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七十二章 再遇

第七十二章 再遇

 热门推荐:
    空旷的山坳中,伴随月色,夜间更显寂静,风声过耳,瑟瑟作响。

    火堆燃烧,借着火光,照出两道不相似,却动作一致的两人。

    他们手中都拿了一个火棍儿,在翻弄干柴,好让这火堆燃烧的更旺盛一些。

    通红的火光照在墨无踪那英俊的面容上,他一直在盯着墨白,最终他忍不住问道:“这期间,你究竟去了哪里?”

    没有了方才铁血杀戮时,那恐怖血腥的修罗面孔,取而代之地是关切,一个兄长对弟弟的关切。

    感受到来自亲情的关心,墨白心里一暖,却是摇摇头,露出笑意:“没什么,都是一些小事儿!”

    小事儿,险些丧命,还是小事儿吗?

    墨无踪皱眉,但很快又舒展开来,有些赞许地看向墨白:“你长大了,学会处变不惊,即便临近生死,也无所畏惧,不亏是义父之子。”

    长大了吗?

    墨白想笑,忍住了,他是重生的,可以说现在有三百多岁,当时无双侯府覆灭,父亲被斩杀,连带着这个义兄也不能幸免,但现在,再次看到他,墨白还是很激动。

    这是除了父母之外,墨白最值得信任,亲近的人了。

    他嘴角的笑意从未合拢:“大哥说笑了,我这些不过是小打小闹,等有一天,我达到大哥的境界,那才是真正的争锋。”

    “哈。”

    墨无踪轻笑一声,用手中木棍儿挑了挑干柴,让他烧的更旺盛一些。

    做好这一切后,他才将目光放在了依靠山坳,一袭暗红长袍,昏迷不醒的剑少离,问墨白道:“这位的身份想必不一般吧。”

    “是。”

    墨白没有隐瞒,他也看向剑少离,后者因为服用了灵药,而显得神色安宁,甚至还带有一丝丝笑意,似乎在做美梦一般。

    墨白在山海奇观曾带出不少天材地宝,为了救剑少离,他也忍痛拿出一枚金丹,不仅让他可以恢复如初,甚至还能增长功力,这可是墨白都不舍得用的宝贝!

    他对墨无踪认真道:“这是北荒太子,剑少离!”

    “什么!”

    饶是战场上所向披靡的白袍战神,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变了脸色。

    北荒太子啊,那可是大周的心腹大患,是未来大周必须要铲除的对象,现在,竟然活生生地躺在这里睡觉……

    墨无踪咋舌,不知如何才能表达此刻的情绪,他皱眉对墨白道:“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知道。”

    墨白重重点头,露出前所未有的认真神色,他什么都知道,甚至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可有选择吗?别无选择。

    如果效忠大周,那无双神侯府将会覆灭,不止墨无踪,就连父母也要身亡,这是墨白的底线,任何人都不能触碰,

    对墨无踪说实话,是因为他相信这个大哥,就好比当初无双神侯府覆灭,他千辛万苦托人送了一封信给自己,要求不能回到皇城,这才有了后来三百年的人道巅峰,可此后,墨无踪也被九大武君联手击杀!

    这是内心无法磨灭的痛楚,他诚恳地对墨无踪说道:“大哥,相信我,我自有安排。”

    “你……”

    墨无踪想要斥责,这是通敌叛国之罪啊,但当他触碰到墨白无比坚定的眼神时,原本准备好的无数说辞,都无法开口,他叹了口气:“唉,既然如此,你好自思量吧,有什么大哥能帮你的?”

    听到墨无踪这番话,墨白露出欢喜地神色:“大哥其实什么也无须帮忙,我现在要夺得北荒冠军侯之位,这是为咱们墨家留条后路,只要你帮我保守秘密,就万无一失了。”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听到“后路”二字,墨无踪皱眉,凝视墨白。

    “呃……”

    墨白自知说漏了嘴,讪笑着打着哈哈说道:“没事没事,生存之道嘛!”

    墨无踪满含深意地看了自己这个弟弟一眼,好生叮嘱道:“切记,做事之前,要三思而后行,要知道,人皇修为功参造化,举世无双,与他作对,等同以卵击石啊!”

    “怎会呢!”

    墨白不想将实情告知大哥,忙转移话题问道:“对了,大哥你不是镇守边荒吗,为何来到此地。”

    他很好奇,墨无踪是白袍战神,北荒闻风丧胆的人物,却悄悄潜入了北荒边境,这其中恐怕发生了什么事情。

    果然,墨无踪闻言露出沉重的神色,抬头看向墨白,道:“姬星月出事了!”

    “什么!”

    墨白闻言,如遭雷亟,身躯跟着一颤,忙问道:“发生了何事?”

    姬星月是大周公主,人皇最宠爱地女儿,一同流落北荒,虽然得以拜入魔神宗,修行魔剑道,并被告知她被遣送会大周,这个俏皮的女子已经在墨白心中拥有一定地位,听闻这般噩耗,不由得他不紧张。

    墨白的情绪表明,在墨无踪看来并无差池,那可是大周公主,他将事情始末,尽数说与墨白听。

    墨白详细倾听,当得知在边荒时,神秘势力突兀杀出,将其截走,让他震怒。

    “一定是魔幽势力干的!”

    墨白握紧拳头,露出愤怒之色。

    “不错。”

    墨无踪点头,道:“这数多时日来的查探,我已将之锁定在北荒边境范围,尤其是魔鬼林,但其中凶险难料,我已让影子前往大周,多派遣人手赶来,待得人齐后,想办法救出星月公主。”

    听到墨无踪已有万全之策,墨白也松了口气,不过他沉吟片刻,仍旧道:“如今魔幽势力在北荒也构成了一些威胁,荒后已用冠军侯之位来铲除魔幽,而此处,也很快会成为风云之地,这是机会,只是不知姬星月是死是活……”

    他有些担忧,更多的是不愿相信姬星月被杀。

    墨无踪点头,解答疑惑:“星月公主有命盏未曾熄灭,就意味着现在生命没有受到威胁,虽然如此,也不能大意,需要尽快解决。”

    “那就好。”

    有了准确信息,墨白勉强露出一丝笑容,瞥了一眼身旁的剑少离。

    他依旧在昏睡,俊美无双的面容,比女子还要倾城妖艳,嘴角微微翘起,似乎梦到了什么好事儿。

    “大哥先离开吧,咱们随时保持联系,他终究是北荒太子,你们不宜见面。”

    墨白略带歉意地看向墨无踪。

    “好。”

    墨无踪从不是矫情地人,他点头起身,叮嘱墨白:“切记,行事但留三分,大哥会在暗处关注你的一举一动。”

    “嗯。”

    墨白重重点头。

    白袍战神露出会心笑意,起身化作银色流光,快速消弭天地之间。

    篝火依旧,劈啪作响,随着风的离去,也只是微微晃动,如同现在墨白的情绪,稍微涟漪之后,便复归平淡。

    他将目光放在了剑少离身上,缓步向前,踢了一脚:“别装睡了,我知道,你都听到了。”

    “嘿!”

    剑少离突兀睁开双眸,暗红光华一闪而逝,他翻身而起,眺望远处,边看边嬉笑问道:“那家伙走了?”

    “嗯。”

    墨白点了点头,瞥了剑少离一眼,含糊其辞地问道:“刚才的……你都听到了啊……”

    “你说的这么大声,我本想睡觉的,给硬生生吵醒了。”

    剑少离露出埋怨的神色,似乎对于墨白的身份并不在意。

    哪怕知道其是无双神侯子嗣,

    墨无踪是其大哥。

    其是大周子民。

    这一切,好像都与这位北荒太子无关系。

    墨白露出一丝尴尬地笑容,挠头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

    剑少离故作深意的看了墨白一眼,来回踱步,轻抚下巴,露出沉思的神色,很快,他兴奋道:“这样吧,你将魔剑道精髓传授与我,这什么瓶瓶罐罐的琐事,小爷我就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琐事……

    墨白嘴角微微抽搐,剑少离的神经是有多么大条。

    北荒与大周,数千年来,不死不休,这边荒,不知道埋葬了多少尸骨。

    如今,镇守边关的无双神侯是眼前人的父亲。

    身为北荒太子,视无双神侯为心腹大患地北荒,在他眼里,竟然成了瓶瓶罐罐的琐事……

    不知荒后得知,有何感想。

    但墨白嘴角抽搐过后,转瞬陷入了沉思,这件事,并非开玩笑,有可能是致命的,他不得不谨慎。

    “我最后问你一遍,此话当真?”

    墨白凝视剑少离,认真询问。

    “你觉得呢?”

    剑少离却是一改方才玩笑,露出趣味神情,饶有兴致地看着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