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七十三章 分离

第七十三章 分离

 热门推荐:
    月明星稀,晴朗夜空,孤零零,明月高悬。

    两道人影,对立相视,无常的眼,昭显莫名心思。

    诡异气氛,随着凛冽罡风凸显辄人寒霜。

    “呼呼呼……”

    篝火摇曳,风声不止,渐行熄灭。

    半晌,剑少离负手而立,暗红眸子冷漠:“我为北荒太子剑少离,你乃大周神侯之子墨白,不同路,该起杀伐,但,这一路行来,你授我魔剑道,救我性命,剑少离并非恩将仇报,不过,路也该止步于此了!”

    墨白闻言沉默不语。

    剑少离轻笑道:“世事无常,在不明晓时,我可以装个糊涂,但一切真相听得清晰,断无同行之理,就此别过吧,救命之恩,我会还你。”

    剑少离心情复杂,眼神迷蒙,不知所措,唯有离开。

    他转过身去,行至两步。

    墨白在背后叫住他:“久远的恩怨,不该无穷无尽无休止,上一代的恩怨,更不能扯到下一代,你待我如何,我也清楚,这一生,墨白承诺,只要北荒不对墨白出手,这一生,墨白都不会动北荒分毫!”

    “哈!”

    轻笑一声,剑少离摇头不语,是嘲弄墨白地不自量力,又或身不由己的心思。

    剑少离不知道,他只知道,现在的路,不能再与墨白同行了。

    于己于他,皆是难题。

    剑少离身形渐远,暗红流光飞逝,携起气劲,终于,风声过,篝火熄,此去别离,相见不知几期。

    “你做了正确的选择,也为我带来生机,剑少离,我背负的太多,你不会了解。”

    墨白苦笑,他知道,剑少离误会了自己,以为一切都是为了接近,利益,从没付出真正情感,但真真假假,又有谁分的清楚?

    剑少离身为北荒太子,大权在握,高枕无忧。

    而自己呢,转世重生,要为身边至亲扭转生机,面对的是大周人皇,至高无上的存在,自己的路还很长,长到无尽头,也可能是生死一线,也可能是扭转乾坤。

    有时候,心机是必然,伤害也是必然,但愿以后能有弥补机会……

    墨白叹气,凝视熄灭的火堆,被烧得通红的火炭暗淡明灭,他握紧了拳头:冠军侯,势在必得。

    …………………………………………

    流光飞逝,隐匿夜空,暗红夺目,转瞬百里之遥。

    不停的狂奔,真元运转,澎湃力量在天际炸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心情好转。

    剑少离的心情很乱,复杂,他不知道该如何做,身为太子,他享受的是锦衣玉食,高高在上。

    从来没有遇到像墨白这么投缘的朋友。

    魔鬼林中,墨白的信任让他感动,杀伐果断的外围一战,虽是重伤昏迷,但最终还是看到那坚毅不屈的身影,为了救自己而奋力搏杀,这些感动,在心底埋藏。

    剑少离从不是畏事之人,他结交朋友,也不看身份背景,肆意妄为,是北荒对他的评价。

    但无论如何,做事都要有一个底线。

    剑少离觉得好笑,明明从不关心国家大事,也不理会生死存亡,狂傲的性子也无须收敛,为什么得知墨白是无双神侯之子后,会变得谨慎,犹豫。

    纠结复杂的情绪在心底蔓延,剑少离不明白,也很难想得到其中关键,他甩了甩脑袋,不想再理会,往北荒皇城而行,他要闭关,要将这些事情抛诸脑后,至于以后,听天由命吧……

    …………………………………………

    魔鬼林外围,深夜,星光暗淡,月色依旧。

    血腥蔓延,惨之断臂,比比皆是,鲜血汇成小溪,成片成片,浸入泥土之中,让人闻之作呕。

    随着黑色流光出现,黑袍中年人染血,行至魔鬼林外围,当他看到这一幕修罗场景时,饶是历经杀伐,也被震撼。

    “怎么可能,一名锻灵二重而已,如何杀得了他们!”

    黑袍护法露出震惊之色,不敢置信地看着满地尸骸,这可都是锻灵境的高手啊,足足二十位,此刻全部身死道消,脑海里闪过年轻的白衣。

    “不可能,绝无可能,那小子虽然天资卓越,却也不可能以一敌众,而且还是一招毙命,一定是另有他人!”

    黑袍护法察觉了异常,这里还残留更加庞大的气劲余威,是地魂境的存在,比之自己还要厉害。

    “碧落也逃走了,这些事情一定要禀告主上,离开!”

    黑袍护法头疼不已,他转身化作流光,快速消失在魔鬼林外围。

    随着流光逝去,不知过了多久,一股诡异气息伴随无边魔雾,缓缓涌来。

    “呜呜呜……”

    风声鬼唳,惨嚎瘆人,仿佛来自地狱的颤音,缓缓将道山石,地面,草木,一切都染成碧绿诡氛。

    紧接着浓郁黑气出现,将残肢断臂包裹,尽数吞噬,血水倒流,没入黑雾当中。

    做好这一切后,魔雾缓缓褪去,连带着碧绿妖氛也跟着散离,当一切复归于平静之后。

    魔鬼林外围,再无其他,依旧风轻云淡,血迹,残骸,被清理的干干净净,若非满目狼藉,都要让人怀疑,此地从未发生过事情一般。

    这是一股神秘诡异的力量,它们无踪迹,不留痕,仿佛风一般,方向不明,什么都不存在。

    …………………………………………

    次日,朝阳初升,霞光引路,万里乌云,昊阳神辉遍洒大地,北荒边境,成为一处不可多得的风景秀丽之地。

    “嗖嗖嗖!”

    天际,不断有流光闪现,飞逝,划破虚空,落至地面。

    一道道身穿锦绣华丽绸缎的年轻天才落至此地,四下打量,欲要搜寻魔幽势力踪迹。

    很快,熟悉的身影也出现,一袭白衣的南成济,身后跟着众多世家子弟,最弱的也要有周天圆满之境。

    高山林立,山川遍布,他们在早已商量好的平原之上安营扎寨。

    这里成了众多天才弟子的聚集之地。

    没有人是傻子,魔幽实力非同小可,怎么能单独行动呢?

    是以众人决定设立总坛,遇到突发紧急事件,也可以互相协助,共渡难关。

    白天众人都是单独行动,或者三两成群,夜晚,则选择居住平原据点,以防万一。

    ………………………………………………

    山坳之中,墨白盘膝修炼,吸纳天地元力,孕养己身。

    随着破空声响不断传来,他也睁开双眸,知道北荒的年轻高手,陆续赶至了。

    他起身,凝视虚空,意外看到熟悉地人影落地,身边跟着一大群年轻世家子弟,有说有笑,好似在游览山水一般。

    是南成济,以及三名世家子弟。

    南成济落地后,也很快注意到了墨白,一袭白衣,丰神如玉,看到他的模样,南成济心里就一股怒气。

    剑少离,北荒太子啊,自己身为南鼎侯之子,想要接触,都很难,这小子却能与太子殿下同行,甚至关系密切,怎能不让南成济妒忌?

    他看到墨白独自一人,不见剑少离踪迹,心中诧异,领着一干人等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露出一副桀骜模样,凝视目标,阴阳怪气地道:“哟,这不是墨白吗?你不是与太子殿下一同赶来的,太子殿下呢?”

    “与你无关。”

    墨白皱眉,南成济算不上君子,但称得上真小人。

    “哈,小子脾气挺大,是不是太子殿下回皇城,将你抛弃了?”

    墨白越是不悦,南成济就越高兴,他露出嘲弄之色,对墨白道:“收敛你的小心思,太子殿下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接触的,哪怕你与国师关系匪浅也一样。”

    这句话有些激怒墨白了,剑少离固然与自己有些矛盾,但这都是一些不能用言语表达的难解矛盾,南成济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让他露出冷色:“有时候,祸从口出,我建议你收敛一些。”

    “你……”

    南成济闻言,面色一变,手中的冷锋顿时裸露半尺寒芒,杀机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