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七十八章 吾名墨白,御苍玄弟子

第七十八章 吾名墨白,御苍玄弟子

 热门推荐:
    可当他听到众人推举自己的时候,依旧露出愕然神色。

    是愕然,没错,一向骄傲自大的南成济露出愕然之色。

    愕然过后,他就紧接着摇头:“对于此事,我不打算牵扯,只要众人能活着平安即可。”

    众人活着平安,究竟是希望谁活着?活着谁平安呢?

    没人理解他这句话的含义,只有他自己清楚。

    是烈言的。

    可惜的是,现在烈言并不知道。

    大帐内,寂静下来。

    他们沉默,不明白,为何一向桀骜的南成济,这会儿功夫露出颓废之意,难道魔幽真的太可怕了?

    可怕到连身为北荒五大年轻高手之一的南成济也没有信心,担忧无比。

    原来还推荐南成济的众人此刻都有些尴尬。

    文抱剑也是可行的,但这个腹黑书生,已经盯上了君凤尘,一副马首是瞻的模样,让人作呕。

    他们不希望一个女子来领导众人。

    “嗝……”

    突兀地,寂静片刻过后,浓郁的酒香传来,不起眼的角落里,传出醉嗝声音,人们恍然,是野景狐,众人的目光又开始火热起来。

    一袭破布麻衣,正半躺在角落里,醉醺醺地,酒气冲天。

    他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啊……

    “你们觉得,一个醉鬼,适合带领众人吗?”

    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君凤尘俏脸冷若寒霜,众人的不识抬举,让她有些动怒。

    一名身穿紫衣的世家子弟露出嘲弄神色:“嘿,君凤尘,至少他的修为实力,比你要高吧?”

    “嗯?”

    君凤尘闻言不悦,她的目光冷下来,缓缓挪移到野景狐身上。

    说句实在话,君凤尘真想试探野景狐的身浅,论修为,她自信胜过南成济,即便文抱剑,也要略有所不如,但北荒太子位列第一,无缘一决。

    但破布麻衣此刻就在眼前,如果可以,倒真是个好机会。

    君风尘的俏脸上冰霜开始融化,变得妩媚动人,环顾四周,高声道:“既是如此,不如我与野景狐较量一番,胜者领导众人如何?”

    这句话正符合众人心意,他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君凤尘太可恶了,仗着修为高,就不将众人放在眼里,而且还是一介女流,怎么看,都说不过去,如果能有人教训其一顿,倒真解气。

    至于谁是他的对手,那在座诸人都没这个本事,于是将希望放在醉鬼身上。

    “嗝……”

    可惜,野景狐似乎没有出手的打算,他睡眼朦胧,高举玉葫芦,往嘴里可劲地灌酒,胡子拉碴地脸上露出满足神情。

    “喂,野景狐,你出手,打败君凤尘,我们就推举你为盟主如何?”

    林威走上前来,捂着鼻子,皱眉问野景狐。

    破布麻衣并不理会,自顾自地喝着酒。

    被无视,林威露出不悦之色,可他也有自知之明,野景狐的修为不是自个儿能对抗的,但很快,他地眸子就盯住了玉葫芦,灵机一动,嬉笑道:“阁下若是肯出手,我为你准备十坛好酒,如何?”

    “嗯?”

    一直喝酒买醉的野景狐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浑浊地眼眸里终于出现一丝光亮,那是对酒的火热之情。

    他费力的起身,一脸茫然,摇摇晃晃:“嗝,要对谁出手?”

    林威一见机会来了,忙指向上首的君凤尘,一脸的得意道:“就是君大美人儿!”

    “哦?”

    野景狐醉意熏熏,却是盯上了君凤尘。

    君凤尘被野景狐盯着,出奇的,好像被一口锋利无比的宝剑指着,浑身散发寒意。

    怎么会有这种人物?我是锻灵九重,莫非他已经突破更高境界了?

    君风尘心有疑虑。

    但众多人都跟着凑热闹,大呼小叫:“君凤尘,怎么,你不敢迎战?”

    “哈,那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更何况大老爷们也不至于欺负个女子,只要她认输,就免了吧。”

    “嘿嘿,说的对啊!”

    一群人冷嘲热讽,对于这般漂亮,却不将众人放在眼里的美人儿,大家伙虽然心有其他想法,但现在羞辱,却十分畅快。

    “放肆。”

    君凤尘闻言,柳眉倒束,怒上眉梢,这群人实在太猖狂了。

    她的一句冷语,就证明已经生气了,众多年轻子弟都有自知之明,哗啦啦地四散而去,在这诺大帐篷内,空出一大块儿地方,让野景狐与君凤尘有施展的空间。

    紧张的气氛让众人跟着兴奋。

    看好戏啊,谁都不想错过,更何况还是北荒五大年轻高手之争。

    君凤尘站在台阶之上,负手而立,俊俏的脸蛋上,寒霜遍布,对于众人的嘲弄,让她更加不悦,真是女子不如男吗?

    当然不是,只是自尊心作怪了,那好办,打败野景狐就是。

    至于野景狐,依旧那副半睡不醒的模样,手中玉葫芦内,酒也似乎不多,听声音都要见底,他也渐渐回过神来,眼神越来越清晰,临了,还不忘回头问一句:“十坛好酒,可当真?”

    林威愣神,不过很快点头哈腰,答应下来:“放心,只要你打败君风尘,一定办得到!”

    “办得到什么!”

    突然,两个人正在交易的时候,大帐被掀开,然后一袭白衣,很陌生模样的少年人走了进来。

    他一脸的冷漠,愤怒。

    不少人都觉得面生,没见过这号人物。

    但很凑巧的是,身为北荒五大高手的四位,都认识。

    “是你!”

    异口同声,君风尘与野景狐都同时开口,语气里也有几分诧异。

    这一声是你,如果是其他人喊出来,也就没什么,偏偏是两位即将对决,还是年轻一代巅峰象征的两人。

    原本还打算驱逐墨白的几个年轻子弟,立马收回了迈出去的一步,继续观望。

    墨白来了,一袭白衣,眉清目秀,是个少年郎,他与君凤尘有过两面之缘,与野景狐有过一面之缘。

    但今天,他谁也不打算帮,他环顾四周,沉声道:“距离入夜不过两个时辰,你们还在这里内乱,难道是想死在这里吗?”

    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让众多年轻子弟不悦,尤其是林威。

    总要有个出头的不是?

    于是一向作威作福,不将他人放在眼里的林威选择做了出头鸟,指着墨白,不屑道:“小子,你是哪里冒出来的,算老几啊!”

    这句话问的好,问得墨白有些尴尬,他能排第几?

    鬼才知道,不过他知道自己的师傅能排多少,于是来了底气,往前踏出一步,与林威对视,一字一句地说道:“吾名墨白,御苍玄弟子!”