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七十五章 心机

第七十五章 心机

 热门推荐:
    君凤尘是个奇女子。

    也是个危险俏美人儿。

    墨白不拐弯抹角,收敛嬉皮笑脸,他知道,继续下去,将会真正激怒君风尘:“直言来意吧,你我之间,试探也是多余。”

    一个年轻剑者,吸引君凤尘的不多,苏辛是唯一一个,她也相信是最后一个。

    墨白的表现,出乎意料,但也是情理之中,她盯住墨白,道:“小女子希望能与阁下合作,共谋冠军侯之位!”

    “冠军侯只有一个,你要与我如何共谋呢?”

    “哈。”

    轻笑一声,君凤尘负手而立,白衣飘飘,更显出尘,她迈动步伐,绕着墨白打量一圈,意外道:“阁下真的以为凭借锻灵二重的修为,就能问鼎冠军侯之位吗?”

    瞧不起,**裸的瞧不起。

    君凤尘是瞧不起人啊……

    不过历经无数岁月,墨白的镇定已经达到一定程度,他微微摇头:“冠军侯之位,若是可以,我自希望得到,不能也无须强求,你与我合作,实在没有必要、”

    思虑片刻,墨白还是拒绝君凤尘的邀请,与虎谋皮,太过危险。

    “哦?”

    君凤尘没有想到墨白会拒绝,美眸里露出讶异之色:“或许你可以考虑一番。”

    “如果你有足够的好处,或许我会思量。”

    墨白也直截了当地说明心意。

    君凤尘沉默了,她觉得有些看不透眼前白衣。

    隐藏地太深,让人无法琢磨,她始终不明白,明明只有锻灵二重的修为,是哪里来的自信。

    看来应该找个机会试探一下。

    念及此处,君凤尘也不多言语,她冲墨白嫣然一笑:“小女子随时恭候阁下的加入!”

    说罢,她就转身,莲步轻移,缓缓飘去。

    君凤尘离开,这诺大平原四周,再无生人足迹,墨白凝视远去倩影,也松了口气。

    君凤尘绝非普通女子,苏辛都对他警惕,自己又何必自讨苦吃呢。

    他望了望天色,旭日东升,一片祥和,不少流光飞逝,开始想方设法找寻魔幽势力足迹。

    墨白也不甘心落于他人后面,准备出发。

    他环顾四周,最后,仍旧将目光放在了南边魔鬼林,墨白清楚记得昨天夜里,有很多尸体往魔鬼林外而行。

    “死尸,死尸……对了!”

    墨白自言自语,突然灵机一动,身形瞬闪,化作金色流光,往魔鬼林北方飞去。

    那是他之前出来的地方,外围经历了一场大战。

    很快,约莫片刻,流光落地,墨白现身,可只是一眼,他就被眼前的景色给震惊到了。

    一片狼藉,草木摧折,地面由剑痕,有掌劲,坑坑洼洼,比比皆是。

    但奇怪的是,这里原本死亡了二十位妖者,现在一点踪迹都不见了,甚至血液都没有留下一滴。

    “是发生了什么?”

    墨白皱眉,四下打量,很谨慎,可一无所获,他记得清清楚楚,夜间的战斗,就是在此地发生,死亡的妖者残肢断骸,血洒漫天,如今空无一物,难道在走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不会知道,夜深人静之刻,有神秘雾气出现,将这些包裹,吞噬得一干二净。

    墨白再次将目光放在了魔鬼林,现在是白天,虽然有些白色迷蒙雾霭,但很稀薄,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念及此处,他一咬牙,再次踏入魔鬼林,刚出来的鬼门关。

    …………………………………………………………

    平原一端,万里无云,一道孤零零的影子在前行,身后不远处,跟着几名世家子弟,他们不敢向前,小心翼翼地紧随其后。

    是南成济与一干小跟班。

    日上三竿,温度渐渐升高,昊阳普照,让众人流下汗水。

    终于,烈言忍不住,快速跑上前,凑到南成济身边,抹着头上的汗水,口干舌燥地问道:“大哥,你这是要去哪啊!”

    “我只是在思考。”

    南成济眉头紧锁,一副阴沉模样。

    烈言讪笑道:“思考也可以坐下来,或者找个荫凉所在,这样比较有利。”

    南成济闻言,停下脚步,瞥了烈言一眼:“我又没让你跟着,你们可以去休息。”

    烈言讪笑道:“我这不是怕你想不开嘛!”

    “呵!”

    南成济闻言,翻了个白眼,叹气道:“我是想不开,想不开,为何君凤尘修为提升如此之快,竟远远超过现在的我。”

    “这嘛……”

    烈言佯作沉思模样,思虑片刻,嬉笑回答道:“可能她老爹给了什么宝贝,导致突飞猛进。”

    “不会。”

    南成济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方才我出手,为的就是试探,没有一丝急功近利地现象,完全是一步一步积累上来的,不能小觑。”

    “积累上来,不可能!”

    烈言闻言惊呼道:“前两天,我可看得仔细,她不过是锻灵六重,一下子突飞猛进,暴涨三个境界,怎么可能!”

    “切!”

    对于烈言的大惊小怪,南成济露出不屑之色,嘲弄道:“我听父亲说过,昔年有大才者,一步登仙,这才三个小境界,未必没有可能。”

    “那可就麻烦了!”

    烈言来回踱步,绕了一圈又一圈,皱眉紧张道:“本来老哥你还有可能进列第四的,现在恐怕没希望了。”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烈言表情很郑重,但语气多少有几分幸灾乐祸地意思。这让南成济翻了翻白眼。

    “你到底向着谁的?”

    “自然是大哥你了!”

    “呵,我倒是看你比较认可那小狐狸精!”

    “瞎说!”

    被戳穿,烈言老脸一红,忙摆手辩解,转移话题:“对了,你为何一定要对墨白那小子出手啊!”

    谈论到墨白,南成济也收敛玩笑语气,露出凝重地神色:“我有自觉,这家伙不简单。”

    “嗨,能简单吗,上次可是跟随国师来的。”

    烈言无法忘记一袭黑袍的国师动怒,当时可是吓得半死啊!

    南成济看到他那副怂样,不屑地瞥了一眼:“你懂什么,墨白最近和太子殿下走的非常近,我觉得多半是获得什么秘密,这次冠军侯,他也掌握了先机,所以想故意试探一番。”

    “原来如此!”

    烈言露出一副恍然地模样,感叹道:“怪不得了,我寻思着大哥你没有这么容易被激怒啊,原来是早有预谋的。”

    南成济叹了口气:“可惜被小狐狸精给搅黄了!”

    “没关系,大哥你这不也试探出了君大美人儿嘛。”

    烈言嘿嘿笑着,多是调侃。

    南成济瞪了他一眼,又回头瞥了一眼远处的两人,都是跟着自己来的,他沉吟片刻,对烈言说道:“你们先回皇城吧,这里恐怕不平静。”

    “那可不行。”

    听到要赶自己走,烈言露出不悦之色,嘟囔道:“哥几个可都说好了,帮你杀几个魔幽势力,让你好早日完成任务。”

    “就你。”

    南成济瞥了一眼不过是周天圆满的烈言,嗤笑道:“你只要不给我添乱就是好事儿了!”

    “你!”

    “什么你你你的,回去吧,现在就离开,免得大哥我分心照顾你们!”

    南成济打断烈言的话,挥了挥手,用不容置疑地口吻命令烈言。

    “嘿,好心当成驴肝肺,我看你能排第几!”

    烈言没办法,小声诅咒南成济,垂头丧气地往后面走去。

    “走了走了,别看了,大哥说要自己单挑,咱们回去等着吧。”

    “就这么走了?”

    “怎么,不甘心啊,有人觉得咱们是累赘呢!”

    “快,别墨迹了,走走走!”

    两个世家子弟还在干巴巴地等信,烈阳走上前一人给了一下,一脸的不耐烦。

    两人没办法,摸了摸被打的脑袋,往皇城方向离去。

    日上三竿,却隐隐有乌云盖顶之意,南成济凝视虚空,眸子深沉无比,用只有自己能听清楚的声音,小声呢喃道:“要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