

    屠刀落下,血水依旧,劲风自头顶落下,这一击,能将人劈成两半!

    “放肆!”

    突兀地,一声怒喝,在墨白耳畔响起,旋即磅礴气劲如银色匹练,自九天而落。

    “轰隆!”

    银色匹练不偏不倚,轰向风啸。

    “喝!”

    风啸本想斩杀墨白,但生命受到威胁,他露出恐惧之色,不得不收刀格挡。

    然而银色匹练强横,仿佛九天而落,要将妖者淹没。

    “噗”地一声,匹练炸开,连带着风啸整个人也在这一击之下,灰飞烟灭,不复存在,连惨嚎也没能发出。

    “什么人!”

    一股强横的气息,由远而近,快速赶来。

    众多妖者回过神来,就看到远处,银色流光出现,来着银甲白袍,丰神如玉,他满脸愤怒,似有无尽怒火在燃烧。

    周遭的气息更加恐怖,连虚空都有波纹阵阵,往外一圈圈扩散,那是地魂境的波动。

    众多妖者瞬间紧张,汗毛倒竖,他们露出警惕之色,纷纷运转妖元,准备出手。

    墨无踪来了,他自边荒一路深入,要查到姬星月所在,终于,在魔鬼林发现了问题。

    本该深入,但考虑到万全之策,他没有贸然出手,让影子回转大周,派遣更多援手,正当他谨慎搜寻的时候,魔鬼林外,传出力量波动,引起他的注意。

    他本不想出手,可临近之后,发现跪地的人,竟是墨白,顿时无边怒火翻涌,他再也无法克制,转瞬出手,击毙风啸。

    锻灵境六重的力量,在墨无踪眼里,犹如蝼蚁。

    他环顾四周,凌厉眸子在众多妖者身上一一扫过,最终定格在墨白身上。

    陷入黄土的墨白。

    不肯屈服的墨白。

    被血水覆盖的墨白。

    墨无踪是谁?是无双神侯义子,更是墨白大哥。

    虽不是亲兄弟,但对于独子而言,墨白一直以来,就是他最关切的人。

    “大哥……”

    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墨白混着血水的双眸缓缓睁开,声音虚弱无比,在说完这句话后,他才再次闭上双眼,松了口气,就这么陷入黄土,无法倒下。

    墨白知道,大哥来了,他可以放心了,所以,他要休息一会儿。

    “阁下是谁!”

    一干妖者凝视虚空银甲身影,散发出地魂巅峰的修为波动,极为可怕,他们都露出忌惮之色,终于,有一人站出,怯懦地小声问了一句。

    “死神!”

    墨无踪愤怒,俊朗面容阴沉无比,他动了,一步踏出,惊雷滚动,在脚底炸开。

    “噗噗噗……”

    不见有任何动作,墨无踪负手而行,所过之处,妖者尽皆炸开,不能抵抗,这股强大的气机牵引周遭一切,让他们不能自主,随着气机紊乱而身死道消。

    “不好,快逃!”

    终于,在死了三位同修之后,余下妖者回过神来,露出惊恐的神色,四散而逃,要离开这片区域。

    他们完全没有了当初的戏谑神情。

    “嗖嗖嗖!”

    流光漫天,往四处逃散。

    地魂巅峰,不能挡!

    然而墨无踪不急不缓,徐徐而行,一步百丈,转瞬便至,人头滚落,血洒漫天,幽暗诡异魔鬼林外,万里无云晴朗月色下,上演一场死亡杀局。

    “啊……”

    一名逃往南边的妖者被墨无踪追上,一掌毙命,化作血雾迸散。

    杀人不过头点地。

    一向被称为儒雅将军的墨无踪,这一刻,成为了真正的修罗。

    血染白袍,是妖者的鲜血。

    “砰!”

    又是一击,往天边而逃的流光炸开,伴随漫天血雨,残肢断臂四处飘散,落至地上。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一名妖者恐惧,他已无处逃生,不住地后退,露出求饶的神色。

    然而墨无踪不语,他挥手,一道气劲轰出,那名妖者“啊”地一声惨嚎,整个身躯便炸开。

    原本二十名妖者,在白袍银甲出现的片刻,都被屠戮,

    他们无处逃生,任凭飞天遁地,在地魂强者面前,依旧如探囊取物。

    “噗噗!”

    又是两声气劲入体,两名妖者被击杀,他们露出不甘的神色,活了数百年,却不敌眼下的一抹余光。

    终于,墨无踪摘下最后一颗头颅,他才落地,原本的白袍被染成血色,银甲不沾血,依旧光鲜亮丽。

    “小弟!”

    墨无踪落地,看到被击至黄土中的墨白,冷漠不见,取而代之地是担忧。

    “轰……”

    他挥手,气劲纵横,以墨白为中心,这方圆数丈尽皆炸开,被夷为平地。

    失去支撑地墨白身形不可抑制地往后倒去。

    墨无踪身形瞬闪,接住墨白,不让他倒在黄土之中,他运转真元,抵住墨白后背。

    “嗡……”

    一股磅礴力量化作银色匹练,缠绕墨白,强大的生机之力开始为其修复体内创伤。

    银辉遍洒,将墨白包裹,身上的血迹渐渐隐去。

    被打断的筋脉也开始缓缓恢复。

    地魂境拥有自己的生机之力,至关性命,从不轻易使用。

    然而现在,为了让墨白复原,源源不断地生机之力放佛洪流一般倾泻,尽数没入墨白体内,帮助其好转。

    “呃……”

    轻轻呻吟一声,墨白只觉得体内生机之力修复创伤,开始快速恢复,他勉强睁开眸子,就看到一张满脸担忧的脸。

    ”大哥……“

    “不要动弹,我帮你疗伤!”

    墨无踪皱眉,狠狠瞪了墨白一眼,那是关切,不知自爱的眼神,但手上的力量没有中断,反而更加强盛,银色的光华,将两人都要包裹了。

    地魂巅峰,已经摸到地神境的门了,这等存在,举世无双,放在北荒,一方王侯也不是对手。

    而他的生机之力更加浓郁,可即便如此,墨无踪的额头上也有汗水滚落,夹杂着敌人的鲜血,更显得紧张。

    “大哥,你哭了?”

    “瞎说,那是汗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